混世小术士

883 斗海无涯

883 斗海无涯

随着视频的不断播放,画面上先是出现了侯长斌的老婆,然后便是那一堆钱散落在茶几上,会场下面的人还是忍不住发出一阵阵的惊呼之声,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教育局长侯长斌则耷拉着脑袋,像是在接受审判一样,完全沒了精神,

视频播放完毕,下面又是一片鸦雀无声,过了好半天,也不知道是谁率先拍起了巴掌,很快就是雷鸣般的掌声,

只是,主席台上的领导们,个个表情凝重,一场本來其乐融融的年终总结会,搞成了这个结局,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王宝玉昂首阔步的走下报告台,面带笑容,感觉很轻松,县长孙大成则铁青着脸宣布道:“我宣布,暂停侯长斌教育局长一职,侯长斌本人等待接收组织上的调查。”

孟海潮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纪检委书记董开江,语气平和,却又是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董书记,相信您能够秉公执法,将这件事儿彻底调查清楚,如果你觉得有困难,那我们就上报市里,让市里派工作组來彻查此事。”

这时,侯长斌像是垂死挣扎一般,拍着桌子站起身來,瞪着血红的眼睛吵嚷道:“这完全是王宝玉对我的设计陷害,我冤枉啊。”

“侯长斌,冤枉不冤枉,组织上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答复,不要吵闹。”董开江很不耐烦的说道,

“王宝玉,老子跟你沒完。”侯长斌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嗷嗷叫着,像疯了一样冲出了会场,但是沒跑几步,腿就软了下來,整个人瘫在了地上,大家见状连忙七手八脚把情绪过于激动的侯长斌紧急送到了医院里,

一石惊起千层浪,王宝玉当众揭发教育局长受贿的事情,在最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富宁县城,成为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老百姓们纷纷拍手称快,而官员们则人人自危,见到王宝玉,那是格外的客气,生怕惹着这个不怕死的家伙,再背地里整自己一把,

周百通三人对王宝玉也是毕恭毕敬,虽然有些惊心动魄,倒也是沒有白活,也许周百通暗自有些遗憾,会场上,他也会闪过一丝幻想,如果王宝玉沒有这么好运气,而是被整了下去,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当上正主任了,

在县委宣传部的压制下,富宁县的各大媒体,纷纷三缄其口,沒有报道此事,可是,得知此事的《平川日报》,还是对此事发布了一条短短的新闻,平川市的领导们,以负责任的态度,要求富宁县委县政府,彻查此事,相关的当事人,发现一个,处理一个,绝不能手软,

其实这种事儿,既然被揪了出來,报道不报道是一个效果,众目睽睽之下,总得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因此有些人的仕途生涯到此就要划上句号了,

短短的一周后,教育局长侯长斌和县一中的李校长,纷纷落马,再无翻身的机会,富宁县也高调开展了领导干部自查自纠的廉政活动,算是给上级一个交代,

王宝玉则被孟海潮叫了过去,狠狠的批评了一顿,让他以后做事儿不要如此冲动,内部问題一定要学会内部解决,不是什么事儿都可以摆在桌面上的,

王宝玉对于孟海潮这个贵人,还是拿出了极大的耐性,他当即认真的表示,以后一定听从组织上的指挥,不会再做这种头脑发热的事情,

“说了这么多,你听进去了吗。”孟海潮皱着眉头问道,

王宝玉连连点头,说道:“听进去了。”

孟海潮说道:“那你给我重复一遍。”

王宝玉立即答道:“以后做事坚决不再冲动,凡事和领导商议,家丑不可外扬,内部问題内部解决。”

“行了,你先出去吧。”孟海潮不耐烦的把王宝玉给轰出去了,王宝玉的做法虽然谈不上不对,但这种过激行为还是会给自己出很多难題,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总得有个立场,得罪人是不用说了,

“跟这种人说了也是白说,还得有下次。”孟海潮揉着发胀的头自言自语道,

“唉,你小子,就知道你不会太老实,结果还是捅出了一个大窟窿。”县委组织部长靳永泰端着酒杯,感叹的对王宝玉说道,

此时,靳永泰和王宝玉两个人正在附近的一个小饭店里喝酒,怕惹人注意,再生枝节,干脆连富宁大酒店都不去了,

王宝玉呵呵笑道:“靳大哥,我这也是被逼急了,狗急还能跳墙,何况我还是一个热血青年呢。”

“这对你的仕途很不利,你想想,谁愿意让你爬上去,你要是当上了党委书记,那下面的人岂不是要吃糠咽菜的干工作了。”靳永泰呵呵笑道,

“领导干部不是人民公仆吗,这当仆人的还想比主人吃的好。”王宝玉眨巴着眼睛,嘿嘿笑着,明知故问,

“行了,那些话都是报纸上登的,电视上播的,你这个公仆倒是为人民服务,不也开着小车,拿着大哥大,大酒店里的常客嘛。”靳永泰不以为然的说道,

“可我花的是自己的钱,可不是靠贪污得來的,靳大哥,你说我这么一折腾,会不会被人拿下啊。”王宝玉问道,

“你现在是风口浪尖的人物,一时半会儿还沒事儿,时间久了也不好说,谁眼里能老是扎根钉子。”靳永泰很认真的说道,

“这么说,我还真要想想退路呢。”王宝玉思索着,搞掉了侯长斌固然快活,可是,他心里也明白,领导们已经看自己极不顺眼了,

“据我听到的消息,纪检委暗地里下了功夫查你,只是,你在银行并沒有多少存款,而跟你关系好的那个侯四,又是富宁县乃至平川市的大企业家,有点污点也早就洗干净了,所以,最后只好不了了之。”靳永泰说道,

“这个董书记,还真是跟我像,瑕疵必报。”王宝玉惊愕的说道,

“谦虚点吧,是你跟他像,兄弟,听大哥一句,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的一天,你虽然头脑灵活,但这个世界上能人多了去了,你年纪轻轻的斗不过他们的。”靳永泰语重心长的说道,

“大哥,这个理儿我懂,这次也是特殊情况,撕破脸了,沒有回旋的余地。”王宝玉垂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