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84 添油加醋

884 添油加醋

“所以啊,以后做事儿千万小心,别让人抓住了把柄。”靳永泰郑重的提醒道,

“靳大哥,您看我有沒有合适的位置,调动一下,哪怕是县办企业也行。”王宝玉很认真的问道,这几天,他也进行了细致的考虑,政研室这个地方,实在不适合自己,领着那几个虾兵蟹将,根本就做不出啥成绩來,早晚被人以“不作为“给收拾了,

“兄弟,用你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衙门不是咱家开的,哪能这么容易啊。”靳永泰苦笑了一下,

“嘿嘿,我也知道,只是目前兄弟的处境大哥也清楚,我就是块放在案板上的肉啊,谁都想把我给吃了。”王宝玉叹了口气道,

“不过县办企业也沒那么好进,那可是县里财政的支柱,多少人都惦记着呢,这你就别想了,再说,你在企业经营方面,又沒有经验,即使去了也施展不开。”靳永泰回绝了王宝玉,而且说得很在理,

看样子,自己只能先呆在政研室了,王宝玉有些郁闷,见王宝玉苦巴着脸,靳永泰呵呵笑道:“兄弟,眼前就有个现成的空缺,而且还是个肥差,你去不去。”

王宝玉眼睛一亮,问道:“还有这好事儿。”

靳永泰呵呵笑着夹了口凉菜,咯嘣咯嘣的嚼着,说道:“教育局长的位置可是空出來了。”

啥,王宝玉连连摆手,表示说啥也不行,侯长斌虽然倒了,可是他的手下依旧还在,自己去了,开展工作怕是寸步难行,再说了,他也明白,靳永泰只是那么一说,不能当真,像这种好地方,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呢,

找靳永泰调动工作的事情,看起來近期沒戏,王宝玉也只好先呆在这个无聊的政研室里,临近春节,政研室基本啥事儿也沒有,家里倒是打來电话,询问王宝玉什么时候回去过年,王宝玉倒是想回去,但还有一个白牡丹在家里,只好推说工作忙,大概回不去了,

干妈林召娣难免一阵嘱咐,干工作同样要注意身体,不能太拼命,钱美凤对于王宝玉不回去,表现出很不满,说再忙也得回家过年啊,王宝玉不愿意理她,说在家好好看孩子就是了,干爹干妈都沒说啥,她一个后进门的干姐姐哪來这么多事儿,

这天,王宝玉沒事儿回來的早,一打开门,就看见了一幅很香艳的场面,让人看了想流鼻血,只见在自己客厅的空地上,李可人只穿着一条小裤衩,端坐在画架前,正聚精会神的画画,

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白牡丹一丝不挂,托腮远凝,摆了一个很优美的造型,嘴角一丝妩媚的笑容,任凭自己的年轻躯体,跃然于纸上,

一看这场景,王宝玉就想退出去,沒想到的是,两个女人倒是满不在意,招呼王宝玉回來,李可人还说王宝玉脑子有问題,太封建了,

“大姐,模特光腚也就算了,你画画也不用穿成这个样子吧。”王宝玉颇感尴尬的问道,

“你懂什么,我这么穿,一是很放松,再者说,这才显得我跟模特是平等的。”李可人满不在乎的说道,

还真是奇谈怪论,面对两个**的女人,王宝玉觉得浑身不自在,白牡丹捂着嘴偷笑,示威般说道:“表弟,我们两个都让你看了,你也应该脱光了让我们看才公平。”

王宝玉对这话很不屑,心想,你们两个的身子,老子早都看过了,比这看得还仔细呢,王宝玉嘿嘿笑道:“你们是在搞艺术,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王宝玉就想回屋躺一会儿,关键还是受不了这种刺激的场面,就在这时,李可人在画纸上的白牡丹腿间轻轻勾了几笔,然后说道:“好了。”

“呵呵,大姐,你不是一直说想画男模特吗,我表弟的体型不错。”白牡丹满脸笑意的起身,咯咯笑道,

一听白牡丹这么说,李可人连忙转头喊住王宝玉,说道:“小孩,做人要言而有信,你可是曾经答应过我给我当模特的。”

“对啊,答应过别人就要做到,否则,就不是个男人。”白牡丹也附和着说道,

王宝玉很是尴尬,嘿嘿笑道:“这个嘛,我还沒准备好,改天再说吧,你爱咋说就咋说,我不当男人也行。”

“我作为一个女人都不怕,你还算是个爷们吗。”白牡丹鄙夷的说道,却不慌着穿衣服,反而就这样不着寸缕的点上一支女士烟,斜楞眼睛看着王宝玉,

“就是,大姐我今天创作的**很高,快点脱衣服。”李可人也不依不饶的说道,

“大姐,您老人家就饶了我这个俗人吧,你们继续高雅。”王宝玉说着就往后退,

李可人不悦的说道:“小孩,你可是还欠我两个要求呢,这就算一个吧。”

“亲大姐,我今天太累,还是以后再说吧。”王宝玉不肯就范,抬腿就想往屋里走,白牡丹一个箭步挡在了王宝玉的面前,振振有词的说道:“表弟,不是当表姐的说你,咱大姐每天给你做饭,照顾你的饮食起居,现在让你奉献一下,怎么就不甘心了,这么做是不是不地道啊。”

李可人听白牡丹这么一挑唆也是有些心寒,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的孩子都太不懂事儿了。”

望着一脸苦笑的王宝玉,白牡丹更是得意,添油加醋的说道:“表弟,这有什么难的,说实话大姐要想找个模特很容易,你非得为了这点小事儿让大姐伤心吗,你不想想,大姐那双手就是为了艺术生的,现在天天给你做饭洗衣服,都快褪皮了,你是真看不见还是装迷糊。”

这么说果然有效果,李可人低下头沉默了,王宝玉最见不得女人伤感,小声说道:“这可不是小事儿,你别添乱。”

“什么,听不清楚。”白牡丹揉揉耳朵说道,

眼前这颤微微的两团肉,白皙高耸,王宝玉难免下面起了反应,很是难堪的说道:“不是不行,我不是还沒准备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