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85 忠于原始

885 忠于原始

“想死说一声。”白牡丹原形毕露,恶狠狠的瞪着王宝玉,举起了拳头,

“小孩不愿意就先算了,别难为他。”李可人到底心软,开口劝解道,不过白牡丹这幅凶相倒是让她倍加感动,恐怕她怎么也想不到白牡丹这会儿真被王宝玉磨叽的动了杀机,

“敢不听大姐的,就算大姐不说什么,我也要替大姐教训他。”白牡丹很义气的一口一个大姐的说着,而王宝玉心里对她无比的鄙夷,这女人,装得还真像,还真以为是自己的表姐了,

心里虽然鄙夷,王宝玉还是不敢深得罪白牡丹,只好用哀求的口吻对李可人说道:“大姐,画我的身体行,能不能不画脸啊。”

“可以,你摆个侧脸,就看不出画的是谁了。”白牡丹点头说道,

王宝玉在两个女人的注视下,无奈的脱光了衣服,下面的东西却翘翘的示威,惹得两个女人双颊绯红,捂嘴偷笑,

王宝玉捂着小弟弟,说道:“要不我先去洗个澡。”

李可人连忙摆手,说道:“不行,这样最好,洗了澡就沒有这份阳刚之气了。”

王宝玉尽量把这事儿想的很高尚,在李可人一阵摆弄之后固定了一个姿势,接着任凭她将自己的难堪,画在了纸上,好在李可人画画的手法熟练,沒用一个小时,光屁股的王宝玉,就成为了一幅艺术品,

就在王宝玉长长出了一口气,想要穿衣服的时候,依旧沒穿衣服的白牡丹却嘻嘻笑着跑來到,靠在王宝玉的肩膀上,对李可人说道:“大姐,想不想画个双人的啊。”

李可人眼睛发亮,很兴奋的说道:“这真是太好了,你们两个,体型都不错,将來一定会成为一幅大作。”

“大姐,那会不会大卖啊。”白牡丹笑着问道,

“那还用说。”李可人高兴的说道,

王宝玉很想抽白牡丹一个耳光,可是沒那个胆,心中咬牙切齿的暗道:等你下次毒瘾发作的时候,老子一定狠狠的揍你一顿,

这一次用的时间很长,一个小时之后,王宝玉站得腿都要抽筋了,不由回头问道:“大姐,好了沒。”

“哎,你别动。”李可人立刻皱着眉头呵斥道,

只是王宝玉站得腿脚发麻,四肢发颤,沒过多大会儿,身子又动了一下,李可人刚要发飙,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白牡丹一巴掌狠狠打在王宝玉的屁股上,五条鲜红的指印清晰可见,王宝玉不敢再动,呲牙咧嘴,表情很是痛苦,

“喂,小孩,注意眼神,要有神,知道吗,放松,放松。”李可人不断纠正王宝玉,又过了一个小时才终于收起笔,无比满足的说道:“谢谢你们姐弟俩,大姐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此生无憾。”

王宝玉穿上衣服,过來看自己的“光辉形象”,不看则已,一看他顿时恼了:“大姐,你画就画,干嘛还要画这个。”

王宝玉手指的地方,正是画作之上自己的下体,李可人画的并不是蔫头耷脑的小弟弟,而是一柱擎天的**形象,

李可人呵呵笑道:“小孩,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做忠于原始的创作,不用害羞,国外有些大画家的作品,也是这个样子的。”

“大姐,你就是忽悠我不懂艺术,人家国外的那个什么大卫,我也沒见的画成这样。”王宝玉依然表示愤慨,

“小孩,你体型虽然不错,但是还沒办法和大卫比,人家那是国际标准,再说你那里软的时候不好看,皱巴巴软塌塌的,还有啊,包皮太长。”李可人振振有词,王宝玉瞠目结舌,不知道如何对答,

白牡丹一边穿衣服,也好奇的凑过來看,一看这幅画,立刻笑得捂着肚子,倒在了沙发上,口中说道:“臭小子,谁叫你满脑子肮脏的思想,这回隐藏不了了吧。”

“不行,这幅画要是让人知道画的是我,以后我还咋混啊。”王宝玉不满的说道,

“反对无效。”李可人毫不犹豫的收起画,也许怕王宝玉过來夺,甚至顾不上穿衣服,就这样穿着小裤衩,抱着衣服迅速跑回了对面自己的屋里,

一定要找个机会毁了这两幅画才行,不仅仅是**的原因,更重要的是,那幅跟白牡丹一起的,这要是被警察发现了,还真是说不清自己跟她的关系,搞不好,还要担个窝藏罪犯的罪名,那时候可真就是为了艺术“献身”到监狱里去了,

“臭小子,想开些,人的躯体,不过是一幅臭皮囊,留在画上才是永恒。”白牡丹止住笑,很正经的开导着一脸苦笑的王宝玉,

“大侠,我可是政府干部,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肯定是要背后笑话我的。”王宝玉说道,

“切,他们就不光腚啊,别在乎那套。”白牡丹不屑的说道,

王宝玉心知跟这两个女人,沒理可讲,只好郁闷的回屋躺下,等着吃晚饭了,

李可人心情大好,晚饭格外丰盛,鸡鱼肉蛋几乎都全了,白牡丹拿出了葡萄酒,三个人交杯换盏,伴随着电视上播放的联欢晚会,颇有些要过年的气氛,

白牡丹在喝了数杯酒之后,脸色潮红,神情却黯然的说道:“大姐,表弟,明天我就要走了。”

“小烟,你假期这么快就到了。”李可人立刻露出了依依不舍的神情,主动给白牡丹倒了一杯酒,

“是啊,來这里这段时间,沒少给大姐添麻烦,就留着让我表弟替我报答吧。”白牡丹干了杯中酒,眼圈潮湿的说道,

“傻孩子,什么报答不报答的。”李可人说着眼圈也有些潮湿了,

听到这个消息,王宝玉也丝毫沒有开心的感觉,跟白牡丹同住的这段时间,虽然生活的担惊受怕,可是,一旦分开,王宝玉一时间还不适应,仿佛觉得自己的屋子里,一下子就变得空空荡荡的,

“表姐,你放心的走吧,大姐这边,我自然会照顾的。”王宝玉低着头说道,不想让白牡丹看见自己眼中的那丝不舍的神情,

“你这小孩,真是不会说话,怎么说的跟生离死别似的。”李可人不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