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88 男人的谎言

第三卷 县域扬名 888 男人的谎言

叶连香无奈的叹气,见冯春玲已经回來,便沒有再说什么。王宝玉却思量开了,要不要帮助范金强治好下面的东西,范金强体格不错,应该不会有啥毛病,应该是零件老化,有点生锈。

就在这时,范金强急匆匆的赶來了,甚至连警服都沒有换下來。叶连香一看范金强,脸上的幸福感顿时洋溢了起來,露出了少见的害羞之情,范金强呵呵抱拳道:“诸位,不好意思,刚刚抓了一个惯偷,这才來晚了。”

“那就先罚三杯。”王宝玉呵呵笑道。

“罚就罚。”范金强爽朗的说道,毫不犹豫地自己倒了三杯酒,喝了下去。

“哎呀,你少听宝玉的,喝那么急干啥?”叶连香偏袒道。

范金强呵呵笑道:“说不喝那就滴酒不沾,既然认罚,也不能磨叽。”

叶连香暗自鼓掌,觉得范金强是个真汉子,做事儿不扭捏,可是一想到他下面不争气,难免又心生遗憾。

“范大哥,新年要到了,我先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的帮助。”王宝玉举着杯,真诚的说道。

“兄弟,这是说哪儿去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范金强说道。

“我这不能算救了你的命,只是赶巧了而已。”王宝玉说道。

“那你就是我的贵人,碰到你我就解放了,呵呵。”范金强道。

“哟,瞧你们俩,还客气上了,今后,我们就像兄弟姐妹一样的相处,不谈这些虚的。”叶连香咯咯笑着插嘴道。

“对!对!”范金强附和着说道。

“哈哈,现在就惧内了,范大哥,可不能重色轻友啊。”王宝玉不由的笑道。

范金强也嘿嘿直乐,叶连香则大方主动的挽了一下范金强的胳膊,还带着挑衅的眼神,看了一眼王宝玉。

王宝玉不在乎,凑过去趁着冯春玲不注意,在她的粉脸上猛亲了一口,惹得冯春玲羞赧的轻捶了一下王宝玉的胳膊。

众人一阵大笑,气氛很活跃,也很融洽。从叶连香的眼神和举动看來,她是真的看上了范金强,动了真感情,王宝玉想起了叶连香曾经对自己也不错,咬了咬牙,决定帮范金强一次。要知道自己的春哥丸轻易不送人,送人必定有好处的。

酒至半酣,范金强小声对王宝玉说道:“兄弟,你猜我们刚才在追捕谁?”

“谁啊?”王宝玉警惕的问道。

“白牡丹。”范金强脸色阴沉,咬牙道。

王宝玉心里咯噔一下,沒想到,白牡丹刚刚离开这里,就被警察们发现了,还真是运气欠佳。他心虚的问道:“怎么样,抓到沒有?”

“这个女人太狡猾了,跑得比兔子,还是让她跑了。”范金强不无遗憾的说道。

王宝玉松了一口气,在他的潜意识里,希望永远也抓不到白牡丹才好。只听范金强又说道:“这个恶毒的女人,老子早晚要抓到她。”

“对!也拿皮鞭子抽她,再用美男诱惑她,折磨她。”王宝玉言不由衷的说道。

范金强不由白了王宝玉一眼,知道王宝玉说的是他,不屑的答道:“还用在她脸上放个屁吗?”

王宝玉连忙咳嗽了一声,斜眼小声说道:“要放你放。”

范金强嘿嘿笑了,说道:“再说就得吓着那两位美女了,咱这公安局又不是黑社会,怎么能随便殴打犯人呢!”

王宝玉换了个话題,趁人不注意,嘿嘿笑道:“范大哥,我还真佩服你,那白牡丹长得也不错,前凸后翘的,你怎么就不动心呢?”

“作为曾经的特种军人,这点儿诱惑都挺不住,那岂不是早就投敌叛变了!”范金强面露得意的说道。

“厉害,说实话我当时就沒挺住,那家伙嚯的一下子就起來了,惭愧啊!”王宝玉喝了酒,斜眼偷偷打量范金强,只见他脸上的羡慕明显多于鄙视,心里不由乐开了花。

“关键时候人得有定力,否则怎么当一名合格警察呢?”范金强依然不忘往自己脸上贴金。

“对,我还是真是小人心思,以为你那方面不行,所以,托老家的人捎來了一种专治这方面的灵药,现在看來,是我想多了。”王宝玉检讨道。

范金强眼睛一亮,连忙问道:“真的有这方面的药?”

“范大哥,问这干啥?你又不需要。”王宝玉说道。

范金强嘿嘿直乐,说道:“少吃点,总归对身体有好处吧?”

“沒好处。”王宝玉断然道。

“兄弟,你也用不着,留着也是浪费,不如……”范金强不肯放过这大好时机,只是还沒说完,就被王宝玉打断了话茬,“这玩意儿灵的很,想买的人多了,不会浪费的!”

此时,正在跟冯春玲窃窃私语的叶连香,看两个男人笑容有点猥亵,不由的问道:“两位帅哥,说什么呢?可不要动坏心思啊!”

“叶姐,你这是说什么呢!即使我是那样的人,范大哥那可是个正人君子。”王宝玉嘿嘿笑道,惹得冯春玲也是冲王宝玉翻白眼。

“他不但是个正人君子,甚至堪比柳下惠。”叶连香沒好气的说道,冯春玲虽然沒听出里面啥意思,但知道不是好话 ,也在一旁吃吃的笑了。

范金强嘿嘿干笑,表情很尴尬,这年头,谁都明白,柳下惠这种人,一定是身体机能有问題的,终于,范金强还是顶不住压力,苦着脸对王宝玉小声道:“兄弟,跟你招了吧。我下面的东西,真是让白牡丹那帮家伙给弄坏了,天天除了打还是打,挨饿受冻更不稀罕。现在,即使看见不穿衣服的女人,都一点反应也沒有。”

“早说不就是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兄弟,兄弟!”范金强亲切的叫着,“男人提到这个事儿,不都是不好意思说嘛!谁面上愿意承认自己沒用呢?是不,兄弟?”

“别喊了,鸡皮疙瘩起來了!明天给我打电话,千万别跟别人说,药性大着呢,你可要有个释放的女人啊!”王宝玉说道。

范金强还是尴尬的笑,王宝玉又问道:“有女人吗?”

“沒有!”范金强正色说道,王宝玉嘿嘿直乐,男人撒起谎來也不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