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89 请示

889 请示

“行了,别吃了。再把你憋坏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有!有!”范金强偷偷指了指叶连香,终于承认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偷着对王宝玉说,“这事儿先别告诉小叶。”

王宝玉忍住笑说道:“咋了,这事儿也要给人家一个惊喜啊?”

范金强有些红脸,尴尬的笑道:“我是说不过你,服了。”

吃喝到很晚,酒局才散了。冯春玲本想跟王宝玉回去,王宝玉说不行,自己要回去跟女房东李可人说一声,并且安慰冯春玲,还有一个春节,两个人可以共度。

“大不了再买套房子,不就是几万块钱的事儿吗?我自己这两年攒的也差不多了。”冯春玲撅着嘴巴不悦的说道。

“嘿嘿,你的钱还是自己留着吧。等结婚的时候,咱们再买套好的,大点儿的。”王宝玉柔声说道。

冯春玲猛地抬起头看着王宝玉,听到结婚两个字,竟然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那么痴痴的望着王宝玉,倒让王宝玉感觉很不自在,其实说完自己就后悔了。对于男人而言,貌似幸福但实际很苦逼的事情就是结婚了,王宝玉还不想这么早就被圈住。

话说回來,王宝玉现在可是怕了李可人了,毕竟李可人的手里,可是有自己的裸画,惹恼了这女人,她可是啥事儿都敢折腾,所以近期要表现比较听话。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李可人的屋里还亮着灯。王宝玉敲了敲门,就看见立刻穿着宽大的睡衣,脸上贴着黄瓜片的李可人,出现在门前。

“小孩,晚上又喝酒了?”李可人问道。

“嘿嘿,喝了不多,大姐,我想跟您说个事儿?”王宝玉犹豫的说道。

“跟我还客气什么,说吧!”李可人说道。

“我啊!处了一个女朋友,想让她來陪我过年。”王宝玉说道。

“你这个年纪,也该处女朋友了。好了,我同意让她來。只是,我不会给她做饭的。”李可人很坚决的说道。

“嘿嘿!到时候让她给大姐做饭。”王宝玉嘿嘿笑道。

“不稀罕!”李可人拒绝道。

“大姐,那个……”王宝玉吞吞吐吐的说不出口。

“还有啥事儿?快说啊!”李可人仰着脸,怕黄瓜片掉下來,着急的问道。

“这个女孩你见过,就是上次來住过一晚的那个。”王宝玉终于说出了实情。

“那个女孩子,就是一个花瓶,有什么好的。”李可人埋怨道,“要找也找一个像你表姐那样有素质的。”

晕!白牡丹在李可人的眼里,居然成为了有素质,很完美的女人,真是沒天理了。王宝玉解释道:“我表姐那样的人可遇不可求,要是能娶到我也不想别的女孩了。但是这个女孩子,是旅行社的老总,赚的比我多好几倍,也不差。”

“女孩子年纪轻轻就能当上老总,还不是靠男人,小孩,你可要擦亮眼睛啊。”李可人不快的几下抓掉脸上的黄瓜片,提醒着王宝玉。

王宝玉还真是替冯春玲喊冤,要是冯春玲靠着男人上來的,那靠的也是自己,他不免为冯春玲辩解,同时也是有意把冯春玲往李可人身上靠拢道:“大姐,她是个好女孩,而且,她非常喜欢阁楼上的那个小窗户,上次來,可是看着星星睡着的。”

“哼!我最看不上这种矫情的女孩子了。”李可人不屑的哼了一声,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

大,王宝玉这个姐还沒喊出,就吃了一个闭门羹。这个李可人品味还真是独特,她沒事儿都看星星,咋不说自己矫情呢?

唉!王宝玉叹了口气,回屋睡觉了。一进自己的屋,忽然感觉空空荡荡的,有些寂寥的味道。王宝玉不由望了望沙发,空荡荡的,眼前不由浮现出白牡丹涂指甲油的场景和那阵阵的坏笑。说句实话,白牡丹不凶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躺在**,更是觉得不舒服,后來才明白,原來是身边少了一个人。冯春玲啥都好,只是自己平日很少想起她來,哪怕像对白牡丹这样的留恋和惋惜也沒有,也许合格的妻子都是这样的吧。这一晚,王宝玉孤枕难眠,翻來覆去,辗转反侧,就是沒有睡意。

最后,王宝玉只好起床,打开了电脑。还好,电脑上有那个聊天的软件,王宝玉找出了包里的一张纸片,上面有王琳琳给自己写的聊天号码,输入进去,登陆了软件。

王宝玉的聊天好友很少,原來加上的那些,在上次的骂架中,基本上也都删了。有两个名字他印象深刻,一个是“快活琳”,是王琳琳的号;另外一个是“纯洁女神”,就是那个发女鬼吓唬他的。

快活琳的头像闪动着,王宝玉点开一看,是王琳琳询问王宝玉的近况,王宝玉连忙笨拙的打字回去,说自己一切都好。但等了半天也不见回复,后來才明白,这是好久之前的留言了。

王宝玉又找了几个人聊天,可惜人家都不搭理他,多半是人家嫌他打字慢。后來噔噔作响,纯洁女神居然在线了,王宝玉一想到曾经被她戏弄,不由主动打字道:“干啥呢?”

好半天,纯洁女神才回复道:“生闷气呢!”

“生气不好,脸上会出褶的,不如找个男人快活一下。”王宝玉嘿嘿笑着,沒正经的打过去一句话。

“真是个农民,说话沒素质。”纯洁女神打字道。

“你有素质,发女鬼吓唬人。”王宝玉打字道,还发过去一个惊恐的表情。

纯洁女神发过來几个呲牙笑的表情图片,又打字问道:“上次你说把鸡鸡吓软了,沒把你吓成软蛋吧?”

王宝玉发过去一个**的笑,打字道:“沒有,事后反而更硬了!”

纯洁女神发过來鄙视的表情,不屑道:“切!吹牛谁不会,你有能耐让我看看。”

王宝玉当然不会那么傻,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算计对方,以报上次被女鬼吓到的一箭之仇,他打字道:“你让我看你,我就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