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90 有危险

混世小术士 890 有危险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一个人坐在那里哈哈笑,心想,跟老子耍心眼,你还太嫩。

令王宝玉沒想到的是,纯洁女神安静了半晌后,发过來一行字:“我同意!但咱们两个必须一起出视频。”

竟然还有这种事儿?裸-聊。王宝玉盯着自己的摄像头,犹豫了,刚要拒绝,可是转念又觉得很刺激,这是虚拟的互联网,沒人知道自己是谁,大不了就让对方看一下下面,作为一个男人,嘿嘿,也不吃亏。

为了保险起见,王宝玉还是拿了一块白手巾,脱下裤子后,盖住了下面,又调整摄像头,只是对着下面的地方,这时,纯洁女神发过來视频请求,王宝玉点了接收。

电脑视频里,出现了喷血的画面,一对绝对高耸诱人的胸脯出现在视频画面上,惹得王宝玉下面一阵不安的悸动。

纯洁女神打过來字:“你怎么这样不讲究,快脱啊!”

王宝玉犹豫,再犹豫,打字道:“现在还沒准备好呢!”

“你让我看下面,我就让你看我的下面。”纯洁女神打字道。

哇塞!还能有这么主动的美女?王宝玉一看到这几行字,下面的小弟弟终于抬头了。他拿开了白毛巾,忽然紧张的手心里出了汗,原來,即便是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紧张和难堪还是难免的。

可是对面沒有动静,王宝玉有些着急了,拿着白毛巾又捂住了,打字道:“你敢骗老子!”

纯洁女神发过來一个笑脸,回了两个字,“马上。”紧接着对方的镜头一阵模糊,出现了布满茵茵黑草的女人下面,王宝玉觉得很刺激,下面更加坚挺了。

“你自己摸摸,给我看。”纯洁女神打字道。

“不行,让你看看我是个男人就行了。”王宝玉打字道。

“嗯!你还不错。”纯洁女神打字过來,还发了一个“翘大拇指”的表情。

“要不要咱们见个面,切磋一下经验?”王宝玉打字道。

“好啊!就是不知道你行不行。”纯洁女神打字道。

“这还不行吗?”王宝玉坏笑着,示威般的动了动下体。

“看样子,你很喜欢勾引女人了?”纯洁女神打字道。

“这还是第一次,说明你很有魅力。”王宝玉也打字道。

“不是我有魅力,是她有魅力。”纯洁女神打字过來,画面又是一阵晃动,最后,画面上竟然出现了一幅**的画,而且,还是一副世界名画。

王宝玉知道自己上了当,刚才自己看到的,不过是画上女人的部位,不等王宝玉盖上自己的裤裆,纯洁女神先一步关了视频窗口。

他娘的!还是让人耍了,怪不得感觉对方一动不动呢!都怪自己沒经验,这么轻易上了人家的当,要是传出去还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王宝玉心里一通乱骂,手上也不老实,打字道:“臭娘们,耍老子。”

“这是给你一个教训,别总想着在网上勾引女人。”纯洁女神打字道。

“关你球事儿!”王宝玉恼怒的打字道。

“哈哈!我今天很开心,睡觉去了,祝你也做个好梦,88”纯洁女神打字道,头像一下子暗了。

王宝玉想骂也來不及了,不过回味了下刚刚的事情还是觉得很有意思,他尝试着加了几个女性网友,可每当提出这方面的要求就被人一顿痛骂,甚至还有人苦口婆心的教育了王宝玉半天。

都已经半夜了,再次被人耍了而又沒法耍别人的王宝玉,只好带着不甘心上床睡觉,还是不困,他只好抱着白牡丹枕过的枕头,一通幻想意**之后,才勉强睡着。

第二天一早,一点红依然准时把王宝玉吵醒,可是等了好久也不见李可人推门进來,大概她心情不爽,不准备给自己做早餐了。王宝玉只好怀揣几粒春哥丸,出去买了面包和牛奶,一边吃一边上班去了。

今天已经是阴历腊月二十七,县政府里沒几个人上班,王宝玉所在的政研室,周百通等三人,也已经回家过年了,报纸是旧的,茶杯是空的,显得异常冷清。

王宝玉无聊的独自呆在办公室里等范金强,寻思着要不要再约冯春玲,叶连香出來吃饭热闹一番。就要快到中午的时候,王宝玉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接起來一听,竟然是柳河镇的副镇长迟立财打來的。

电话那头,迟立财急切的说道:“宝玉,我到县里了,你在哪儿?”

“我在单位,迟叔,你來有啥事儿啊?”王宝玉连忙问道,迟立财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你还沒回家?太好了!宝玉,你婶子又沒影了,我正想找你算算,这娘们到底去了哪儿?”迟立财心急如焚的说道。

王宝玉一听说李翠苹又跑了,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去追随无相大师了,于是便说道:“迟叔,你别急,翠苹婶子肯定去找无相了,兴许过一段时间就回來了。”

“我也知道,只是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你婶子肯定是遇到了危险。”迟立财不无担心的说道。

“迟叔,你想多了,婶子就是一时迷糊,不至于怎样。”王宝玉安慰道,心想,李翠苹跑了,你不正好跟翠花待一块儿嘛。

“你不知道,哎,我可咋跟你说呢。”迟立财叹了口气说道。

王宝玉一愣,连忙问道:“迟叔,你别着急,说说,到底咋回事儿?”

“其实自从发生了上次害你的事儿,你婶子回來已经回过味來了,决定洗心革面,发誓不再信无相了。据我观察,她是真的悔悟了,平时在家就是操持家务,跟邻里关系处的也不错。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昨天,她突然就找不到了。”迟立财说道。

“有沒有问问街坊邻居,看沒看到婶子?”王宝玉说道。

“我也顾不上丢人,见着一个问一个,有见着的,说她是和几个人一起走的。”迟立财说道。

“可能婶子嘴上说不信,心里还是沒放下,让人一蛊惑,就放松了坚持。”王宝玉说道。

“不是那么回事儿,我看见床单上有血迹。”迟立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