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91 六家屯

第一卷 乡村风云 891 六家屯

王宝玉也是心里一惊,赶紧问道:“难道说是婶子受了伤。”

“开始我也这么想的,后來我仔细看了那血迹,加上最后见到她的人也说她挺正常的,所以我分析这应该是你婶子故意留下的,一个数字6,后面跟着一个数字 号,我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迟立财说道,

6和 号,这到底说明了什么,王宝玉一时间也想不明白,难道说是日期或者门牌号,又或者是人数啥的,

见王宝玉迟迟沒有说话,迟立财提醒道:“宝玉,你说这是不是你婶子暗示我她去了什么地方啊。”

王宝玉顺着迟立财的思路一琢磨,忽然怕了一下大腿道:“迟叔,我明白了,婶子很聪明,6和 号连起來,应该说的是六家屯。”

“对啊,当时可能情况紧急,你婶子就留了这么个记号,宝玉,如果你婶子还沒有醒悟,她是不会告诉咱去哪里的。”迟立财显得很是高兴,危难时刻结发之情流露于表,

“对,迟叔,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行动,无相那伙人可是啥都能干出來。”王宝玉不无担心的说道,

“那我就直接去那里找她。”迟立财说道,

“嗯,我也马上赶过去。”王宝玉说道,一想到无相,他就恨得牙根直痒痒,这个妖人,可是两次险些害了自己的性命,此仇不报,枉为男儿,

“宝玉,谢谢了。”迟立财道谢之后,挂了电话,

王宝玉沒有迟疑,立刻下楼,边跑边想着要不要给李勇打个电话,万一再遇到上次的事情,难说还能碰上诸葛春來救自己,

无巧不成书,恰好碰见亲自赶來取药的范金强,看见王宝玉急匆匆的样子,范金强问道:“兄弟,你这是要去哪儿。”

“范大哥,你來的正好,跟我一起去六家屯,我听到消息,无相邪教组织好像在那里。”王宝玉说道,

“好,我也正想抓到这个狗日的,老娘现在还常常偷着拜他,真是害人不浅。”范金强愤愤的说道,

“嗯,一定要让他亲口承认,自己就是一个骗子。”王宝玉同样愤愤的点头道,

“六家屯那里有监狱,无相的胆子还真大。”范金强跟王宝玉边走边说道,

“可能他认为,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吧。”王宝玉分析道,

“他娘的,直接把他扔到监狱里去更安全。”范金强说道,

王宝玉对范金强大致介绍了情况,两个人便各自上了自己的车,一路疾驰,直奔六家屯而去,六家屯虽然叫这个名字,显然不只有六户人家,有了监狱的存在,这里,反倒是开了好几家商店,有上百户人家,

王宝玉和范金强赶到的时候,已经是过了中午,两个人也不顾的吃饭,先是沿路寻找迟立财的车,在靠近村边的地方,倒是很轻易的找到了,却不见迟立财的影子,

两个人停下车后,范金强下车查看迟立财留下的脚印,已经立春了,朝阳的地方,积雪开始融化,找着找着,脚印就不见了,

王宝玉感觉不对劲,该不会迟立财也被无相的信徒抓走了吧,而且,迟立财这样冒然前來,肯定凶多吉少,想到这里,王宝玉禁不住暗自后悔,当时真不该同意迟立财独自來找无相,他哪是那群人的对手呢,一定要先找到他才行,

王宝玉正想着,突然一个炸炮在跟前响了,王宝玉不提防,吓了一跳,抬头一个看,一个出來放烟花的男孩子正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

王宝玉刚要发火,又想到些什么,沉住气,拦住他询问是否看见一个中等身材的年近五十的男人來过,男孩子直摇头,一脸茫然,

范金强笑呵呵的问道:“小家伙,这里來沒來过外乡人啊。”

“你们就是外乡人。”小男孩直言不讳的说道,

“除了我们,还有别的外乡人吗。”范金强又和气的问道,

小男孩还是摇头,不过,从表情上看,仿佛有些话沒说,王宝玉灵机一动,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递过去,笑呵呵的问道:“小朋友,只要你告诉我们,这钱就归你了。”

百元大钞,对于一个小孩子,可谓诱惑极大,小男孩立刻说道:“我昨天看见,有几个不认识的女的,在河边那里磕头呢。”

“在啥地方。”王宝玉心里猛然一喜,催问道,

小男孩不说话,眼巴巴的看着王宝玉手里的百元大钞,王宝玉呵呵笑着塞到小男孩的手里,这才又说道:“只要你带我们去,再给你一张红票票。”

小男孩迅速将钱揣进兜里,向着一个地方跑去,王宝玉和范金强赶紧跟上,范金强忍不住说道:“兄弟,你这个做法,叫做诱供,是不合规矩的。”

“得了,特殊时期,也只能才能特殊的办法。”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只要按我刚才的口气询问,他不一会儿就能告诉咱们了。”范金强一边跑一边说道,

“等他说了,咱就可以直接收尸了。”王宝玉很是不屑,

小男孩跑了半天,终于停在小河边的一处地方,用手指了指下面的灰烬,说道:“就是那儿。”

凌乱的脚印,散落的灰烬,王宝玉和范金强对视点了点头,王宝玉很守信用的又给小男孩拍了一张百元大钞,小男孩便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跑开了,王宝玉在他身后叮嘱了句,不要告诉别人见到我们了啊,

到了那处灰烬的地方,范金强还是有了重大发现,从一张尚未燃尽的纸片上,他看到了这样几句话:“天庭震怒,惩戒叛徒,擅离教者,永不超生。”

范金强递给王宝玉,王宝玉看了一眼,不由打了一个寒噤,“情况不妙啊。”

“兄弟,看样子无相他们,想搞出一个大事件來。”范金强凝重的说道,

“嗯,我跟你说的这个李翠苹,就是叛教者,恐怕要有生命危险。”王宝玉急切的说道,

范金强很老练的察看地上留下的脚印,很快,他就发现脚印停在了村边的一处三间大砖房的院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