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92 不许动

892 不许动

这栋房子显得有些不一样,其他的人家,门前一般都有烟花爆竹的痕迹,院内也时不时有人走动或者各种动静,唯独这里空空荡荡的,沒有一点新年的气息,显得格外冷清,如果说沒有人居住,地上却不乏一些凌乱的脚印,应该有人出入的,

两个人并沒有马上推门进去,而是警惕的绕到后面,跳进了院子里,慢慢的靠近房子,当两个人贴近窗户的时候,立刻听到里面传來了低低唱歌的声音,

猛一听,这似乎是一首佛赞,可是细听歌词,就能听出來,这是一首已经改过词的,可以听到师父、无相之类的赞美话语,由此可以证明,这里是无相的一个窝点,可以确信无疑,

“咱们最好是马上就行动,否则李翠苹和迟立财可能都会有生命危险。”王宝玉小声说道,

范金强郑重的点点头,很谨慎的拿出腰间的枪,两个人蹲着身子,到了屋内前,王宝玉抬脚一踢,大喝一声,“不许动。”

然而非常尴尬的是,门太结实,只是晃了两下,并沒有被打开,里面的歌声倒是都停了,王宝玉冲着范金强无奈的耸耸肩膀,只见范金强飞起一脚,两扇门立刻倒在地上,人举着枪就冲了进去,

“都不许动,把手举起來。”范金强大声喝道,

原本正在唱歌的十几名妇女,傻愣愣的站在当地,有几个胆小的,还不由自主的举起手來,看了看旁人沒举,又把手放下了,

王宝玉这才仔细看屋内的情况,三间大砖房,里面已经打通了,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空地,在屋子的一角,凌乱的放着几床被褥,都脏兮兮的,好像从來就沒洗过的样子,而妇女们,居然都穿着统一的服装,土黄色,上面印满了红色的“佛”字,

“无相在哪儿。”王宝玉大声喊道,

这时,一名妇女挺了挺胸脯,大声说道:“不许直呼师父的名讳。”

“你师父就是一个骗子,狗日的,该挨千刀的,快说,他在哪里。”王宝玉沉着脸,继续大骂道,

“他们是妖孽,誓死捍卫师父。”这名妇女大喊道,

听到了这句话,妇女们受到了鼓舞,立刻站成了一排,挺着胸脯,全然一幅悍不畏死的样子,

范金强面露难色,毕竟不能对着农村妇女们开枪,但是,从眼下的情况看來,如果不马上采取行动,这些妇女们,很有可能就冲上來,到那时候,情况可就彻底被动了,

王宝玉也意识到了情况的复杂性,这些妇女们,显然是被彻底的洗脑了,无相要让她们死,她们可能都会毫不犹豫,甚至,为了无相,即使让她们杀人,也不会含糊的,

从现在的情形看來,不但沒见到无相,而且,连迟立财和李翠苹也沒个踪影,王宝玉一时间也沒了法子,而妇女们看到两个人行动迟疑,站成了一排,向他们缓步走來,嘴里又不约而同的唱起歌來,

歌声听起來格外刺耳,一排面容诡异,身体僵硬的女人朝着自己走來,还真是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王宝玉连忙用胳膊肘捣了下范金强,心想,还磨叽个屁啊,

而范金强举着枪,头一次露出了为难之色,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他总不能对着老百姓开枪,可是,如果不马上采取行动,很有可能一切都前功尽弃了,于是很无奈的看了王宝玉一眼,

王宝玉也明白范金强的含义,已经打草惊蛇了,如果此时退缩反而会被围攻,就在这危急时刻,王宝玉忽然瞥见了墙上无相的一张照片,他伸手就扯了下來,拿在手里,掏出打火机打着,威胁道:“你们要是再敢过來,老子就烧了无相的照片,到时候,他的修为就全毁了。”

妇女们果然停住了脚步,面面相觑,不敢再上前了,一名妇女反应过味來,不屑的说道:“就凭你,也敢说能毁了师父的修为,真是不自量力。”

王宝玉嘿嘿冷笑,大声说道:“我叫王宝玉,就是你们师父口中最大的恶魔,我不但能毁了你师父的修为,毁了你们的修为,更是轻而易举。”

“王宝玉。”妇女们惊呼出声,显然,她们都听说过这个名字,那可被师父列为第一大魔头,而且,从师父的训诫中,这个魔头,法力无边,不将他铲除,寰宇内都将不得安宁,

见妇女们都露出了畏惧之色,王宝玉适时的追问道:“你们能看出來,今天想杀我,绝对不容易,我们來这里,只想带走李翠苹夫妇,快说,他们在哪儿。”

妇女们不说话,也不动弹,但是,王宝玉发现她们眼中的余光,不约而同的扫向了水泥地面上的一块方方正正的木板,显而易见,这里应该是一个储物室,迟立财和李翠苹,搞不好就关在里面,

范金强是个老道的警察,也发现了这种情况,他眉头紧锁,思考着如果能够改变这种情况,王宝玉救人心切,说道:“你先在这里盯住他们,我下去看看人在不在。”

范金强一把拉住王宝玉说道:“兄弟,危险。”

“他们这些人心狠手辣,晚去一分钟就会多一分危险。”王宝玉仗着范金强配有枪支,壮着胆子就往地下储物室走去,

这时,忽然有一名妇女反应过來,疯狂的叫嚣道:“姊妹们,咱们今天杀了王宝玉,在师父面前就立下了大功,将來一定早登佛国净土。”

这一嗓子不要紧,妇女们也都激动起來,立刻疯狂的冲了过來,挥舞着带着老茧的手,想将王宝玉撕成碎片,范金强顾不了那么多,手脚齐发,很快就将妇女们一个个的踢倒打翻在地,然后,又驶出全身的力气,将她们都扔出屋去,关上了屋门,

“你咋早不动手。”王宝玉不满的对范金强说道,

“赶紧的吧,逼急她们可就要出人命了。”范金强招呼王宝玉,两个人将沉重的香案推过來,挡住了屋门,然后,他对王宝玉说道:“兄弟,快给警局打电话,多招呼一些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