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93 无相来了

第三卷 县域扬名 893 无相来了

王宝玉连忙拿出大哥大,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恰好是李勇接的,李勇一听王宝玉和范金强遇到了危险,怀着上次偷拿王宝玉证据的愧疚,他立刻表示,马上就带人赶过來?

这边,有了援军的王宝玉和范金强顾忌便小了许多,于是快步上前,掀开了地上的木板,不出所料,立刻露出了水泥台阶,范金强拿着枪,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

阴暗的储物室里,只是点着几根蜡烛,王宝玉一眼就看见迟立财和李翠苹,被捆绑着扔在角落里,而他们的前面,还有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正惊恐的看着王宝玉和范金强。?

这个男人正是薛二狗,范金强一个大步过去,把枪顶在了薛二狗的脑门上,而王宝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几步冲过去,对着薛二狗就是一顿耳光,直打得薛二狗眼前金星乱冒,嘴角流血。?

“兄弟,先别打他,救人要紧。”范金强吩咐道,习惯性的去摸腰间,可是,由于只是來见王宝玉,并沒有带手铐,要不,他一定第一时间将薛二狗给拷上。?

范金强押着薛二狗上去了,王宝玉则过去给迟立财解开了绳子,揪出了嘴里的破布。迟立财大口喘着气,带着哭腔感激的说道:“宝玉,多亏你赶來了,要不,我就死在这里了。”?

两个人又去解开了胖乎乎的李翠苹,此时的李翠苹,已经昏了过去,身上布满了伤痕,显然,她受到了所谓的“惩戒”,而且下手还很重。?

迟立财使劲晃着李翠苹,好半天,李翠苹终于醒了过來,一看到眼前的迟立财和王宝玉,立刻哇的一声,大哭了起來,哽咽的说道:“立财,我还活着吗?这里是不是地狱啊!”?

“你他娘的以为演电视呢!快走!”迟立财不耐烦的说道,跟着王宝玉一起,搀扶着李翠苹,沿着台阶就往上走。?

李翠苹本來身体就肥胖,加上受过伤,一直哎呦不止迈不开步子,王宝玉耐着性子说道:“婶子,你再忍一忍,等出去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李翠苹泪眼婆娑的靠在两人身上,双膝发软,身子老往下坠,有气无力的说道:“宝玉,婶子怕是不行了。”?

迟立财抬头看看上方,着急的使劲拽着她,可李翠苹就是寸步动不了,情急之下,王宝玉一声惊呼,“不好,无相來了!”?

李翠苹一惊,连忙四处张望,紧张的问道:“在哪?”然后嚯的站了起來,嗖嗖的第一个爬了上去,气得迟立财在后面一直骂娘。?

刚一出了储物室,眼前的情形,还是让王宝玉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原先的那些妇女们,已经打破了窗户,纷纷跳了进來,将范金强死死的围在中间,手里还多了木棍一类的攻击工具。李翠苹腿一软,扑腾一声又蹲地上了,全身抖动不已。?

范金强用枪死死的抵着薛二狗的脑袋,非常警惕的注视着四周,一看见王宝玉他们出來,妇女们立刻向后退了几步,放大了包围圈,将王宝玉等人也围了进去。?

嘴角流血的薛二狗,一看这个情形,已经有了底气,他声嘶力竭的喊道:“护法对的姊妹们,今天,我们要是能抓住这些恶魔们,将他们送进地狱,师父一定会让我们成就正果,机会难得啊!”?

“难得你妈的蛋!”王宝玉高声骂道,伸脚踹在薛二狗的肚子上,薛二狗的额头,立刻疼出了豆大的汗珠子,但是,他依旧不服的吵嚷道:“王宝玉,你这个恶魔,再一再二不再三,今天是第三次抓到你,你死定了。”?

“誓死护法!”薛二狗大喊道。?

“誓死护法!誓死护法!”妇女们跟着喊道,眼睛中全是狂热之情,仿佛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广大的妇女姐妹们,你们都是上有老人,下有孩子,不能这样盲目信了邪教,你们想沒想过,一旦你们进了监狱,孩子怎么办?老人怎么办?男人肯定要去找新的女人,你们的生活就全毁了。”迟立财作为一名副镇长,又曾经当过村支书,打着官腔开口劝道。?

这些话也许起到了一些作用,人群安静了下來,大家都低着头,想着心事儿,迟立财一阵得意,舔舔干燥的嘴唇又说道:“姐妹们,”?

刚开口,只听嗖的一声,一块石头,准确无误的打在迟立财的额角上,立刻流出血來,一名妇女喊道:“少用妖言迷惑我们,我们既然跟从了师父,就是追求永远的解脱。”?

对!对!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迟立财捂着额角,呲牙咧嘴的哼了一声,闭上了嘴。人群的气焰又有些嚣张,包围圈慢慢的向中心靠拢。范金强见情况不妙,朝着空中放了一枪,然后又抵住薛二狗的脑袋,大声喝道:“退后!都退后!”?

薛二狗吓得哇哇直叫,他还以为自己脑袋被打爆了呢,等睁开眼知道自己还活着,连忙恢复了正常表情,嘴硬的说道:“有师父保护我们,我们沒有啥好怕的!”?

李翠苹一看自己的男人被打破了头,心疼的不得了,她苦苦哀求道:“姊妹们,咱们出來跟着师父修行的,哪个不是奔着行善积德來的?我也曾经跟着师父苦修,可是,师父总想害人,这让人想不通啊!”?

“妖孽不除,正法难成。”薛二狗喊道,“李翠苹,你今天死定了,师父怜悯你,让你死后升到阿修罗界,做罗睺王的座骑,你还不知道感激吗?你如果此时悔改,也许还有机会!”?

“我不稀罕什么境界,我只想好好陪着男人和孩子。”李翠苹难得清醒的说道。?

“冥顽不化!”薛二狗鄙夷的说道,这几个字颇具讽刺的意味,不知道真正冥顽不化的,到底是谁??

范金强环视四周,冷冷的说道:“你们赶紧放下武器,否则,罪加一等,法律不留情面。”?

这句话显然是废话,妇女们已经被洗了脑,根本不会怕这些,只听一名妇女冷冷的说道:“师父的法才是最大的法,人世间的法律,对我们根本不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