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94 双倍药效

894 双倍药效

“操,这是啥狗屁理论,狗日的无相,说这话纯粹是放屁,他怎么不出來挨枪子。王宝玉破口大骂道。

“王宝玉是最大的妖魔,咱们本该在这个黄金时代享富贵,得平安的修行,正是因为有了王宝玉才必须经历这些苦痛,这都是王宝玉造成的。”薛二狗又吵嚷道。

一听到这话,妇女们更加激动起來,好端端的日子竟然将这个恶魔给毁了,女人家心里更是不会轻易原谅他,于是纷纷举着手中的木棒往前走,包围圈越缩越小,情急之下,范金强又冲着屋顶开了一枪,响亮的枪声立刻传出去很远,惊得妇女们不由的又后退了几步。

如果不是赶在这过年的时候,接连两次枪声一定能引起附近居民的注意,可是,这个时候,人们还是把这声音,当成了二踢脚的鞭炮声。

王宝玉不由望了望窗外,心想,李勇他们的人咋还不到呢,范金强动不动就用手枪吓唬吓唬这些老娘们,子弹可是有数的,范金强似乎也有这样的担心,薛二狗却趁机一下跳起來,扑向了王宝玉。

王宝玉躲闪不及,被薛二狗猛的按倒在地上,他连忙左右挥拳,猛打薛二狗的狗脸,薛二狗死死抓着王宝玉的衣服,还试图來掐王宝玉的脖子,范金强一边用枪对着妇女们,一边大喝着“往后退,往后退。”之类的话,最后,还是把薛二狗给拎了起來。

“王宝玉,你今天死定了。”薛二狗不甘心的大喊道。

王宝玉恼羞的站起身來,抖了抖身上的土,可就在这时候,怀里揣着的春哥丸的纸包,却掉在了地上。

薛二狗不知道哪來的力气,又一下子挣脱了范金强,伸手就抓住了纸包,大概以为里面是王宝玉的什么重要“罪证”,打开一看,却是几粒类似乎巧克力的东西。

范金强再次用枪抵住了薛二狗的脑袋,薛二狗满不在乎,对手里的这几粒东西,感兴趣的看着。

“薛二狗,快把那个东西给我。”王宝玉着急的喊道,他可不想春哥丸就这样被这条狗给毁了。

薛二狗本想丢掉这几粒香喷喷的巧克力丸,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师父法眼如炬,这恶魔果然随身带着魔丹!”

你他娘的,我都懒得操你,王宝玉哭笑不得,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春哥丸也能被当成魔丹,薛二狗却像是得到了启发一般,嘿嘿冷笑,毫不犹豫地抓起两粒塞进了嘴里,得意的喊道:“姊妹们,这是妖魔炼成的魔丹,我吃了,妖魔就会法力尽失,让我们一起消灭了他们!”

这是什么狗屁理论,纯属超级意**,凡是精神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一名妇女不解的问道:“大师兄,那你会不会变成妖魔啊!”

“我跟师父修炼了很多年,沒问題的。”薛二狗颇为自信的说道。

王宝玉开始还想夺下春哥丸,但后來却放弃了,看着薛二狗吞下后,忽然一阵冷笑,平常的人,吃了一粒春哥丸都会立刻**焚身,何况薛二狗还吃了两颗,且看他的修为,能不能敌得过心中的欲望。

范金强疑惑的看了看王宝玉,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啥药,当然他想不到的是,这就是药,还是超级好的补肾壮阳药。

“妖魔,死到临头,你笑什么。”薛二狗砸吧着嘴巴不解的问道,这巧克力豆恐怕是过期了,表层还挺甜,里面却是馊不拉几的,很是难吃。

“实话告诉你,这个药丸是魔女留下的,你是不是感觉浑身发热啊。”王宝玉鄙夷的说道。

经过王宝玉这样提醒,薛二狗果然觉得身上有种异常的感觉,仿佛一股热量,从丹田处生发出來,急速的奔着下体而去。

不知不觉,薛二狗的下面已经支起了一个小帐篷,于此同时,薛二狗的眼前出现很多**的形象,他不由畏惧的喊道:“王宝玉,你这个妖魔,我这是怎么了!”

王宝玉嘿嘿冲着妇女们冷笑道:“你们都看见了,你们所谓的大师兄,也不过是个好色之徒,哪有什么修为!”

“师父允许我们阴阳双修的,这样进步更快。”一名妇女恬不知耻的说道。

李翠苹一听,难为情的低下了头,而迟立财的脸上立刻显出无比的难堪之情,范金强给王宝玉递了个眼色,示意要不要冲出去,王宝玉微微晃了晃头,表示现在不行,还是静观其变。

随着药性不断的发挥出來,薛二狗双眼迷离,彻底迷失了本性,他痛苦的捂住了下体,嘴里含糊的说道:“我要双修,我要双修,受不了了!”

一旁的王宝玉嘿嘿直乐,谁知**难耐的薛二狗看见肤色白净的王宝玉,竟然一时情迷,挣脱范金强,冲着王宝玉流着口水走了过來,王宝玉恶心的一脚将薛二狗揣到地上,使劲冲他吐着口水。

妇女们相互看着,又看着捂着裤裆的薛二狗,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不是在这个时候,肯定会有“勇敢”的妇女,配合薛二狗完成双修的任务,但是,在这种时候,任凭她们被洗了脑,基本的羞耻心还是有的。

薛二狗此时,已经忘了脑后被顶着的手枪,终于受不住欲望的煎熬,脱下了裤子,任凭那个东西,向狗鞭一样向上翘着。

妇女们纷纷面露羞色,全然忘了正在围攻所谓的魔头们,此刻的薛二狗,就像是戏台上的主角,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他。

范金强终于明白,这大概就是王宝玉给自己治疗下面不行的药,居然被薛二狗给吃了,气得恨不得一枪托打死这个衰人,不过还是悄悄给王宝玉竖了竖大拇指,上扬的嘴角掩饰不住满心的期待。

薛二狗一边用手快速安慰着下体,一边歇斯底里的喊道:“姐妹们,可怜可怜我,谁脱了衣服,帮一帮我!”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沒有人动弹,薛二狗急了,骂道:“你们他妈的平日咋跟老子一个被窝睡了,这会装个屁啊!”

王宝玉不由的笑道:“瞧瞧你们的大师兄,就是如此好色的德行,你们的师父无相,也是这个熊样,贪财好色!”

!!!!!!!!!!!!!!!!!!!!!!!!!!,。

【各位书友们,新年好,由于这几天家里客人很多,写稿不方便,从今日起至正月初五,每日固定两更,初六开始恢复每日三更,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