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95 拯救大师兄

[VIP]895 拯救大师兄

“不许侮辱师父!”一名妇女果断的扔过来半截木棒,王宝玉一闪身躲了过去,不巧的是,木棒竟然打在了薛二狗的那物件上,疼的薛二狗,立时眼泪就出来了。

欲火难耐的薛二狗别说看着一群女人,就是一群母猪,恐怕也要立刻下手了。他红着眼睛,沙哑着嗓子喊道:“平日师父的教导你们都忘了吗?一定要放下,思想要单纯!你们脑子里肮脏东西太多,难怪师傅带不动!”

“拯救大师兄。”一名糊涂的妇女突然打破沉默喊道,然后居然开始脱衣服,刚解扣子的时候还有些红脸,但等敞开了怀,露出了两个干瘪下垂的肉袋子,人也就坦然多了,裤子也迅速的褪到脚跟。

真是荒唐无比,无比的荒唐,还有几名妇女,也跟着开始脱衣服。王宝玉嘿嘿笑着,看着这场奇怪的表演,而范金强则紧锁着眉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下的情况。

在这几名妇女的影响下,其余的女人,居然都开始脱衣,很快,王宝玉这些人,就被一群不穿衣服的妇女们给围住了。

李翠苹窘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面带愧疚的伸手摸了摸迟立财的伤口,问道:“立财,你没事儿吧?”

“拿开你的脏爪子!”迟立财厌恶的推开李翠苹的手,对于妻子以前的行为心里也有了些疑惑。

不过这下子,范金强更犯了难,总不能对不穿衣服的女人下手吧!迟立财偷眼看着四周,心里又是恨,又是痒,不知道该哭还是偷笑,这场景,恐怕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的。

薛二狗面带感激的看着四周,这种强烈的刺激,让他的欲火很快就到达了顶点,随着他的一声哀嚎,地面之上,出现了一大片粘糊糊的东西。

无比羞耻的薛二狗,在完成了这些之后,情绪也冷静了下来,他厉声喊道:“今天就是豁出去死,也要把他们都消灭在这里。”

妇女们一听号召,居然不顾着穿衣服,举着木棒就冲了过来,胸前大大小小的肉团们,随着动作上下翻飞,倒也别样诱惑。

范金强立刻挥起了拳头,但不知道该在哪里下手,王宝玉急急的喊道:“打啊!”

听到这声呼喊,范金强也大胆的出手了,他一下子打昏了还没提上裤子的薛二狗,用薛二狗的手抵挡着攻击上来的妇女们,王宝玉没招,只好厚着脸皮近身肉搏,左躲右闪,头上还是挨了几棍子。而迟立财则更惨,没抵挡几招,就被妇女们打得只剩下抱头蹲这一个动作了。

李翠苹是干着急,坐在地上使劲的嚎。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警笛之声,原来是李勇他们终于赶来了。

公安干警们很快包围了房子,李勇跳着窗子冲了进来,一看屋内的场景,还没来及说不许动,举起手来,人也立刻傻眼了,愣在当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王宝玉和范金强他们,居然被一群不穿衣服的妇女们围着打。

“李队长,别犹豫啊,快把他们都抓起来。”王宝玉一边抵挡,一边大喊道。

听王宝玉这样说,李勇这才反应过来,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救人要紧。于是,公安干警们,踹腚袭胸,不顾某些“原则”上的错误,上前果断的制服了光屁股的妇女们,救出了王宝玉等人。

妇女们被强制的穿上了衣服,押上了警车,薛二狗刚刚醒过来,就被王宝玉又扇了几个耳光,也被带上了警车,范金强则偷偷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小纸包,喜滋滋的放在兜里,王宝玉嘿嘿笑着,也不点破此事。

至此,无相仍然没有露面,但是终于抓到了他的忠实走狗帮凶薛二狗,还是让王宝玉心情不错,范金强随着李勇他们也走了,王宝玉则扶着李翠苹上了迟立财的车,迟立财很是感激的说道:“宝玉,你现在是我们两口子的救命恩人,你迟叔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迟叔,说这就外道了,当初如果不是迟叔先提携了我,我现在还在农村当二流子呢!”王宝玉说道,这话并不全是客气,他之所以对迟立财一直很好,最大的原因,还是迟立财当年给他铺了第一个台阶,才有了以后的作为。

“这话不能这么说,当初我也是有目的的。”迟立财惭愧的说道。

“迟叔,你是怎么被他们抓到的?”王宝玉这才问起了迟立财的事情。

唉!迟立财叹了口气,说道:“我到了这里之后,通过打听,终于知道这间房子有些特别,鬼鬼祟祟的,有人活动。救你婶子心切,我便冒然进了屋,结果,被那个薛二狗给打晕了。”

“就这么简单?”王宝玉问道。

“对啊!”迟立财不解的说道。王宝玉一阵叹气,多亏迟立财还是一个副镇长,做事儿居然如此的不小心,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范金强在,自己的下场,大概也跟迟立财差不多吧!

“翠苹婶子,他们为啥又把你抓来了?”王宝玉好奇的又问没了精神的李翠苹。

李翠苹这一次很坦白的说道:“宝玉,上次我救你了,他们对我都带着恨哪,于是,薛二狗便带着人,冲进家里把我给抓来了,还拿了家里所有的钱。”

“啥?家里买年货的钱都给拿走了?”迟立财吃了一惊,当时只顾着找人,倒真没注意这一茬。

李翠苹不安的小声说道:“我当时也阻止他们来,但是不管用。”

“你个败家老娘们!”迟立财扬起巴掌,恨不得狠狠抽在李翠苹脸上,但还是放下了,气呼呼的半天缓不过劲来。

王宝玉嘿嘿直乐,大概是年关将近,迟立财收到的红包还来不及存银行,就被薛二狗的人抢走了。王宝玉劝说道:“迟叔,破财免灾,这都是有数的,你就别怪婶子了。”

“都是你这个不长脑子的娘们,惹了祸端。要是下次再犯,可别指着我去救你!”迟立财满脸不高兴的说道,说归说,好在全手全脚的活着,心里的火也下去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