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96 画中的女人

896 画中的女人

“迟叔,你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邪教进去容易,出來却难。婶子还不是给你留下了信号。”王宝玉劝解道。

“我听他们说回六家屯,不会写字,也只好咬破手指,在床单上留了那些符号。”李翠苹说道。

“婶子,打我记事,我就觉得咱村你最聪明!”王宝玉笑着恭维道。

李翠苹红着脸摆手道:“当时很急,要不留点记号,你叔回來找不到我,还不得急死啊?”

“我急个屁啊,你死了,我再找个小的去!”迟立财翻着白眼说道。

李翠苹使劲努着嘴巴,后來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來,边哭边埋怨道:“你就知道怪我,我不已经知道错了吗?从见到你,你就一句好话沒有!我活着还有啥意思?”

“那你就死去!”迟立财烦躁的说道。

“我死给你看!”李翠苹跺着脚就向河边走,迟立财和王宝玉连忙拉住她,又是好一顿劝才总算把她的情绪稳定住。

“婶子,他们如果只是需要钱,为啥要把你抓來呢?”王宝玉又问道。

“无相安排他们,要把我杀了,脚底上刻上字,用來警告那些叛变他的人,如果不是你们來,我肯定死了。”李翠苹心有余悸的说道。

王宝玉一听,也是冷汗直冒,无相邪教,原先只是骗财骗色,现在已经升级了,居然开始杀人,看样子,他还有更大的阴谋。

“好了,迟叔,翠苹婶子,回家好好过年吧!”王宝玉安慰道。

“宝玉,你也注意安全,我感觉,这件事儿还沒有完。”迟立财提醒道。

看着迟立财的车渐渐远去,好半天,王宝玉才缓缓的上了车,他明白,只要是无相一天抓不到,那就意味着,自己的危险依旧还在,可以想象,这一次又捣毁了无相的一个据点,恼羞的无相,一定会对自己采取更加极端的报复行为。

多想无益,王宝玉放下这些让人心烦的念头,揉了揉头上被棍子打出來的包,开上车,慢悠悠的回县城了。

进到县城的时候,天色已晚,王宝玉直接开车去找冯春玲,两个人在外面简单吃了饭,一同回家去。

王宝玉这么做的目的,不光是因为想跟冯春玲在一起,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给范金强和叶连香创造一些条件,他相信,范金强看了薛二狗服药后的表现,一定会服用春哥丸,跟叶连香在**,大展男人的雄风。

王宝玉小心翼翼的上了楼,不巧的是,还是碰见了正在门口放垃圾袋的李可人,连忙笑道:“大姐,还忙呢?”

“小孩,你怎么才回來,吃饭了吗?”听见王宝玉的动静,李可人高兴的问道,但当瞥见他身后的冯春玲,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开放的很。”

王宝玉尴尬的看了眼冯春玲,尴尬的笑道:“大姐,咋还沒睡呢?”

李可人皱着眉头说道:“我什么时候早睡过,小孩,如果我听到你屋里有太大的动静,你们就不要在这里住了。”

冯春玲听出李可人话里的意思,不禁粉脸一红,强挤出一个微笑跟李可人打招呼:“大姐,给您添麻烦了。”

“一般人见了我都喊李老师。”李可人冷冷强调道。

“这,”冯春玲习惯性的咬了咬嘴唇,毕竟是服务行业老总,素养还是到位的,依然面带微笑的喊了一声李老师。真是大姑姐多,婆婆多。不过是个房东大姐,带个女朋友回來就这么费劲了,王宝玉一阵头疼。

“不用客气,别把床单弄脏了。”李可人说着,转身进屋,咣当一声,关上了屋门。

“精神病!老女人!”王宝玉小声嘟囔道。

冯春玲则吐了吐舌头,说道:“这也不怪她,谁叫我上次得罪了人家呢!”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屋,打着灯后,王宝玉谨慎搬过來一把椅子,挡在了门口,不想让李可人突然冲进來,打扰了自己跟冯春玲的兴致。

王宝玉恼火的说道:“我看真得买套房子了,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现在连住人家的腰都短!”

“下面不短就行。”冯春玲并不在意,咯咯开了个相对很大胆的玩笑。王宝玉顿时心里一阵**,这话从温柔体贴的冯春玲说出來,咋就这么有味道呢?

王宝玉的无名火早就被温柔风给吹散了,刚一回头,冯春玲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搂住了王宝玉,粉面含羞的将嘴唇贴了过來。面对这张俏脸,王宝玉也终于忍不住将嘴迎了上去,两个人疯狂的激吻起來。

很快,两个人就倒在了沙发上,感受着冯春玲身上的温度,还有那份熟悉的馨香,王宝玉不由自主的将手抚上了冯春玲的胸脯,冯春玲则毫不抗拒的接受王宝玉的爱抚,为了这种滋味,她已经等了很久,漫长的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一般。

“那个女人是谁?”冯春玲突然伸手指着一处,皱眉问道。

王宝玉回头一看,原來是李可人给白牡丹画的人体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重新处理了一下,挂到了自己的屋里。画上的白牡丹,一丝不挂,风情万种,正面带浅笑的看着他们二人。

说起來,也怪李可人画的过于逼真,猛一看去,还真像是一个活人站在那里,王宝玉看到感觉还挺亲切。

“不用管,这是女房东画的,不知道是谁。”王宝玉随口说道,手下的动作却沒有停止。

“宝玉,我总是感觉怪怪的,你去把她翻过去。”冯春玲敏感的说道,的确,作为一个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在另外一个女人的注视下,跟男人亲热,哪怕这个女人,只是一幅画。

王宝玉正在兴头上,又说道:“你闭上眼睛,就当是看不见好了。”

“宝玉,我做不到。”冯春玲为难的说道,用手推着王宝玉。无奈之下,王宝玉只好起身,拿起那幅画,只是上面的新添的墨迹未干,王宝玉不忍破坏,急匆匆挂到了阳台上,又急匆匆的翻身回來,扑到冯春玲的身上。

“宝玉,你真的会娶我吗?”冯春玲柔声的问道。

“会的。”王宝玉一边狂热的吻着冯春玲的粉颈,一边含糊的答道。

“可我也比你大,你不是因为美凤姐比你大两岁,才沒有选择她吗?”冯春玲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