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97 顺从的礼物

897 顺从的礼物

“春玲,好好的提她干什么。”王宝玉不悦的抬头说道,

“宝玉。”冯春玲轻喊了一声,吻了王宝玉的脸,又说道:“我爱你,可是我不希望你是因为觉得对我歉疚,才答应娶我的。”

“春玲,你今天是怎么了。”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王宝玉哪里知道,正是自己无心的一句结婚,让冯春玲动了心思,女人,哪有不希望嫁给心爱的男人,可是,哪个女人也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心里还藏着别的女人,美凤不就是难以容忍有个程雪曼的存在,才造成现在才悲剧吗,

冯春玲勉强笑了笑,温柔的靠在王宝玉肩膀上,说道:“宝玉,也许是我太贪心了,想完全拥有你。”

王宝玉下意识的躲闪了下,不悦的说道:“我做不到,你也学钱美凤嫁给别人吧。”

“宝玉,你别生气了,都怪我不好。”冯春玲说道,再次紧紧的搂住了王宝玉,将脸深深的埋在王宝玉的脖颈之间,

被冯春玲这样一番问,搞得王宝玉身体的热度降低了不少,他挣开冯春玲,点上了一支烟,说道:“春玲,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喜欢你对我太过于顺从,这总让感觉,我们之间不平等。”

冯春玲先是一愣,接着笑道:“有个听话的女朋友不好吗。”

王宝玉摇摇头,直言道:“不是那个意思,咋说呢,我感觉咱俩在一起,就**还能让人高兴点,其他时候你都是顺眉顺眼的,我都不知道该和你聊啥。”

冯春玲一愣,随即坐起身來,咬着嘴唇说道:“宝玉,也许在我的心里,你还是那个宝二爷。”

王宝玉坐起了身子,叹气道:“春玲,你应该了解我,我并不喜欢宝二爷这个称呼,说起來,这是四哥非要给我的,我现在已经是名政府干部了,根本不想跟黑社会产生太多的联系。”

冯春玲见王宝玉不高兴,也坐起來,从后面拥着王宝玉,柔声道:“宝玉,你别生气,我会调整自己的,当初我就像是一件礼物,是四爷送给你的,所以,到现在我也沒有完全转过这个劲儿來。”

“春玲,不管过去怎么样,你现在是一个独立的人,而且还是个非常有能力的女强人,你不比任何人差,过去的事情,你一定要学会遗忘。”王宝玉说道,

“嗯,我懂。”冯春玲说着,再次吻上了王宝玉的脸,还淘气的亲了亲王宝玉的耳垂,

一阵奇痒,王宝玉顿时忘了刚才的不快,嘿嘿一阵坏笑,扭头猛的一扑,将冯春玲扑倒在沙发上,

“宝玉。”冯春玲呢喃着,闭起了眼睛,任凭王宝玉的肆意的亲吻她的脸颊和粉颈,以及敞开领口处的雪白肌肤,

正当王宝玉点燃**,正想采取更深一步行动的时候,大哥大突然响了,

“谁他娘的这么不会挑时候打电话。”王宝玉嘟囔着,并沒有去接,而是将一只手从冯春玲的衣襟下方,探了进去,

大哥大并沒有因为王宝玉的不接而停止了声音,就这样一直响着,冯春玲推了一下王宝玉,说道:“宝玉,快去接吧,兴许有重要的事情。”

王宝玉也被大哥大吵的很烦,满脸不快的起身接起了大哥大,只听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來:“宝玉,我在县火车站呢,快來接我。”

居然是钱美凤,她來干什么,王宝玉问道:“美凤姐,你怎么到县里來了。”

“你干啥呢,呼哧呼哧的喘气,跟头猪似的。”钱美凤沒有答话,反而埋怨道,

操,就你事儿多,老子已经调整好呼吸了,真是狗耳朵,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问你话呢。”

电话那头传來了多多的哭声,钱美凤焦急的喊道:“來了就是來了,你快來接我,外头这么冷,一会儿多多该冻感冒了。”

“好吧,你等着,我马上就到。”王宝玉连忙答应道,多多是全家人的心头肉,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美凤姐來了。”冯春玲满脸不解的问道,

“是啊,她怎么突然跑來了,都是干爹干妈把她惯的,想咋折腾就咋折腾。”王宝玉不悦的一边说道,一边急匆匆的换衣服,

“她经常來吗。”冯春玲小心翼翼的问道,

“头一次,这人纯粹就是个神经病。”王宝玉一着急,还扣错了外套扣子,气的又是一阵骂娘,

“宝玉,我要不要先回去啊。”冯春玲很是敏感的问道,

“不用走,你是我女朋友,怕什么,你先等着,我马上去接她。”王宝玉说道,拿起包就下楼去了,独自一人坐在室内的冯春玲不由黯然的叹了口气,随即揉揉头,开始细致的打扫卫生,

王宝玉开上车,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火车站,在站前的一个电话亭旁边,王宝玉接上了不停走动的钱美凤和多多,上车后,王宝玉看着小脸冻得通红的多多,又摸摸小手也是冰凉的,不禁埋怨道:“美凤,瞧把孩子冻得,你就不会到候车室里等着。”

“候车室里人那么多,不安全,不卫生。”钱美凤说道,

“要你那么说,干脆候车室去掉得了,大家都在外面等。”王宝玉说道,

“少跟我装熊啊,多多这都一岁多了,你当舅舅的管过几次啊,又不是你的孩子,你担心个大头啊。”钱美凤越说越气愤,整的倒好像王宝玉的不是一样,

王宝玉简直是无语,对待这种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少说话,少接触,少谈敏感话題,王宝玉一边开车,一边问道:“美凤,大过年的,你怎么跑來了。”

“这么冷谁愿意带孩子來回跑啊,还不是爹娘,说你一个人过年闷,让我和多多來陪你。”钱美凤正色说道,但王宝玉听得出來她尽量压抑的笑意,

王宝玉知道这是钱美凤在撒谎,于是便不屑的说道:“我不闷,我有女朋友了,她过年陪着我。”

钱美凤十分不快的问道:“你跟那个姓程的,又好上了。”

“不是,我现在的女朋友你认识的。”王宝玉说道,

“不会是晴晴那个小妖精吧。”钱美凤问道,

“你想哪去了,我跟她又不熟。”王宝玉皱眉道,“是冯春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