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98 姐真多

898 姐真多

“冯春玲,那不是你的小跟班吗。”钱美凤张大了嘴巴,一时间反应不过來,这也不奇怪,王宝玉跟冯春玲的关系,钱美凤是一无所知的,而且,在她心里,冯春玲也算是她很少的朋友之一,

“啥跟班啊,说的真难听,人家现在是旅行社的老总,说起來啥都比我强。”王宝玉得意的夸赞道,

“我就说你们以前眉來眼去的,恐怕早就好上了,你可真不老实。”钱美凤不快的问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王宝玉皱着脸说道,“再说了,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我是你姐,就不能知道你的事情了。”钱美凤说道,

王宝玉不屑的哼了一声,暗道:你这个姐姐,一说话就带着醋味,哪里像个姐姐样啊,

钱美凤抱着多多,跟着王宝玉上楼,多多到了新环境,并沒有表现出害怕,反而含糊不清的说起了听不懂的婴语,咯咯的笑个不停,惹的王宝玉和钱美凤也开心的笑了起來,

多多的笑声,还是引起了李可人的注意,她疑惑的打开门,蓦然看见王宝玉的身后,跟着一个抱孩子的女人,看起來还是很年轻的,

“大姐,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姐。”王宝玉跟李可人介绍道,

“你姐还真不少。”李可人惊讶的问道,她还真是不明白,为什么王宝玉的姐姐,都是这么漂亮,

“大姐,叫我美凤就行。”钱美凤微微笑道,显得很有礼貌,

“阿姨。”钱多多歪过头,从王宝玉身后甜甜的喊一声喊,这小腔调立刻使李可人原本的不快,瞬间消失了,她满脸带笑的说道:“呵呵,小丫头,嘴真甜,长得也俊。”

“阿姨。”钱多多又喊了一句,还主动张开小胳膊,想让李可人抱,

女人对孩子的喜欢,那是天生的,也是一种天姓,李可人也不例外,她高兴的抱过钱多多,说道:“沒办法,咱就是讨人喜欢,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啊。”

“叫钱多多。”王宝玉皱眉道,觉得这个名字,还真是俗气的到家了,带着土财主的味道,

“哈哈,好听。”李可人开心的笑着,抱着多多进了自己的屋,就在王宝玉跟钱美凤面面相觑的时候,李可人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糖果盒,放在钱多多的手里抱着,满脸慈爱的出來了,

“大姐,谢谢你了。”钱美凤接过多多,连声称谢,

“这孩子我喜欢,在这里多住几天。”李可人说道,还意味深长了撇了一眼王宝玉的屋门,

王宝玉当然明白李可人的意思,大概是在幸灾乐祸,这回來家人了,看你怎么跟小情人亲热,

王宝玉打开门,让钱美凤和多多先进去,他却转身小声的对李可人说道:“大姐,我们家跟表姐家不和,您就别提我表姐來过的事儿。”

“我知道了,搞的神神秘秘的。”李可人不悦的答应道,

屋内,两个女人并沒有发生王宝玉想象中的那种冲突和不快,钱美凤很热情的跟冯春玲打招呼,还手拉着手,那样子,宛如多曰不见的姐妹一般,

不知为何,冯春玲面对钱美凤,却有一种心虚的感觉,直到已经学会走路的多多,甜甜的叫了她一声阿姨,冯春玲才缓过劲來,赶忙从包里拿出了两千块钱,算作多多的压岁钱,而钱美凤,则毫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很快,钱美凤就对屋里挂着的画來了兴趣,多多睁着懵懂的大眼睛,也打量着这些画,不断用小食指指指点点的,脸上还露出了充满稚气的笑容,王宝玉暗自感叹,沒想到杨纬的孩子,居然还有艺术的天赋,这一点,还真不像她爹,

不过,很快王宝玉就不这么想了,已经熟悉新环境的钱多多奔着一幅画就冲了过去,翘着脚伸着小手就去拉扯,王宝玉慌忙过去阻止,这要是扯烂了李可人的画,那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李可人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題,也急匆匆的开门进來,收拾自己的那些作品,边收拾边说道:“多多,你要是把阿姨的画画给弄坏了,我就打你小屁屁。”

钱多多非但不害怕,反而笑的咯咯的,嘴里不断学着话,“屁屁,屁屁。”

钱美凤拉着充满好奇的多多,盯着李可人的画,说道:“大姐,你画的可真好,看这人这景,就跟真的一样,还有这小鸟,都快从画里飞出來了。”

王宝玉忍不住想笑,一个农村女人懂啥叫艺术吗,也就只能用真的一样來形容了,大概李可人也是这么认为,只是附和的笑了下,沒有答话,

钱美凤像模像样的又看了看,突然开口说道:“大姐,我觉得你这幅画画得不对。”

王宝玉一阵挤眉弄眼,示意钱美凤不要乱说话,对于李可人这种自负的艺术家,那是容不得别人挑毛病的,沒想到的是,李可人瞪了一眼正在做挤眼睛的王宝玉,笑着问道:“美凤,你说说哪个地方不对。”

钱美凤不理王宝玉的暗示,笑道:“大姐,这怪不得你,你还是沒有生活经验。”

王宝玉一听头更大了,钱美凤这话说的就跟导师似的,大有指点李可人作品的味道,可是李可人依旧不在意,呵呵问道:“是啊,这幅画想象的成分居多,你眼光很准,说说看,哪里不对。”

钱美凤指着那幅冰雪画说道:“大姐,我从小就生活在农村,到了冬季,树上虽然有雪,但绝对沒有这么多,而且,像松树这样的树木,即便落满了雪,树枝也不会弯的,小鸟更不会站在雪上,而且农村的空气很好,即使是冬天,也不会像画里一样,灰濛濛的,还有这些冰,咋说呢,它发出的光泽不能像星星一样,而是那种很透亮的感觉,每一块都不一样,很美的。”

“你懂啥,艺术是允许夸张的。”王宝玉不屑的提醒着钱美凤,暗想,你看过什么,不过就是看过墙上的杨柳青年画而已,

李可人惊讶的瞪着眼睛,忽然说道:“你说得很对,这就是一幅有问題的作品,美凤,你观察能力很强,而且只有热爱生活的人眼中才能看到如此美好的细节,这点我就不如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