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07 好东西

第三卷 县域扬名 907 好东西

“他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见人都走了,程雪曼自我解嘲的说道,大概不想承认自己当年的男朋友,竟然是个流氓?

“他一直就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你幸亏沒跟他。”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心里想着,还有你刚分手的那位也不咋地。?

“宝玉,你可要小心一些,他这个人,心眼小的很。”程雪曼提醒道,表明自己是站在王宝玉这边的。?

“沒事儿,他还不敢动我。”王宝玉说道。?

“暗箭难防。”程雪曼说道。?

经程雪曼这样一提醒,王宝玉也意识道事情的严重性,万一许健出去,找了另外一伙不认识的人來打自己,打完就跑,这顿揍肯定挨得冤枉,于是,王宝玉说道:“雪曼,咱们还是走吧!”?

程雪曼从王宝玉的表情中,知道他认为这里不安全,于是便听话的起身跟着王宝玉离开,王宝玉推开抢着结账的程雪曼,到了吧台前,猛地一拍桌子,对着里面的一个女人喊道:“你们这是啥地方,刚才那几个小子要打仗,也不知道过去劝劝。”?

女人被王宝玉这一嗓子吓了一跳,不过,王宝玉的话她还是听清楚了,连忙歉意的说道:“那位许先生,我们可是惹不起的。”?

“这么怕事儿,还开这地方干啥?”王宝玉继续不悦的说道。?

“先生,今天是大年初一,就给你们免单吧!”女人见王宝玉也像一个惹不起的主,连忙说道。?

“算了!”王宝玉在吧台上扔了一百块钱,也不管是多还是少,转头就走,然而程雪曼却不依,拿起那一百块跟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王宝玉还是谨慎的打量了四周,见沒有情况,这才快步走到车前,打开了车门。程雪曼跟着钻了进去,王宝玉发动车子,开出去很远,这才终于放下心來。?

程雪曼把那一百又放回王宝玉上衣内兜里,纤细的手指碰触到身体,王宝玉忍不住又是一阵悸动,甚至都忘了拒绝。?

程雪曼呵呵笑道:“以后就是大人了,可不能这么大手大脚的。是咖啡店理亏,咱沒必要便宜他们。”?

王宝玉嘿嘿笑道:“你说的对,我听你的。”?

程雪曼撇嘴笑道:“那当然了,你以前不是说我能最会替你省钱的吗?”说完俏脸又红了。?

王宝玉也想了起來自己那句戏言,说程雪曼是会替自己算计的媳妇,如今时过境迁,往事不堪回首。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雪曼,我送你回家吧!”?

“那你送我去富宁大酒店吧!”程雪曼道。?

“为啥啊?”王宝玉满脸不解的问,难道说程雪曼在哪里又约了别人??

“瞧你,都到县里了,还啥啊啥的?”程雪曼笑道,其实这话以前她也提醒过自己,现在听起來格外舒服。?

王宝玉打了个敬礼,笑道:“是,坚决改正!为什么呢?”?

“呵呵,你真逗。其实我不愿意回家你也能猜到,我就不愿意看到马晓丽,瞧她那样,装斯文,假正经。要不是我爸帮着,她怎么能到县里來。”程雪曼不屑的说道。?

“晓丽姐人挺好的,能力强,懂得也多。”王宝玉由衷的说道。?

“那都是表面现象,骨子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就不信她能对我爸绝对的忠诚!”程雪曼怀疑的说道。?

怀疑是有道理的,王宝玉本人就是马晓丽曾经的小情人,还为此和程国栋彻底闹僵了,当然这些是不能告诉程雪曼的。关于马晓丽的事情,王宝玉知道的肯定要比程雪曼多,马晓丽能到县里來,确实是程国栋帮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來说,这也是程国栋欠马晓丽的。?

“雪曼,我觉得你已经大了,不应该再去干涉你爸的事情。”王宝玉劝道。?

“今天我爸因为她,还对我发脾气呢!我好容易回家一趟,都是那个女人造成的!”程雪曼不甘心的说道。?

“好了,你爸养你这么大,难道连个发脾气的权利都沒有吗?”王宝玉继续劝说道。?

“不回去,我今晚就要住在酒店里,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程雪曼任性的坚持道。?

搞了半天,程雪曼居然计划着晚上不回家,而且还不打招呼,只是不知道程国栋知道自己的女儿,又來见了那个极不顺眼的小子,该是如何的恼怒。?

王宝玉见犟不过程雪曼,只好开车來到富宁大酒店,酒店显得很冷清,门前只是停着两辆普通的轿车,说起來,这还要怪王宝玉,正是因为他的录像反腐事件,官员们为了避风头,都不敢到这里來了。?

“宝玉,你送我上去,好吗?”程雪曼推开车门,发出了请求。?

王宝玉稍微犹豫了一下,觉得此时的程雪曼刚刚分手,又和唯一的亲人闹矛盾,看上去楚楚可怜,虽然心里想着不能去,但脚不听使唤,还是跟着程雪曼下了车,在前台开了一个房间,两个人便一同來到了酒店的五楼。?

对于这里的房间,王宝玉并不陌生,不过,前两次都是跟万芳草來的,一次看相未成功,另外一次还进了局子。?

程雪曼一进屋,四处环顾了一下,心情大好,她踢掉鞋子扑到大**,兴奋的说道:“还是这里好,想干啥就干啥!呵呵,宝玉,听听我这口气像不像你说话?”?

王宝玉呵呵笑着,小心的将一只脚踏进屋内,就这样开着门,对程雪曼喊道:“雪曼,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别着急啊!进來,我给你看样好东西。”程雪曼在**喊道。?

在**给我看什么?该不会是?王宝玉只是这样一想,脚就已经行动了,就这样进了屋,关上了门,程雪曼斜着身子躺在**,很妩媚的对王宝玉道:“过來坐这里。”?

王宝玉犹豫了几秒,便不客气的坐在床边,程雪曼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了一张折好的信纸,看起來有些年头,像是只有农村小卖店里才有卖的。?

这是什么东东?王宝玉接过打开一看信纸上的内容,立刻心潮汹涌澎湃,千头万绪往事再次涌上了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