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08 多多受伤了

混世小术士 908 多多受伤了

“雪曼,你的笑容像三月的桃花,我的情思像初春的绿柳,你曼妙的身姿像飘舞的雪,我的爱就像沸腾的岩浆,我想将你融化在我的怀抱里,永远不分开,因为我真的很爱你。”王宝玉熟悉这字体和内容,这正是当初自己写给程雪曼的情书,不知怎么,竟然一直在程雪曼的手里。

“雪曼,它咋在你这里?”王宝玉激动的问道。

“是,它一直在我这里,从未离开过。”程雪曼柔声道,“它是我第一份礼物,也是最珍贵的礼物。”

“嘿嘿,我以为它在你眼里一文不值呢!”王宝玉笑道。

“我也不知道,当初我爸让我交给老师,但他不知道,老师又给了我。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带在身边,没事儿就看一眼,都成习惯了。”程雪曼脸上柔情似水,笑靥含羞,王宝玉无声的看着她,想起曾经自己对她的迷恋,想起那些懵懂而又青涩的岁月,想着自己一直追寻这个女孩,这一刹那,他已经忘了所有的一起,仿佛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他能跟程雪曼在一起。

“雪曼,其实我心里一直也有你。”王宝玉用近乎颤抖的话音说道。

“嘘,不要再说了,我都知道。”程雪曼伸出一根手指,堵住王宝玉的嘴巴,在他的唇边看似随意的划来划去。

王宝玉的手轻轻一扬,信纸轻轻的飘落在地上,而他整个人却毫无征兆的扑了上去,疯狂亲吻着程雪曼的樱唇。

大年初一的晚上,窗外爆竹声声辞旧岁,在高档宾馆的房间内,在柔和的灯光下照射下的大**,两个年轻的男女正在激吻着,发出呜咽的醉人声音。

柔软的嘴唇,滑嫩的香舌,吐气如兰,粉脸含羞,王宝玉深深陶醉于此,他的吻无比温柔,眼神中深情无限,他缓缓的将一只手轻轻插入程雪曼乌黑的发丝之中,挑开了高高盘起的发髻,任凭黑发如瀑般流淌在枕边之上。

激吻片刻之后,程雪曼轻轻推开王宝玉,柔声道:“宝玉,我想跟你要一样东西。”

“雪曼,就是你想要我的整个世界,我都会给你的。”王宝玉说道。

“你不能给我整个世界,我只想要回那块表,戴的时间久了,这一段时间不在手腕上,不习惯了。”程雪曼说道。

王宝玉知道程雪曼说得是曾经的那块情侣表,只可惜,他并没有随身带着,而是放在家中衣柜的角落里,因为,他并不想看到这个定情之物,以免自己徒增伤感。

“那块都戴好久了,我再给你买块新的!”王宝玉说道。

“不一样,其他的都替代不了那块。宝玉!”程雪曼轻呼一声,欠起上半身,再次将头埋在王宝玉的怀里,轻声道:“我爱你。”

“我也爱你。”王宝玉先是一怔,随即内心却是**澎湃。他说着,轻轻将程雪曼放倒在**,两只手开始解开她的衣服。

随着衣服一件件被抛落在地上,一具完美无暇的娇躯,出现在王宝玉的眼前,雪白的刺眼,光滑细嫩如绸,两点凸起的嫣红和一抹黝黑,无比诱惑,是个男人,面对这些都无法把持住自己。

以前,程雪曼对于这事儿始终和自己保持着距离,王宝玉虽然猜不透为何分手了她居然会如此,只听程雪曼满脸红霞的说道:“宝玉,把灯关了。”

“不关,我喜欢这样看着你。”王宝玉笑道。

“人家不好意思嘛!”程雪曼撒娇道,撅起的小嘴,扭动的身体都在最大限度刺激着王宝玉的神经。

“嘿嘿!那你就闭上眼睛。”王宝玉嘿嘿笑着,将自己健壮的身体,覆上了程雪曼柔软的身子。

“宝玉,你好坏。”程雪曼闭着眼睛,欲拒还迎的轻轻推着王宝玉,她越是这样,王宝玉就觉得越是刺激,越想立刻就征服这个梦中情人。

王宝玉开始亲吻程雪曼的身体,每一个缝隙都不放过,渐渐的,程雪曼的身体开始变得火热起来,她终于也开始疯狂起来。

程雪曼猛地将王宝玉推倒在**,反过来压在王宝玉的身上,如瀑的黑发散落下来,映衬的俏脸更红,肌肤更白。

王宝玉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正当他想将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大哥大突然响了。

真是晦气,这大哥大不知道坏了王宝玉多少好事儿,王宝玉不理睬,继续爱抚着程雪曼,可是,大哥大却持续不断的响了起来,程雪曼不悦的从王宝玉的身上翻下来,王宝玉起身拿出包里的大哥大,一看号码,是家里打来的。

“啥事儿啊?”王宝玉不高兴的问道。

“宝玉,你快回来,多多受伤了。”电话那头,钱美凤焦急的说道。

王宝玉素来知道钱美凤的夸张态度,不耐烦的问道:“去医院看了吗?”

那头的钱美凤似乎哭了,断断续续的说道:“没有,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快回来吧。”旁边的多多也是大哭不已,时不时还传来李可人焦急的哄劝声。

王宝玉一听,觉得问题好像很严重,心中欲火立刻就熄灭了大半,多多可是爹娘的心肝宝贝,要是在自己这里发生了意外,肯定会让爹娘很不高兴的,他又问道:“你别急,到底咋回事儿?”

“你回来就知道了,快回来。”钱美凤说着,那边又传来了多多的哭声,电话断了。

“宝玉,发生什么大事儿了。”程雪曼起身问道。

“雪曼,回头我跟你解释,我必须先回去了。家里出了点急事儿。”王宝玉说着,开始穿衣服,程雪曼也冷静了下来,扯过床单盖在身上,一脸的失望和遗憾。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程雪曼并没有细问,体贴的叮嘱道。

“嗯!你放心吧!以后再联系。”王宝玉说着,拿着包快步的离开了,程雪曼则轻轻拾起地上的信,扬手想撕掉,却又忍住了,随手丢在一旁,颓唐的一头栽进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