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09 啥关系

[VIP]909 啥关系

王宝玉将车开得飞快,下车后,一口气跑着上了楼,打开了屋子。只见钱美凤正抱着多多坐在沙发上,李可人也在屋子里,似乎还在安慰多多,可以看见多多的小嫩脸上,还带着泪痕,钱美凤也是一样。

“到底怎么回事儿?”王宝玉上前问道。

见到王宝玉,钱多多似乎更加委屈了,伸着小胳膊就喊豆豆,王宝玉一阵心疼,连忙抱了过来,多多则把头紧紧贴在王宝玉肩膀上,使劲抿着小嘴好像控制着自己的泪水似的,看的大人们都要心疼死了。

“多多,哪里不舒服?”王宝玉一边颠着多多,一边拉拉胳膊拉拉腿,看是哪里受伤了。

“我刚才给多多剪指甲,把她的手给剪破了。”钱美凤带着哭腔说道。

“狗改不了吃屎!还是这么马虎!”王宝玉也感到心疼,张口就骂人,不过钱美凤倒不生气,只是哼了一声。王宝玉翻翻多多的小手,仔细凑过去一看,只见多多的中指上,果然有一个小口,不过已经不出血了。

“以后给孩子剪指甲,要等孩子睡了才行。我儿子小的时候我都是用牙给他咬得,生怕剪刀剪到肉。”李可人说道。

“就这么一个小口,值得这样大惊小怪的吗?”王宝玉不悦的问道,如果知道是这种情况,他根本就不会回来的。

“你懂啥,小孩子不会说话,该有多疼啊!”钱美凤依旧很心疼的说道。

“你看孩子不当心,咋还埋怨上我了呢?”王宝玉一脸不高兴。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天天带个孩子试试!”钱美凤恼怒的问道。

“那也是你自找的!孩子的亲爸爸,还有爷爷奶奶都有空,谁让你不给人家带呢?”王宝玉口不择言的说道。

“王宝玉!你个王八蛋!”钱美凤嚯的就站了起来,眼睛通红的说道:“我欠人情也是欠爹娘的,你管过孩子几天?你说这话还有良心吗?多多已经够可怜的了,你非得再把我气死让她当孤儿就好了?”

“你就少说两句,你没当过父亲,根本不懂心疼孩子。”李可人连忙拦住也在气头上的王宝玉,附和着说道。

“那怎么的,还要去医院处理一下?”王宝玉脸色难看的说道。

“不用了,劳驾不起。”钱美凤说着,扭过脸去,不看王宝玉了。

王宝玉郁闷的点起一支烟,好半晌也不说话,起身就要走,想再去找程雪曼。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起身过去打开了衣柜,一顿翻腾,可是,那块表已经不见了。

“美凤,你是不是拿我的东西了?”王宝玉问道。

“是这个吗?”钱美凤问道,扬了扬手,只见那块表,正戴在钱美凤的左手腕上。

“是,你快给我。”王宝玉焦急的说道。

“就是一块破表,我戴着咋了?”钱美凤显然并不想给王宝玉,把手缩到了身后,王宝玉上前就要夺,钱美凤也许是生他的气,死活就是不给。倒是多多以为两人在玩藏猫猫,破涕为笑了。

“小孩,你又不缺钱,你姐戴了一块旧手表,值得如此小气吗?”李可人面带不解的皱眉道。

“就是,这还是一块女士表,留着给谁啊?”钱美凤翻着白眼也说道。

王宝玉一脸苦笑,说道:“那块表旧了,等我给你买块新的。”

“不用乱花钱,这块就挺好的。”钱美凤说道。

“小孩,如果你不舍得,我那里有一块瑞士表,给你算是顶账了,瞧你对美凤的态度!”李可人帮腔道。

“大姐,你这说哪儿去了,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们,不要了。”王宝玉无奈的说道,又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半天不说话。

李可人走了之后,王宝玉又到衣柜前翻腾起来,表要不回来,有那个吊坠,也算是给程雪曼一个交代,可是,吊坠也没了。

“美凤,你是不是把那个吊坠也拿走了?”王宝玉又问道。

“是啊!在这呢,你要不要过来仔细看看。”钱美凤翻着白眼,向下扯了扯胸前的衣服,露出了那个和田玉吊坠,也露出了深深的ru沟。

“你拿我的东西,至少也要跟我说一声。”王宝玉皱眉道。

钱美凤抱着多多,很不高兴的说道:“王宝玉,你应该明白,从咱们俩认识开始,你除了送我一辆自行车,就没送过我像样的礼物。我不知道你这是准备送给谁的,但我就是拿了,你要是不高兴,我回去跟爹娘说,折合钱还你就是了。”

“美凤,你说话讲点理好不好?咱俩那一茬已经过去了,我送不送礼物是我的自由!而且现在我缺你钱花了吗?想要礼物自个买去啊!”王宝玉这会儿气的肠子都有点疼,钱美凤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弄个别个男人的孩子,支使着全家人转,要不是多多可爱,老子早就翻脸了。

“对啊,你也自己买去啊?带我脖子上就摘不下来了!”钱美凤说着还吐了吐舌头。

“真是跟你说不明白。”王宝玉气哼哼的,要是可以,自己肯定使劲扇钱美凤两巴掌。他咣当一声关上了柜子门,转身进自己的小屋去了。

王宝玉躺在**,生了半天的气,忽然又觉得这气生的没有来由,因为他忽然想到,自己跟程雪曼到底是什么关系?情人?恋人?还是一时的**?

脑海里出现了冯春玲孤单走进火车站的身影,王宝玉感到了一丝自责,冯春玲对自己的付出,只会比程雪曼多,可是,为什么每次想起程雪曼,都让自己的心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悸动?程雪曼一定是自己的克星,一次次让自己失望,却又一次次被她浅浅的一个微笑着迷。

直到一声“豆豆”传来,王宝玉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转头一看,多多正怯生生的站在地上望着自己,泪痕将小脸给弄脏了,显得很可怜。

王宝玉起身心疼的抱起多多,笑着说道:“多多最乖了,咱们去洗脸,好不好。”

多多含糊不清的说了一个“好”字,亲昵的将头埋在了王宝玉的胸前,这时,钱美凤也进来了,手里拿着那块表和玉坠,扔在王宝玉的**,气哼哼的说道:“给你吧!我是农村人,戴不了这么贵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