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10 就是不能说

910 就是不能说

“美凤,你这又是何必呢!收起来吧!”王宝玉皱眉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以后别乱翻我的东西,这是不礼貌的。”

“姐姐看看弟弟的东西,有啥大不了的,就是你想得多。”钱美凤说道。

“行了,收起来吧,送给你了。”王宝玉说着,抱着多多去洗脸了。

身后钱美凤高声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是我跟你要的!”

“是!我贱皮贱脸求着给你的!求求姑奶奶收下吧!”王宝玉头也没回的说道。

晚上,又是三人同床,多多跟王宝玉开心的玩了好一会儿,才甜甜的睡着了,在睡梦中还含糊的喊着“豆豆!”

“多多很喜欢你。”钱美凤轻轻摩挲着多多的小手,幽幽的说着竟然又落下泪来。

“又来了,美凤,刚才那些话都是气话,不都是心疼多多吗?我这人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指定能对多多好,而且还要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孩子,放心吧。”王宝玉劝慰道。?”“

“宝玉,你是不是越来越讨厌我了?”睡在多多那边的钱美凤,望着天棚问道。

“不是讨厌,我总觉得,咱们之间的关系很奇怪,不像是姐弟。”王宝玉直言不讳的说道。

“唉!”钱美凤叹息了一声,低声的说道:“宝玉,我之所以这样对你,是有原因的,不过我不能说。”

“既然咱们现在是同一个父母,没啥不能说的。美凤你咋跟我也生分了?好像你还有个秘密也没跟我说呢。”王宝玉说道。

“不能说就是不能说,等孩子大一大,遇到合适的人,我会嫁人的,到那个时候,你就不用为我们娘俩闹心了。”钱美凤说道。

“那可要好好找一个,要是多多受了气,我这个当舅舅的,也不答应。”王宝玉笑道,他还真希望钱美凤能找个人嫁了,毕竟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生活,这种日子不好过。

“你是巴不得我早点嫁人吧?”钱美凤不悦的问道。

“你看你,明明你说的嫁人嘛!美凤,我没想的那么差劲,我是真心希望你过得好。”王宝玉说道。

“嗯!睡觉吧!”钱美凤说着,转身背对着王宝玉,不想让王宝玉看见她滑落的泪水。

平静的过了几天,一直再也没有程雪曼的电话,王宝玉也只能听之任之,总不能打电话到程国栋的家里询问,万一接电话的是程国栋,或者马晓丽,都将发生难堪的情况。

初五过后,钱美凤收拾了东西,主动提出要回家了,因为过些日子,冰雪消融,春暖花开,美凤幼儿园也将要正式开始招生了。

王宝玉很高兴钱美凤能有事情做,因为他明白,女人如果没了事儿,那肯定毛病多,一旦忙起来,日子过得充实,自然就会少了很多事事非非。

可想而知,李可人是倍感遗憾,拉着多多的手亲了又亲,总也舍不得放。送走了钱美凤,王宝玉就开始上班了,但日子还是过得无聊,看报纸,喝茶水,一直过了正月十五,他终于接到了一个有事儿的电话。

是靳永泰打来的,说有重要的事情找他,王宝玉忙不迭的赶了过去,只见靳永泰满脸笑意,手里拿着一张纸,王宝玉对这种纸很熟悉,套着红头,是一份调令。

“靳大哥,是不是我调到别的部门了?”王宝玉兴奋的搓着手问道。

“是,你猜是哪儿?”靳永泰神神秘秘的说道。

“旅游局。”王宝玉十分确定的说道。

“不对,再猜。”靳永泰又说。

“农林局?”王宝玉又问道。

“还不是不对,再猜猜看。”靳永泰呵呵笑道。

“靳大哥,你就别让我猜了,直接说吧!”王宝玉挠着脑袋,自己对于旅游和农业,还算是在行,也小有名气,如果不是去这两个部门,他还真想明白去哪儿。

“你觉得最不想去哪儿?”靳永泰继续卖着关子问。

“公安局!”王宝玉随口答道。

“那就好,看来这里不是你最讨厌的地方。”靳永泰哈哈笑道。

王宝玉心里感觉不妙,小心的问道:“难不成是教育局?”

“哈哈!终于猜对了,你小子算是有运气,教育局局长。”靳永泰哈哈大笑道。

王宝玉没有感到丝毫的兴奋,他最不愿意去的部门,就是教育局了,毕竟原来的侯局长就是他搬倒的,而且,就这样当上的教育局长,好像是搞掉侯局长是有预谋的,是为了自己的私利。

“真的假的啊?”王宝玉不甘心的问道。

“白纸黑字还能有错?这事儿都是领导定夺,谁敢开玩笑啊!”靳永泰摆摆手道。

“靳大哥,能不能去别的部门啊?”王宝玉讨价还价的问道。

“怎么可能呢,你可以不去,但是挑部门,怕是连我都做不到。”靳永泰说道。

“领导们怎么就想起来让我去教育局呢?”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我听孟书记说了,你能当上教育局长,还要感谢一个人,是他提议让你担任这个职务的。”靳永泰说道。

“谁啊?我在这里,除了靳大哥,还真没个关系要好的领导。”王宝玉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是主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许林峰提议的,他说你的能力强,人有正直,很适合这个岗位,起初,孟书记还有些迟疑,后来,我也帮着说了些话,这才终于跟孙县长商定,让你去这个重要的岗位。”靳永泰说道,并没忘了给王宝玉卖了个人情。

“他?”王宝玉直皱眉头,许林峰这么做一定会有目的,说不定早就做好了套,等着自己钻呢。

“你小子行啊,竟然还和许副县长有交情,深藏不露啊!”靳永泰笑着拍着王宝玉的肩膀说道。

“大哥,我只是初中没毕业,怎么能当教育局长呢?这不成笑话了吗?”王宝玉一脸苦笑。

“这跟文化没关系,咱们开国时的很多将军,还是文盲呢,不也一样闹革命,打下了江山。而且学历这东西可以补,花点钱花点功夫,啥文凭没有啊?”靳永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