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14 我才是老大

混世小术士 914 我才是老大 无忧中文网

这么多名字,王宝玉自然是记不清,但是有一种奇妙的形势王宝玉却看清了。那就是,大家都显得很有礼貌,每当有人站起來介绍自己的时候,都是一阵掌声。很快,王宝玉就嗅出了里面异样的味道,那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都不错。

王宝玉哪里知道,县教育局在当年局长许林峰和前任局长侯长斌的长期经营下,早已排除了异己,在座这些人,在多次的把酒言欢之下,已经形成了一种极为和谐的默契。

不过,王宝玉也不傻,他暗自决定,一定要想办法分化他们,不能让他们抱团,否则以后的工作就沒法开展了,自己这个局长,坚决不能成为一种摆设。

见面会结束后,靳永泰回去了,王宝玉则在办公室主任刘树才的引领下,來到自己的局长办公室。

局长办公室位于二楼的西侧最靠里的一间,是非常宽敞的套间,里面装修的格外考究,大理石地面,雕花的顶棚,实木家具和书柜,古色古香,高档的吊灯,金灿灿的,真皮黑色沙发,几乎占据了一面墙,还有那个足有三米长的老板桌,上面躺上两个人,都绝对不成问題。

办公桌上的一架精美的水晶笔筒,里面竖放着几只沉甸甸的钢笔,王宝玉打开笔帽,不用用牙咬也能知道,笔尖都是金的。

虽然王宝玉清楚,这一切都是侯长斌那个混蛋享受过的,但他还是很满意。一屁股坐在真皮转椅上,脚尖轻轻一点,椅子便转动起來,不像是政策研究室那破椅子似的,嘎吱嘎吱响个不停。

王宝玉坐定,刘树才便垂着手,极其客气的说道:“王局长,你以后缺什么尽管吩咐,我一定第一时间替你安排好。”

“我要是让你去送钱诬陷谁呢?”王宝玉冷声笑道。

刘树才的脸刷得一下就白了,很是后悔不该听从侯长斌的安排,良久,他才吭吭唧唧的道歉道:“王局长,过去我有眼无珠,多有得罪。但是您也知道,我就是替人办事儿的,身不由已啊。”

王宝玉很鄙视他,这种见风使舵的小人,就应该严肃的处理,不过眼下不是报私仇的时候,尽量还是少得罪人,王宝玉换上一副面孔,呵呵笑道:“小刘,我就跟你开个玩笑呢。沒啥,说起來还不是误会一场?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呵呵。”

刘树才眼珠直转,连忙拍着胸脯说道:“王局长,感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万死不辞。”

“可别,我又不是暴君。好了,去忙吧!”王宝玉不喜欢听这种发誓的话,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的誓言,都是一个屁。

刘树才讪讪的离开了,沒过多久,又敲门进來,拿來了崭新的烟灰缸,还有一套高档的紫砂茶具。

王宝玉沒有拒绝,毕竟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局长了,稍微享受一点好的东西,也是理所应该的。再说了,接受了刘树才的心意,自己的势力才能在教育局这块地方慢慢渗透。

刘树才嘿嘿笑着说道:“就是不知道王局长抽什么牌子的烟,所以也就沒准备。”

王宝玉眼皮也沒抬,说道:“还有事儿吗?”

刘树才连忙又掏出了一把亮闪闪的车钥匙,交给王宝玉,说道:“王局长,这是局长专车的钥匙,车就停在下面。”

王宝玉起身,顺着刘树才所指的方向看去,是一辆崭新的奥迪,想必这就是侯长斌曾经的用车。心里虽然痒痒,可是,王宝玉还是说道:“我开自己的车就行,这辆车,跟财务科商量一下,把它尽快处理了,卖的钱呢就算作局里的经费。”

刘树才表情惊愕,这车又不是王宝玉主张下买的,即使他现在用,也是无可厚非的。看刘树才傻站着,王宝玉皱着眉头问道:“有困难吗?”

“沒有,沒有!”刘树才慌忙摆着双手,一边想着这个局长还真是清高,一边怏怏的拿着车钥匙走了。

王宝玉翻看着桌子上的内部通讯录,一边抽烟喝茶,一边琢磨着工作该从哪里开展才好,他首先想到了就是刚才提到的计划财务科,立刻打电话过去,让负责财务的赵洁马上过來一趟。

沒过五分钟,财务科长赵洁就进來了,这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长相一般,微胖身材,只有滴溜溜的眼珠和立整的短卷发,说明她是个很干练的女人。

“王局长,您找我有什么安排。”赵洁恭敬的问道。

王宝玉沒提安排卖车的事儿,而是直接问道:“赵科长,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我想知道,局里的财务状况怎么样?”

“现在账面上可支配的资金,大概有一百多万吧!”赵洁随口说道。

“是一百一十万,还是一百九十万?”王宝玉显然对这种含糊的答复十分不满意。

“嗯,是一百万。”赵洁想了想,肯定的答道。

王宝玉立刻皱起了眉头,不悦的问道:“咋就这么一点钱?”

“教育局的钱都是下面教育机构收上來的,当然要划拨回去。”赵洁不卑不亢的说道,底气十足。

“不是还有上面的财政拨款吗?”王宝玉又问。

“财政拨款,杯水车薪,根本干不了什么,马马虎虎能发个基本工资。”赵洁解释道。

“行了,你先回去吧!”王宝玉脸色阴沉的说道,心里十分清楚,跟这个女人,根本问不出什么來,要说查账,那还要慢慢來才行。

赵洁走后不久,旁边办公的党组书记兼常务副局长费腾敲门进來了。

“王局长,您看要不要订个酒店,给您接风洗尘啊!”费腾笑呵呵的问道。

“您说呢?”王宝玉不客气的反问道。

“王局长刚正不阿,两袖清风,所以,我也沒敢擅自安排。”费腾依旧笑着说道。

“费书记,您找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吗?”王宝玉问道,故意摆了一个高姿态,他要让费腾明白,自己才是这里的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