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15 得力参谋

第三卷 县域扬名 915 得力参谋

“刚才小刘跟我说您要把车卖了?”费腾笑眯眯的问道?

“是啊!”王宝玉顿时心生不快,这个刘树才,在自己这里像是个奴才,这么快就去跟原來的领导去报告了。?

“呵呵,王局长,我是觉得,领导要经常下去工作,有个性能好的车也是应该的,再说了,这车要往外卖,价格可就会低了一大截,不划算。”费腾继续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道理我懂,既然费书记要算经济帐,那你想,如果不开这么好的车,每年省下的保养还有保险费用就把这个窟窿补上了。而且卖车得來的钱如果应用得当,损失是不会有的。”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哈哈,王局长说的很对。不过,咱们教育局也不差这辆车,如果卖了车,消息传出去,说的好听点那是节俭。说的不好听了,那就是经营不善。”费腾一字一句的说道。?

王宝玉嘿嘿笑了:“费书记,咱这里就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换做旧社会就是一群穷教书匠。啥经营不经营的?再说是不是所有的事儿,都必须经过你过问和赞同才可以啊?”?

“王局长,话不能这么说,凡事有商有量的,工作中才会少出纰漏嘛!”费腾虽然满脸堆笑,但口气却一点都不软。?

王宝玉明白,这是费腾在跟自己示威,说起來,且不论这个党组书记的权利如何,单单常务副局长,就应该跟王宝玉是平级,主抓常务工作又颇有实权,费腾大概觉得,王宝玉就应该遇事跟他商量才对。?

不过,费腾明显是想错了,王宝玉个性强烈,又是新官上任,只见王宝玉嘿嘿冷笑道:“费书记,如果你的车要卖,那必须和我商量。但既然是给我的车,那这件事儿就不用商量。我自己有车,局里再配一辆那就是资源浪费,就这么办了,哪怕卖一分钱,也要卖了。”?

费腾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來,强压着火沒有发作,他也嘿嘿冷笑着强调道:“王局长,这衙门不是一个人的,独断专行,到了哪里也行不通。”?

“老子就这个德行,你想咋样?”王宝玉被说得火起,一拍桌子,口无遮拦的说道。?

费腾摇了摇头,他还不想跟王宝玉发生真正的冲突,只好一边叹气一边转身出去了。王宝玉则在他身后冷笑道:“费书记,不送了。”?

虽然过了嘴瘾,王宝玉还是不由得直皱眉,屋子虽然大,可是也让他感觉格外的孤单,这些人,明显的沆瀣一气,长此以往,接下來的工作,必定是寸步难行。?

又抽了几支烟,王宝玉还是决定打电话给马晓丽。马晓丽和王宝玉的关系暧昧,这个自然不用说。但是大家也许忘了,以前在柳河镇的时候,聪明睿智而且冷静的马晓丽向來就是王宝玉最好的参谋,只是不知道多日不见,又跟程国栋重归于好的马晓丽,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对待自己。?

接到王宝玉的电话,马晓丽显得很犹豫,但最终还是來了。马晓丽一身毛料长裙套装,小羊皮翻毛靴子,既时尚又把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一进屋,她就面带微笑,恭敬的喊了一声:“王局长!”?

“晓丽姐,你怎么跟我还客气啊!快坐下。”王宝玉笑道。?

马晓丽拢了拢裙子,端庄的坐在王宝玉的对面,带着些幽怨的问道:“你还记得我这个姐?”?

“这说哪儿去了,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好的姐姐。”王宝玉听到马晓丽这么问,心里就高兴了,嬉皮笑脸的说道。?

“王局长!”马晓丽刚要说话,却被王宝玉打断了,并且很认真的强调道:“晓丽姐,沒人的时候,我还是习惯你称呼我宝玉。”?

“这好吗?你现在可是大领导了。”马晓丽说道。?

“咱们又不是外人,可以说,你知道我长短,我也知道你深浅。”王宝玉瞅了瞅办公室屋门,小声嘿嘿坏笑道。?

马晓丽的脸一下子红了,嗔道:“还跟以前一样,一点儿也不老实。”?

“晓丽姐,听说你跟程主任又破镜重圆了,我衷心的祝福你。”王宝玉说道,他不想跟马晓丽打哑谜,更主要的是,他想跟马晓丽保持一种相对正常的关系,曾经发生的一切,还是留在记忆里更好。?

“唉!”马晓丽叹了一口气,并沒有过多解释,反问道:“宝玉,你也有女朋友了吧?”?

“嗯!有了,是冯春玲。”王宝玉毫不掩饰的说道。?

“冯春玲?哦,是那个女老总吧?那个女孩还是不错的,我也祝福你们。”马晓丽说道,不过,语气听起來,却有些言不由衷。?

“晓丽姐,咱言归正传。我之所以让你过來,就是想听听你的意见,这工作该如何开展才好。唉!一头雾水,举步维艰啊!”王宝玉叹了口气,切入了正題。?

“宝玉,我劝你还是争取去别的部门吧!这里的水太深了。”马晓丽直言不讳的说道。?

“晓丽姐,你咋说话的啊?我是想听听你的意见,不是听你说这些的。”王宝玉懊恼的说道,沒想到马晓丽直接就否决了自己的工作能力。?

“宝玉,教育局是什么地方?都是知识分子出身,头脑灵活,做事伶俐。你这性子在这里不是自讨苦吃吗?”马晓丽循循善诱的说道。?

“哎,其实我也不想來,这不是许林峰推荐,书记县长都点头了嘛!我这时候要是打道回府,不知道多少人得看老子的笑话呢!”王宝玉苦着脸道。?

本着曾经跟王宝玉的感情,马晓丽不隐瞒的说道:“蹊跷就在这里,你想想,许林峰为什么推荐你,他可是跟侯长斌好的很,用这里的话來讲,那是一把帘的。你这么聪明的人,当初怎么就跟着跳到这个坑里來了呢?”?

到底曾经是自己的得力参谋,一下就看透了这其中的问題,王宝玉道:“你真是我亲姐!我当然知道,许林峰是想让我在这里栽跟头,以报我整了侯长斌的仇。但是老子要不來那就是熊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