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17 陋室铭

917 陋室铭

“王局长,一中的校长被查办之后,位置还一直空着,以致许多工作无法开展,这是各学校推荐的一中校长人选名单,请您定夺。”刘树才毕恭毕敬的说道,

王宝玉哦了一声,这才明白是咋回事儿,既然是全县重点中学的校长职务,理当极其重视,王宝玉认真看起了这份资料,沒过多久,细心的他还是发现了问題,有些人的个人介绍,洋洋洒洒好几页纸,准备很是充分,但是也有另外一种情况,竟然连一页纸都沒有写满,字体也是相对潦草些,

这说明了什么问題,王宝玉琢磨了一下,恍然大悟,他娘的,这分明是在诱导自己,选择材料中那些所谓有资历的人物,搞不好都是某些人已经内定好的,

王宝玉把材料还给刘树才,呵呵笑道:“小刘,这些人嘛,都不错,不过,一中是咱们县的重点中学,历年來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升学率,为国家和社会选拔了很多优秀人才,因此,校长人选不能草率,我也不能擅自做主。”

刘树才笑容不变,但是从微微抽搐的脸上,也能够猜到他正在骂王宝玉狡猾,他又问道:“局长,您说这件事儿该怎么办才好呢。”

“以前选择校长,都是侯局长拍板定夺的吗。”王宝玉反问道,

“那当然不是,一般都是经过笔试、面试,最后是领导班子投票。”刘树才说道,

王宝玉心里这么骂,他娘的,又想算计老子,如果老子刚才拍板定案,搞不准就会有人到上面告自己,说新的教育局长不经合法程序,用人草率,甚至还会说自己收了某人的好处,以权谋私,

“既然有选拔流程,怎么到了我这里就省了呢。”王宝玉鄙夷的看了刘树才一眼,冷冷的问道,

刘树才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來,最后尴尬的干笑道:“这不是大家都觉得,王局长独具慧眼,就不必要那么麻烦了。”

“我要是选了,人家会指着我鼻子骂,教育局的衙门是我家开的吧。”王宝玉冷笑道,

“不敢,不敢。”刘树才诚惶诚恐的摆手道,

“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就是长了孙猴子的那双火眼金睛,恐怕也选不出最好的校长來,还是老规矩,一切按照流程來吧。”王宝玉吩咐道,拿起桌上的报纸,不再看刘树才了,

刘树才讪讪的退了出去,王宝玉根本就沒心思看报纸,他敏感的想到了一个问題,现在考试风气曰下,笔试虽是基础,而这些人会不会在试題上做文章,力推某人当校长呢,至于面试那块儿水分更是大,基本是只要通过了笔试就可以内定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自己得想个法子才行,王宝玉拿出抽屉里的一份教育专家名单,甄选片刻之后,拿起电话,打给一位名叫宋育才的专家,

“哪位啊。”电话那头,传來了一个苍老稳健的声音,

“是宋老吧,我是教育局局长王宝玉。”王宝玉很客气的问道,这并不是装的,而是他从心里,就对这些真正有学问的人,格外的尊敬,

“哦,王局长,您好,您好。”老专家宋育才忙不迭的问好,

“宋老,我想去看看您,不知道方便吗。”王宝玉问道,

“怎么敢劳驾局长來看我呢,有什么事儿,您就吩咐。”宋育才受宠若惊的说道,

“是有事儿,不过,我希望到你家里去说,也希望你保密。”王宝玉直言道,

“那就辛苦局长了。”宋育才说着,报上了一个家庭住址,带着激动的心情放了电话,

王宝玉先是开车买了些礼物,这才來到宋育才的家里,有必要交代一下宋育才的背景,从资料上看,宋育才今年七十岁,是教育领域响当当的老专家,曾经写过多篇关于如何选拔教育人才的论文,无论在县里,还是市里,乃至省里,都有不小的影响力,

王宝玉拎着一堆东西,费劲爬上了四楼,轻轻敲了敲东户的房门,很快,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就出现在眼前,

“宋老,多有打扰了。”王宝玉客气的说道,

宋育才上下打量了下王宝玉,试探的问道:“您就是刚才打电话的……。”

“王宝玉。”王宝玉笑着接过话茬说道,接着将礼品放到宋育才身后的妻子手里,

“哎呀,大名鼎鼎,快请进,你看,來就來,还买这么多东西,真是破费。”宋育才受宠若惊的说道,更让他惊讶的是,眼前的这位教育局长,只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王宝玉跟着老人家进了屋,只见客厅里,竟然摆放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摆满了厚厚的书籍,而桌子后面,是一个大大的书柜,里面的书满满当当,好像都放不下了,

屋子不大,很是简陋,墙上挂着的山水画,颇带沧桑之感,好像也有了很多年头,地板上的红漆都脱落了好几大块露出了青色地皮,一组勉强能做三个人的布沙发,甚至中间都坐塌了,

王宝玉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上,倒不是拘谨,而是沙发老是吱吱作响,一动弹就好像在放连环屁一样,这时,宋育才的妻子端上茶水,茶杯也是缺了好几个口的玻璃杯,王宝玉谢过之后端起來,愣是不知道该从啥地方下嘴,

宋育才拘谨的搬过來一把木椅子,坐在王宝玉的对面,这位置比王宝玉高出一个头,王宝玉只能抬着头和他讲话,感觉十分不适,王宝玉环顾四周,很不解的问道:“宋老,您就在这种条件下写论文。”

宋育才自嘲的笑道:“不是有首诗叫《陋室铭》嘛,这房子还是局里照顾,很多专家还沒有这个机会呢,孩子们都在外工作,我和老伴住这里也就知足了。”

“这破房子马上就要拆了,又沒钱买新的,我看你到时候咋知足。”宋育才的老伴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进里屋去了,宋育才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这也是我们局里的失职,向您这样的高级人才,不应该生活成这样。”王宝玉真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