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18 双重父母

[VIP]918 双重父母

老专家宋育才脸上露出了感动,呵呵笑问道:“王局长,您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局长,还真是不简单啊!哪个大学毕业的?”

对于这个问题,王宝玉甚是尴尬,不禁开玩笑道:“家里蹲大学毕业的。”

“怪不得呢!国外留学回来的。”老专家叹服道,又不禁问:“加里敦是哪个国家的大学呢?我怎么忘了呢?”

王宝玉嘿嘿一阵干笑,只好认真的说道:“我啊!只是初中毕业,也是机缘巧合,才当上这个局长的。”

一听王宝玉这么说,宋育才更惊讶了,不禁又问:“是不是有亲属当大官啊!”

王宝玉知道跟老头说不明白,直接切入主题道:“宋老,我这次来,是有事儿求您帮忙?”

“王局长尽管说,您还是这五年来,第一个登门的局长呢!老了,不中用了。”宋育才自嘲道。

“是这样的,咱们县一中,准备选拔一位新校长,我想让您帮着出一份试题。”王宝玉说道。

“原来的那个李校长,是我的学生,不务正业,早该下去了。”宋育才不忿的说道。

“实不相瞒,是我把他整下去的。”王宝玉说道。

“难道你就是那个敢于反腐的政研室主任?”宋育才惊愕的说道,看来,这老头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件事儿也是听到了风声。

“是我,实在看不惯他们贪污学生的钱。”王宝玉没隐瞒的说道。

“好啊!有你这样的好干部当局长,咱们的教育工作就不愁搞不好了。”宋育才高兴的搓着手说道。

“那试题的事情,没问题吧!”王宝玉又问。

“没问题。”宋育才满口答应,又不解的问道:“这试题不是应该局里教研室出的吗?”

“实不相瞒,我是信不着他们,这才来找您的,所以这件事儿才要保密。”王宝玉说道。

“哦,我明白了,那试题以那一部分为主呢?”宋育才商量道。

“宋老,您才是教育界的专家,一切由您定夺最公平。”王宝玉谦卑的说道。

“好!一会儿就给你。”受到重视的宋育才很是高兴,起身到了桌子旁,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王宝玉走到他身边一看,脑袋都大了,老专家的书法龙飞凤舞,自己要把这些“文字”翻译出来那可得需要真功夫。王宝玉哪有那个闲时间和功夫,不禁客气的叮嘱道:“宋老,字写得尽量工整一些。”

“好的,没问题,我就用楷书给你写。”宋育才立刻挪开刚才那张纸,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王宝玉看了两眼,心里很满意,这字写得都跟刻的一样,问题不大了。

只是,字认识了,功夫又搭上了。宋育才说是一会儿,可是王宝玉等了一个小时,还没有完成,大概是写楷书太慢了。王宝玉也不好催促,小心的避开玻璃杯缺口,一杯又一杯的续着茶喝,直到一杯茶都喝的成纯净水了,宋老还在面带微笑的认真书写之中。

实在无聊,王宝玉踱着步,来到老专家的身后,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书柜来。

书柜里面,教育类的书籍,就占了一大半,王宝玉对这方面不敢兴趣。再看其余的大多都是文史类书籍。不过,王宝玉还是发现了几本自己相对熟悉的书,《易经》、《三国演义》、《西游记》。还有两本,封皮上画着天干地支,一本叫做《渊海子平》,还有一本叫《三命通会》。

王宝玉没讲太多礼貌,伸手将这两本书抽了出来,书皮磨损严重,看来宋育才也没少翻看。王宝玉回到沙发上坐着细细看,是批八字四柱的书,不知道这位教育类的老专家,是对这书好奇,还是有研究。

又过了一个小时,老专家宋育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写完了试卷,他走过来递给王宝玉,说道:“王局长,您看行不行?”

不愧是教育界的老专家,王宝玉一看就乐了,连连说可以,小心的收进了包里。宋育才瞥眼看见王宝玉手边的两本书,笑道:“王局长喜欢读这类书籍?”

王宝玉没有回答,反而好奇的问道:“宋老,你也喜欢研究术士之道?”

“没事儿看两眼”宋育才说道。

“那您一定对这书籍很是精通吧?”王宝玉接着问道。

“谈不上,谈不上,只能说是略通一二。”宋育才微笑着说道。

王宝玉明白,老专家嘴里的略通一二,可不是自己说的略通一二,自己这么说,只是为算不准找个借口,而老专家这么说,多半已经很精通了。

“宋老,我有个不情之请,您给我算算如何?”王宝玉遇到了真人,立刻来了兴趣,满脸带笑的问道。

“也好,准不准就多担待吧!”宋育才没有推辞,点头答应道。

王宝玉连忙报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宋育才则认真的记在纸上,又翻出了万年历,思量了好一阵子,才犹豫道:“王局长,恕我直言,你这命也不怎么好啊!”

“老人家,说说看。”王宝玉凑上前,希望能跟专家学到些东西。

“你看,这个跟这个配合,形成了华盖,你这也是六亲不靠,自主浮沉之命。”宋育才一边用钢笔指点着,一边说道。

“说得对,我刚才没说,我今天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王宝玉说道。

“年轻有为啊,我真是低估王局长了,惭愧,惭愧。”宋育才及时为刚才的亲属大官这个冒失问题道歉。

王宝玉懒得听这些客套话,催促道:“宋老,您接着说。”

既然前面算对了,宋育才显然更有兴致,他又问道:“从你的八字上看,你父亲早亡,对吗?”

“对!我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王宝玉坦诚道。

“你的母亲,与你的缘分也被迫因此中断是吗?”宋育才又问道。

“嗯,不久后,她便改嫁了。”王宝玉不悦的说道。

“唉!老祖宗的东西,就是藏着说不明白的玄机。”宋育才感叹批八字的灵验,他又说道:“虽然父亲早亡,可是你却有双重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