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19 再考一次

919 再考一次

“啥叫双重父母?娶媳妇之后,不都是双重父母吗?”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那个不算,没有生养之恩,只能算作是姻亲关系。从八字上看,你应该有养父母,可谓是父严母慈,其乐融融。另外亲妈也找了一个,这不就是双重父母吗?”宋育才说道。

如果换做别人提自己的亲妈,而且还说到后爸也是自己的父母,王宝玉肯定不高兴,可是,眼前这位,毕竟是老专家,而且,又是一个性子耿直之人。

“嗯!是这个样子的。不过,亲妈在哪里,我现在也不知道。”王宝玉如实说道。

“唉!也是苦命孩子!”宋育才感叹了一句,接着说道:“你跟亲生父母缘薄,这是命里注定的,不过,从这块看,你现在已经和你亲妈的缘分又接上了,而且你们很快就会在一起,从年份上分析,就在这两年。”宋育才突然说道。

“在一块儿恐怕也不会认我吧?”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

“你的运势因为亲妈也会有些转变,说的通俗点,她也是你将来的一位贵人。”宋育才肯定的说道。?”“

一听到这句话,王宝玉还真不知道是喜是忧,从情感上,他还不能接受自己的亲妈刘玉玲,不过,从内心深处,他还有一种隐隐的期盼,他想好好问问刘玉玲,为什么当年要抛弃他而去,这么多年,她心里有没有想过自己这个亲生儿子!

王宝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怕心里堵得慌,笑着转移话题道:“宋老,那你看我的婚姻和孩子如何?”

“你啊!命犯桃花,女人很多吧!”宋育才似乎刚才就看到这个问题了,毫不犹豫的仰脸说道。

王宝玉嘿嘿直笑,不予回答。宋育才又闷头看八字,又说道:“不过,老天也是公平的,你虽幼时多有颠簸,不过中老年运势不错,能娶一个旺夫的媳妇。”

“这样最好,漂亮吗?”王宝玉呵呵笑问。

“占据酉金正位,长得很白净,模样周正,性情温顺,也算漂亮,至少比我老伴强多了。”宋育才头也不抬的说道,恰好宋育才的老伴进来送新泡的茶水,听到这句话,气哼哼的说了一句“老没正经”,转身走了。

宋育才也不在意,又说道:“至于子嗣嘛!大概是个女孩吧!”

“头一胎是男孩?”王宝玉问道,完全忘了计划生育这一基本国策了。

“你这辈子大概就只有这个姑娘。”宋育才说道。

“宋老,您没看错吧?那为什么不是男孩呢?”王宝玉问道,其实在他的心里,还是希望能有一个男孩,这倒不是封建传统,而是他觉得,女孩长大了,搞不好就受欺负。比如,就像遇到自己这样不老实的男孩子。

“这个嘛!我就不知道了,从八字上看就是这样,也许不准。”宋育才老实的说道。

王宝玉也难为情的笑了,觉得自己的问题太傻,命里注定的东西,又岂是人力所能更改的。

宋育才也许察觉出王宝玉有些重男轻女的思想,劝慰道:“姑娘小子一个样,这年头谁不是沾姑娘的光,儿子都指望不上。”

“是啊。”王宝玉突然高兴的说道,他高兴并不是因为宋育才的劝慰,而是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万芳草可是说她已经查过,自己怀得是男孩啊!由此就可以证明,万芳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种。

王宝玉心情大好,多日的烦恼顿时消去大半,真是不虚此行!其余的事情,王宝玉也没有多问,更没说自己也给人算卦,只是说自己也喜欢研究这些东西,虚心向宋育才请教了一些批八字上的问题,老人家似乎很愿意帮助年轻人,毫无保留的讲解了很多知识,让王宝玉获益匪浅。

一直聊到天黑,王宝玉婉言谢绝了宋育才留下吃晚饭的邀请,他留下了两千块钱,作为批八字的报酬,老人家说啥不肯收,最后,王宝玉说是局里的补助,这才勉强收下来。

几天之后,一中校长的选拔笔试,就在教育局里举行了,王宝玉并没有拿出自己早已打印好的几十份试卷,而是就用教研室的试卷,开始了第一轮的笔试。

十几个学校的正副校长,都仰着傲气的脸,迈着自信的方步,走进考场里。一个小时过后,试卷收了上来,王宝玉提议,让这些校长们等着,答案很快就出来。

对比正确的答案,结果却出乎意料,一共十二个参加笔试的正副校长,有十名都得了近乎满分,淘汰的两个,却是穿着最差,看起来也是最老实的。

王宝玉嘿嘿笑着,对教研室的主任黄充实问道:“黄主任,看起来,咱们这些校长的素质都蛮高的嘛!”

“那是,加上这一次题型简单了些,他们又都是精通业务的校领导,自然都得了高分。”黄充实说道。

“要说这些选择判断的一个答案也就罢了,怎么简单叙述答得也差不多。学校整天学生的雷同卷,老师的就不管了吗?”王宝玉对比着答案说道。

“咱们考试只是出些基础题目,大都有标准答案。又不是高考,没必要整些临场发挥的偏题难题。”黄充实振振有词的说道。

“哦,我还以为是泄露试题了呢!”王宝玉看似随意的问道。

“那绝对不可能,不可能。”黄充实面露惊慌,连声说道。

“这份卷子都谁知道啊?”王宝玉继续追问道。

“试题是我出的,费书记和刘主任都看过,他们点头同意的。”黄充实说道。

“那你又咋能肯定他们没有往外泄露试题啊!”王宝玉冷声问道。

黄充实露出了畏惧之色,说道:“领导的事儿我也过问不了啊。”

王宝玉哼了一声,说道:“所以说,这试题还是有问题的。”

黄充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他用征询的口气,为难的说道:“王局长,那要不再出一份试卷,让他们重来一次。”

“试卷我这里有,是请专家出的,就用这份吧!”王宝玉说着,从手中的档案袋里拿出了那套试题,递给黄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