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23 巅峰时刻

923 巅峰时刻

王宝玉很意外,不知道费腾的脑子里,哪根筋出了问題,怎么就突然站到了自己的队列当中,难道说从心里怕了自己这个掌握实权的一把手,也不太像。

或许是看到费腾举起手來,其余的副局长们面面相觑之后也跟着举起手來,全票通过,周千顺成为了县一中新的校长。

散会之后,王宝玉带着些感激之情,面带微笑的主动对费腾示好,说了一声:“多谢支持。”令他沒想到的是,费腾只是冷笑了一声,理也不理的走开了。

他娘的,还真是给脸不要脸,摆谱摆上瘾了,王宝玉尴尬的骂道,但是,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題。

下班后正好碰到马晓丽,王宝玉摇下车窗嬉皮笑脸的说道:“晓丽姐,要不要我捎你一段啊!”

沒想到马晓丽不悦的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谁能改变王局长的行程啊,向來就是我行我素,提醒一百遍也不听!”

王宝玉知道马晓丽已经听说了自己和费腾吵架的事情,她一定是对自己恨铁不成钢,心里正窝火呢,王宝玉还想解释几句,马晓丽叹了口气转身背道离去了。

晚上回到家里,李可人依旧如往常一样,过來跟他吃饭,见王宝玉有些沉闷,不禁问道:“小孩,怎么了,又和人打架了!”

“哎呀大姐,我都多大的人了,咋整天和人家打架呢。”王宝玉苦着脸问道。

“那就是和人吵架了。”李可人想了想说道。

“你,哎,大姐,我是不是在你们眼里就是个容易惹事儿的家伙。”王宝玉所说的你们自然也包括马晓丽在内。

“是啊。”李可人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接着说道:“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混到现在这步的,你瞧,我说实话你还不爱听,好了,和大姐说说,哪里不痛快了!”

“教育局这边,干个工作真是不容易。”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

“都快愁成小老头了,至于嘛,想开些吧,这个世界上,就沒有容易的事儿,像我从小就画画,现在也算不上知名的画家,起码不是那种名震四海的画家,哎。”李可人终于诚实的说道。

“大姐,你的母亲不是很有名气吗,而且你现在的水平很多人也都认可的。”王宝玉说道。

“其实真正的艺术家沒有贪心的,他们只是希望自己毕生的心血能够流传下去,所以就显得他们很在乎这些名利了。”李可人说道。

“大姐,你说的那些我不懂,但是搞艺术要比跟人打交道强多了,人这种动物,是最难捉摸的。”王宝玉说道。

“其实不完全是这样,总得來说,你要学会放松,不能被这些事情所困住,否则,干什么事儿都毫无快乐可言,谁沒个烦心事儿啊,你看大姐家也是冷冷清清,要是钻了牛角尖,变得又老又丑的,多不值得啊。”李可人劝说道。

王宝玉点了点头,觉得李可人说得不无道理,做人就应该洒脱一些,他嘿嘿笑着,主动提议道:“大姐,那今晚咱们就放松一下!”

“好吧,最近你这里人多,我都不好意思过來。”李可人说道。

王宝玉和李可人之间的所谓放松,诸位不要理解偏了,就仅仅是异性按摩而已,虽然彼此之间衣着暴露,几乎坦诚相见,但分寸还是有的,仅仅是暧昧而已。

跟李可人互做了畅快的又做了一次按摩,王宝玉顿觉身心舒畅,同时,也被按出了欲-火,李可人打着哈欠走后,王宝玉忙不迭的打开电脑,播放起早已下载好的XXOO的片子。

有了钱美凤的经验,现在的王宝玉,每次看片的时候,都带着耳麦,这样一來,放多大声都沒问題,不怕被别人听见。

这是一个岛国片子,女主角白白嫩嫩,说话细声细语,虽然听不懂,可是,依然刺激的人浑身发热,王宝玉一边兴奋的看着,一边不甚理解,这样的女孩子,干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拍这种片子呢。

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她是给人看的,王宝玉有滋有味的看着,终于难以忍受下面的难受,艰难的褪下了裤子。

沒想到自我安慰也是如此的畅快,王宝玉边看边**笑,口水都流出來,也浑然不觉,欲望在自己的反复催动之下,迅速向着顶峰而去。

就在这关键时刻,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王宝玉正兴奋着,以为是幻觉,忽然又拍了两下,他不由的转头一看,顿时,尴尬的直想找个地缝转进去。

正是李可人穿着睡衣,正一脸不解的看着他,王宝玉带着耳麦,竟然沒有听到李可人进來,如此猥亵的一幕,竟然让李可人看得清清楚楚,还真是让人羞得不想活了。

更为尴尬的事情发生了,王宝玉正在接近快乐巅峰的时刻,就在站起身的时候,一下子沒忍住,当即,电脑和键盘上满是黏糊糊的东西,看起來非常的狼狈不堪。

李可人有洁癖,看到这种情形,很是不满的摇了摇头。

王宝玉把耳麦扔到了一边,非常难为情边提裤子边埋怨道:“大姐,你进來咋也不说一声!”

李可人不以为然,很无辜的说道:“我敲门了,见你沒答应,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呢!”

“都被你看去了,我不想活了。”王宝玉苦着脸嘟囔道,尴尬的真想就这样跑了,再也不见李可人才好。

“哈哈,小孩,我这个岁数的人,什么沒见过,不用太害羞。”李可人望着王宝玉,哈哈大笑道。

“大姐,你來到底有什么事儿啊。”王宝玉一边关了显示器,一边问道。

“沒什么,就是过來拿画,打扰了你的雅兴哦。”李可人顽皮的说道。

“大姐,我求你了,一定别出去说啊。”王宝玉低眉顺眼的商量道。

“哈哈,要是让别人知道,一个教育局长,在家里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哈哈。”李可人越看王宝玉越想乐,甚至笑得直不起腰來。

“大姐,拿上画快走吧,求你了。”王宝玉羞愧的说话都带着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