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24 亲兄弟

924 亲兄弟

“这就走,少看这些东西,对身体不好。”李可人一边过去拿画,还一边叮嘱道,

“知道了。”王宝玉应声道,

“唉,实在不行,我同意你将女朋友领來,不过,一周一次最好。”李可人理解般的开恩道,

“大姐,那就太谢谢您了。”王宝玉连连抱拳,心中却盼着李可人赶紧走,真是太尴尬了,

李可人拿着画,一直笑着走到门口,忽然回头,满脸疑惑的问道:“小孩,我有一个问題不明白。”

“大姐,您久经世事,还能有啥不明白的。”王宝玉笑道,

“你摸下面我倒是能理解,可是你摸自己的胸脯干什么,那里摸着也很舒服吗。”李可人很认真的问道,

“大,大姐,你说啥呢。”王宝玉的脸霎时变得跟红布似的,结结巴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也就是好奇,不过以后还是要注意,不要让别人看见了,又不是女人,你那个样子实在是太恶心了。”李可人煞有其事的说道,

天啊,王宝玉快疯了,他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屋里,用被子蒙住了头,直到李可人走了很久,他才难堪无比的走了出來,打扫战场,心中狠狠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傻事儿了,

自此之后,王宝玉对李可人就更加客气了,生怕她拿这事儿敲打自己,好在李可人似乎并沒太当回事儿,王宝玉才渐渐放下心來,但是,心中却思量着,改天也应该抓到李可人一次把柄,这样才能更加安全,

几天之后,办公室主任刘树才,拿着一份打好的调令进來了,就在王宝玉想挥起大笔,正式签署周千顺上任一中校长的调令之时,一个电话却恰好打了进來,

王宝玉接起來一听,顿时脸色就变了,他嘴里嗯啊的答应着,一边摆了摆手,示意刘树才出去,刘树才则知趣的倒退着,离开了屋子,

这个电话,正是副县长许林峰打來的,电话里,许林峰语气冰冷的令王宝玉马上过去他那里一趟,并沒有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王宝玉已经感觉出來,肯定是出大事儿了,

带着担忧和不解,王宝玉來到了位于政府大院楼内的副县长许林峰的办公室,刚一进屋,许林峰就冷着脸质问道:“王局长,你怎么搞的,我好心推举你上去,这么快就被人举报了。”

虽然对许林峰这个人,王宝玉素來沒有好印象,可是他还是陪着笑脸问道:“许副县长,究竟发生了啥事儿,我刚刚上任,也沒干啥啊。”

“你也知道自己刚刚上任啊,那就该稳妥些,先干出成绩再惦记其他的。”许林峰毫不留情的说道,

王宝玉嘴角**了一下,耐着性子说道:“许副局长,还请您明示。”

“自己看吧,这都是什么事儿啊,简直乱弹琴。”许林峰说着,将一份举报信扔了过來,

王宝玉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居然是十名正副校长的实名联合举报信,信中说:王宝玉作为教育局长,任人唯亲,透漏考试试題,硬是将自己的亲友选拔为一中校长,有背公平公正透明的用人原则,他们一致要求上级,调查王宝玉的责任,取消此次选拔结果,

王宝玉心里一通乱骂,这帮校长们,还把自己这个教育局长放在眼里吗,这分明是公开跟自己对着干,甚至有撕破脸皮的架势,

见王宝玉冷着脸半天不说话,许林峰说道:“这是我从纪委那里要來的,跟他们说,这件事儿我们自己來调查。”口气中大有帮了王宝玉的意思,

王宝玉哼了一声说道:“许副局长,他们这是恶人先告状,试題是宋育才专家亲自出的,不信你可以问他。”

许林峰冷声说道:“那些都不要紧,关键是问題是否属实。”

王宝玉表情平静,十分不解的问道:“许副县长,我刚到教育局,跟哪个校长都不熟,怎么就涉及到透漏考題的事情來了。”

“王局长,别装迷糊了,你和周千顺的关系本身就很敏感。”许林峰不屑的说道,满脸尽是嘲讽之意,

“周千顺,许副局长,我和他并不熟悉啊。”王宝玉听得云里雾里,

“以前从未打过交道。”许林峰满脸不信任,

“真的不认识。”王宝玉十分确定的说道,

“你可是从政研室里出來的人,周千顺就是周百通主任的弟弟,你和周百通关系不错,你在任之时他就是你的得力助手,现在更是接替了你的位置成为主任,这些大家都知道,是不是他跟你说了什么,又或者是送了礼给你。”许林峰鄙夷的质问道,

王宝玉一时间被许林峰说得哑口无言,周千顺就是周百通的弟弟的这个情况,他还真是一点也不知道,这个该挨千刀的百事通,也应该早些告诉自己才是,

别说别人质疑,就是自己碰到这种现象也不会往好地方想,娘的,周百通老奸巨猾,周千顺却是敦厚老实,而且哥俩也长得不像,还有,周千顺为啥不叫周百顺呢,这样自己说不定提前还能得到一些警示,哎,老子真是他妈的倒霉透顶了,

“许副县长,这个情况我还真是不知道,更何况,我在政研室里的时间并不长,也沒有详细了解那些人的个人情况,至于周千顺为啥能当校长,完全是他两科成绩总分第一的缘故,这与考试选拔人才的初衷并不冲突,我觉得自己并沒有做错啥。”王宝玉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能硬着头皮这么说了,

“我就当你说得是真的,王局长,这个决定你回去后就撤销了吧,此事就在我这里压下,既往不咎了。”许林峰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王宝玉犹豫了半天,终于点了点头,如果非要把周千顺给推上去,这件事儿还真就说不清楚了,大家都劝自己忍,那就忍了吧,

或许是看王宝玉妥协了,许林峰慢悠悠的说道:“王局长,有些事儿你应该明白,水至清则无鱼,我个人觉得,裴天水就挺适合当一中校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