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27 我更冤

927 我更冤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矛盾,正确处理矛盾,那可是领导艺术之一啊。”孟海潮大有深意的点拨道,

“不瞒您说,现在不是简单的矛盾问題,而是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前几天,我都被人举报了。”王宝玉苦笑道,

孟海潮呵呵直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这件事儿,他并沒有多问,却开玩笑道:“就兴你当着大家的面举报别人,别人就不能举报你了。”

“孟书记,您这是损我呢。”王宝玉不无尴尬的说道,

“呵呵,其实这也未必是坏事,算作一个教训,提醒你以后做事儿谨慎些,不要公然树敌。”孟海潮笑道,

“以后是以后,我现在就不知道该咋办了。”王宝玉垂头丧气的说道,

孟海潮收起了笑容,这才认真的问道:“小王局长,你來找我,一定有难办的事情吧。”

王宝玉把手里的文件递上去,说道:“孟书记,我准备搞一次教育局干部的财产公示和下属教育机构的廉洁从教活动。”

孟海潮哦了一声,大感意外,他颇为认真的看了王宝玉递上來的文件,半晌才问道:“这件事儿,局里自己搞就行,为什么要找我啊。”

“孟书记,我跟党组书记关系不和,这不是需要您这个太上皇的手谕嘛。”王宝玉嘟囔道,

孟海潮被王宝玉逗得一阵哈哈大笑,随后说道:“小王,我可不是太上皇,现在也不是封建社会,这玩笑开大了,不过,这件事儿搞的好,干部的廉洁关系到我们党的未來,你敢破开这层坚冰,也是有胆识,我支持你。”

“孟书记,太感谢了。”王宝玉沒想到孟海潮能一下子就答应下來,简直喜出望外,

“党政是分开领导的,我签字后,你去找孙县长,争取让他也支持这件事儿。”孟海潮说道,拿起桌子上的钢笔,洋洋洒洒的写下:县委支持此次活动,请孙县长审阅后批示,下面便是孟海潮的签名,

王宝玉点头哈腰的一再感谢,拿着这份文件,直奔县长孙大成的办公室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万芳草替自己美言了,还是举报侯长斌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孙大成对王宝玉的到來,也是非常客气,这让王宝玉不由的感叹,从來都是大官好见,小鬼难缠,

与孟海潮不同的是,孙大成看了王宝玉的文件,却是眉头紧锁了好一阵子,最后,似乎很勉强的签下了两个字:同意,

王宝玉还算是懂得察言观色的,他小心的问道:“孙县长,您是不是觉得,这件事儿有些不妥。”

孙大成缓缓开口道:“小王,你选择的这件事儿,始终是一个雷区,一旦炸开,就会形成连锁反应,不是不能搞,而是要注意方法,水至清则无鱼,不能让我们的干部队伍沒人啊。”

这是王宝玉又一次听到“水至清则无鱼”这个古语,上次许林峰也是这么说,难道说自己这么做,是不正确的,王宝玉不这么认为,只有将这些贪腐分子清除干部队伍,才能让社会主义事业能够得到稳定快速的发展,

心里这么想,表面上王宝玉还是点头道:“孙县长,我会注意方法,适可而止,不会搞出大乱子來的。”

“小王,这件事儿有了结果之后,先不要声张,更不可以通报媒体,争取内部解决。”孙大成叮嘱道,

王宝玉直啧舌,什么都不让说,这还是财产公示吗,不过,他十分清楚,不能跟堂堂的一县之长讨价还价,一番感谢之后,王宝玉还是拿着这份书记和县长签字后的文件,蔫头耷脑的回到了办公室,

王宝玉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马晓丽叫來,关上门,拿着这份已经签好字的文件问道:“晓丽姐,你真的觉得可行吗。”

马晓丽看了看文件,笑道:“怎么了,临场退缩了。”

王宝玉苦笑着说道:“我不是心里沒底嘛,生怕又像以前一样搞砸了。”

马晓丽咯咯笑道:“看你,该大胆的时候反而退缩了,我问你要换做以前,你会不会干。”

“当然。”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

“那不就得了,宝玉,其实我劝你那些话并非要改变你,你也有很多的优点,如果大家不认可也不会走到今天这地位,其实有时我也在想,是不是在政府部门呆久了,缺少些你身上这种**,比起这件事带來的各种后果,我还是希望能看到真实的王宝玉。”马晓丽真诚的说道,

“晓丽姐你说的真好,我王宝玉就是这样的人,工作,生活全都充满了**。”王宝玉彻底放下心理负担,兴高采烈、斗志昂扬的举着文件说道,

“又來了。”马晓丽白了王宝玉一眼离开了,王宝玉所指的生活**实在是太暧昧了,

他娘的,看你们还敢拿老子不当回事儿,王宝玉拿着这份文件,心里很是得意,他甚至幻想出,下面的这些官们,一个个哭丧着脸,跪在自己的面前,请求从轻发落,发誓痛改前非,到时候老子该咋办呢,平日表现还行的就劈头盖脸的骂一顿,表现不好的害群之马直接开走,从此,教育局自己就是真正的老大了,哈哈,哈哈,

幻想终归是幻想,当教育局的党组书记费腾拿到这份县党委书记和县长签字的文件之后,脸色铁青无比,他使劲拍着王宝玉的桌子,大声的质问道:“王宝玉,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跟我商量,就这么去找了上级领导,真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费书记,稍安勿躁,你总说我不跟你商量,那你啥事儿找我商量了。”王宝玉早就料到了费腾的态度,张口反驳道,又举例说:“上次一中校长选拔时教研室出的试題,你看过了,办公室主任小刘也看过了,为啥我这个局长就不能过目。”

“那些只不过是惯例,检查些是否有纰漏。”费腾红着脸说道,

“纰漏,依我看就是泄露吧。”王宝玉冷笑道,

“王局长,你沒有证据,可不能血口喷人,我从來沒有泄露过试題。”费腾睁着两眼说瞎话,

“你是说我冤枉了你,那你说我泄露试題给周千顺时咋不替我叫冤了。”王宝玉振振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