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28 侵犯隐私权

928 侵犯隐私权

“王局长,那些都是些摩擦,你也别放心上。”费腾硬着头皮服软道。

“我沒放心上,而是记脑子里了。所以,以后啥事儿你都要记得來和我商量。”王宝玉又把话題扯了回來。

“王局长,有些小事儿也不必你亲力亲为。”费腾一时语噎,只好如此解释道。

“哼,要是选拔重点中学校长都算不上大事儿,那请教下费书记,啥是大事儿?难道说只有碰到地震救灾,粮食减产,导弹射才用得上我这个局长?”王宝玉不依不饶的问道。

“王局长,你屡次这样,让我的工作很被动。”费腾的语气终于彻底软了下來。

王宝玉沉默了片刻,给费腾扔过去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皱了皱眉,吐着烟圈道:“费书记,不是我总压着你走,有些事儿你应该清楚,如果我不表现的强硬一些,怕是就要被人牵着走。”

费腾显然也跟王宝玉折腾累了,他也缓缓的点上烟,颇为感叹的说道:“王局长,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人在官场,更是如此,你也应该理解我的难处。”

“好了,老费,我知道我來这里,可能是抢了你的位置,但组织上安排,也是沒有办法,说句实话,这里我还真不愿意來,其实我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我自己最清楚,很多事儿我也是真想得到你的支持。”王宝玉不无真诚的说道。

“王局长客气了。其实开始我也对你有些排斥,做事儿也缺乏冷静,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费腾说道。

“老费,那些事儿你要是能让它们过去,我这里也不会重提,关键都在你身上。”王宝玉抽了口烟缓缓说道。

“王局长,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老费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咱们以后就好好配合。”费腾终于放低自己的位置,开通的说道。

“好吧!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搞这次官员财产公示和廉洁从教活动,我就想让下面的人,不要总拿我这个局长当凉菜。”王宝玉解释道。

“财产公示?这是在挑战干部们的底线,他们肯定会有强烈反应的。”费腾提醒道。

“书记和县长都签字了,现在想收手也來不及了,老费,你说接下來该怎么开展好?”王宝玉谦让的询问道。

“象征性的揪出一两个人,起到警示作用就算了。”费腾说道。

“如果惹急了,他们乱咬人咋办?”王宝玉问道。

“嘿嘿,光咬人不管用,那得看上头是否要查办。”费腾笑着说道。

王宝玉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费腾的说法,其实在他的心里,也不想把这件事儿闹大,无论如何,都不能影响教育局的正常工作。

“老费,那具体的工作你就安排吧!”王宝玉说道。

“好!一会儿我就去通知,明天上午,举行教育局全体人员会议,各学校领导也必须参加。”费腾爽快的答应道。

费腾开始支持自己的工作,这让王宝玉在意外之余,心情也觉得透亮起來。可是,他也深刻的明白一点,费腾肯向自己低头,除了自己开诚布公的谈心以外,说不准还有其他的原因,如今的王宝玉,早已学会不那么简单的想事情了。

猜测是沒有用的,只能静观其变。第二天上午,教育局极其下属机构的全体人员大会,在局里的大会议室里庄严而隆重的召开了。

王宝玉当仁不让的坐在主座上,费腾位列其侧,当办公室主任刘树才高声的朗读了局里关于干部财产公示的若干决定之后,下面在场的所有人,立刻沸腾了起來。

这是史无前例的,也是触到了他们的忌讳,谁也不愿意裸的站在阳光下,接受人们的审阅,更何况有些人,是属于那种见光死的。说的直白点,就算是妓女也不愿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走吧?

“这是什么事儿啊!”

“为什么只有我们局里这样!”

“我那点财产,拿出去都丢人。”

“你不是教过数学吗?你那些要是叫点儿,我的干脆都沒了!”

“少装清廉啊,谁有多少,自己心里最清楚!”

王宝玉坐在上面,听到了下面议论纷纷,纵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但他还是不禁脸色寒了起來,直到下面的马晓丽,微微点头给了递了个眼色,王宝玉这才恢复了平静。

党委书记费腾皱着眉,似乎听不下去,他狠狠的拍着桌子道:“注意会场秩序,都不要说话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嚯的一下站起來,大声喊道:“我不赞同这个决定,这时侵犯公民的权!”

王宝玉一看这个人,顿时心生极度鄙夷,他娘的,这不正是那个刺头,三中校长裴天水吗?

听裴天水这么说,立刻有人开始小声的附和起來,“就是!侵权!”“我们也是人。”

费腾显然对裴天水有些忌惮,他语气稍缓的说道:“裴校长,有什么意见,可以会后提,会场上就不要说了。”

“怎么了,就是一个老百姓,也得让我们说话了,为什么这么做,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裴天水叫嚣道。

费腾脸色也有些难堪,冷声说道:“裴校长,希望你能冷静些。”

“冷静?又不是查你家的财产,说话倒是轻松!”裴天水毫不留情的说道。

“你!”费腾很是恼羞,自己还顾些裴天水的情面,沒想到他如此不知好歹。

“咋了,你也怕了?这根本就不公平!不给我们解释清楚,我们不依!”裴天水振臂高呼,大有煽动的架势。

“我來给你解释。”王宝玉冷冷的,终于开口说话了。

“要是不说清楚,我就向上面反映,县里不管我就告到市里,市里再不管,我接着再反映到省里,中央!看看领导们能否眼看着你滥用权力!”裴天水肆无忌惮的嚷嚷道。

“本人不怕你向上面反映,这事儿你也不是沒干过。”王宝玉鄙夷道。

部分人嘿嘿直乐,暗自幸灾乐祸,谁让你裴天水逞能,联合校长们告局长呢,这回挖坑自己掉下去了吧!裴天水张了张嘴巴,被王宝玉噎的将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