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36 日子紧巴

第三卷 县域扬名 936 日子紧巴

酒还沒喝,程雪曼近身的温度和香气直逼的王宝玉有些陶醉,他稳稳神,和大家聊起天來?

“二胖,你小子现在鼓捣啥呢?”王宝玉问道。?

“我啊,开大货车,游走于祖国各地。”二胖说道。?

“不错,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倒是很羡慕你啊。”王宝玉说道。?

“得了吧,谁有本事也不干这苦差事。您现在是堂堂局长,坐在大办公室里,吆五喝六,多威风啊。”二胖羡慕道。?

“就是,宝玉说说,怎么就当上了这么大的官?”刘柳附和道。?

“呵呵,这算什么大官啊,管我的领导一大堆呢!不像你们,自由快活,无拘无束。”王宝玉说道。?

“你这是得了便宜卖乖,我这辈子要能当上个公务员,都满足了。”一个名叫张凯的男生说道。?

“凯子,你现在忙什么?”王宝玉问道。?

“我读的是行政管理,明年毕业。”张凯说道。?

“大家都应该是今年毕业,你怎么整到明年去了?”王宝玉不解的问。?

张凯难为情的挠了挠脑袋,说道:“我不是笨嘛!读了两年的高三。”?

“勤勤,你今年也该毕业了吧!”王宝玉又问焦勤勤。?

“嗯!我上的是三流大学,专业又差,物流管理,出來也是打杂的。”焦勤勤不甘心的说道。?

“这个专业好,前景很是光明!”王宝玉竖起大拇指说道。?

“忽悠!我要是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我可要找你去啊!”焦勤勤撇嘴说道。?

“好啊,不过我一般都是收大礼的,沒个十万八万连我女秘书都见不到。”王宝玉吹嘘道。?

哈哈,大家又是一阵哄笑。王宝玉还想再问别的同学,却被程雪曼给打断了,她举杯提议道:“既然同学们都到齐了,大家先一起干一杯。愿我们的友谊长存。”?

“对!”众人齐附和,纷纷举杯,一阵响亮的碰杯过后,同学酒桌聚会算是正式开场。大家边喝边聊,毕竟有一段共同的青春岁月,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谈的很是开心。?

既然是同学见面,王宝玉不由的想起一个人,那就是田英,他小声的问程雪曼:“雪曼,田英最近怎么样?”?

“她啊!马马虎虎,今年也该大学毕业了。”程雪曼看似随意的说道,显得对田英漠不关心。?

“这次聚会,应该把她也叫來,那丫头,可好玩呢!”王宝玉自顾自的说道,想起了跟田英的种种趣事,不禁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给她打过电话,可是她日子过得很紧巴,离得又远,所以就沒來。”程雪曼老大不高兴的解释道。?

“啥叫日子紧巴?”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就是会过日子呗,以前田英大手大脚的,现在变得可抠了,给她打电话她乐呵呵的聊半天,她要打过來,还沒三分钟就急着挂,小气!”刘柳也跟着搭腔道。?

“不会吧,上次在市里就见过她,脸上画着妆,穿着还挺洋气呢!”二胖不解的说道。?

“你不知道,田英都是趁着假期在市里酒吧夜总会唱歌,可能是为了交上学费吧。”猴子说道。?

“哎呀,那种地方,很容易学坏的。”焦勤勤装腔作势的说道。?

听大家这么说,王宝玉心生几分自责,自己不但搞掉了田英他爹田富贵村长的职务,甚至连小卖店也搞黄了。田富贵自然舍不下脸去打工,家里也就沒了经济來源,田英的日子自然不好过,以致靠唱歌维持生计。?

想起生性开朗的那个小丫头,不知道为了吃饱饭又要在哪里挨二脸,王宝玉心里就跟扭了麻花一样,很是不舒服。?

“雪曼,把田英的电话给我。”王宝玉说道。?

“我,我把她的号码弄丢了。”程雪曼支支吾吾的说道,显然并不想给王宝玉提供田英的电话号,其他两个女生见程雪曼这么说,互相看了看也沒有说话。?

王宝玉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程雪曼后來跟田英不和,主要是因为那个地痞林健。既然这样,王宝玉也沒强求,大不了以后找别的同学要。?

这时,刘柳起身端着杯走了过來,王宝玉连忙起身跟她干了一杯,带着些歉意的说道:“刘柳,有一件事儿我要向你道歉。”?

“啥事儿?”刘柳不解的问道。?

“你铅笔盒里的那条毛毛虫,就是本人放进里面养着的。”王宝玉笑道。?

刘柳轻轻捶了王宝玉胳膊一下,埋怨道:“你可真坏,差点吓死我,我从小就对长毛的东西过敏。”?

王宝玉想开玩笑说人体的某个地方也长毛,不知道她过敏不,如果过敏,那就不能嫁人了。但是,想归想,王宝玉还是沒有好意思开过分的玩笑。?

“现在在哪儿高就呢?”王宝玉笑问。?

“我啊!在一家包子铺打工。”刘柳难为情的说道,又感叹道:“命不好,也沒上高中,沒文化,只能随便找个工作混口饭吃。”?

王宝玉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随口说道:“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自力更生便是好样的。”?

程雪曼插嘴道:“宝玉,别听她瞎说,她那根本就不是包子铺,那可是市里最大的连锁企业,刘柳还是个大堂经理呢!一个月稳打稳好几千!”?

“哎呀!刘经理,幸会幸会。”王宝玉夸张的伸手过去握手,刘柳嘻嘻笑着躲闪,轻轻打了王宝玉的手背一下,接着咯咯笑道:“呦,细皮嫩肉的,看这皮肤好的,让我们这些女生情何以堪啊?”?

“嘿嘿,你要喜欢就给你。我还嫌这样不够爷们呢!”王宝玉笑着说道。?

“谁规定的爷们就该是粗皮慥肉的,白白净净也是种魅力。”刘柳笑道。?

或许是看不惯两个人胡闹,程雪曼起身举杯跟刘柳喝酒,刘柳似乎也看出來有些不对劲,随后就有些讪讪的回座位去了。?

又有一个瘦小戴眼镜的男生过來给王宝玉敬酒,王宝玉拉过旁边的椅子,让他坐下,笑问:“猴子,我刚才忘了问,你现在搞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