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37 假戏真做

第三卷 县域扬名 937 假戏真做

这个外号叫猴子的男生很尴尬的笑了笑,嗫嚅道:“我啊!在媒体工作。

“行啊,淘气小子变成了文化人,哪家媒体?”王宝玉颇感兴趣的问道。

“城市消费指南。”猴子说道。

王宝玉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不记得这家媒体,好奇的问道:“是国家级的报纸吧?”

“不,不是,是小报。”猴子支支吾吾的说道,又补充道:“我是报纸驻平川市的记者站站长。”

王宝玉哦了一声,心里有些明白了,随即安慰猴子道:“好啊,当上记者了,好好锻炼,我在正规媒体也有几个朋友,到时候介绍你过去。”

猴子受宠若惊,连感谢的话都忘了说,傻愣愣的端起酒杯,激动的咕咚一声,就把满满的一杯白酒干了,然后指着空空的酒杯,冲着王宝玉抬手。王宝玉见此情形,也只好将杯里的半杯白酒喝光,呛得难免咳嗽了两声。

“宝玉,教育局那边的工作怎么样?”猴子颇感兴趣的问道。

当着同学的面,王宝玉毫不隐瞒的叹气道:“唉!工作很繁琐,我也是刚过去,下面的人还不太听话。”

“好好整治他们,不知道谁是老大怎么可以。”猴子义愤的说道。

“当然,局里搞了一次官员财产公示的活动,哈哈,他们这回有点怕老子了。”王宝玉笑道。

“哎呀,这招真狠,管保治的他们服帖的!”二胖竖起大拇指插嘴道。

干媒体的格外敏感,猴子不禁问道:“官员财产公示,据我所知,还从來沒有人搞过,怎么个形式?”

王宝玉饶有兴趣的给他解释了一番,猴子听后连连点头,不停的竖起大拇指。

这时,张凯冲着王宝玉喊道:“宝玉,我始终有一件事儿不明白,给雪曼的那封情书,真是你写的吗?”

王宝玉一愣,顿时脸上写满了尴尬,嘿嘿笑着不搭腔。程雪曼的脸红红的,指着同学们不满的说道:“你们一个个不好好学习,整天就关心这种事儿。”

“就是,雪曼,搞清楚沒有,那情书到底是不是宝玉写的?”刘柳也颇感兴趣的问道。

“要是给我写的,我才不管那么多,早都嫁了。”焦勤勤小声说道。

“宝玉那么帅,轮也轮不到你啊!”刘柳鄙夷道。

“是宝玉写给我的,你们不知道吧!我也给宝玉写过好几封情书呢!”程雪曼咯咯笑道。

此言一出,同学们都是面面相觑,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王宝玉心里也是一惊,不明白程雪曼为什么要撒谎,但也不好解释,只是摸着脑袋傻笑。

“那你们俩现在好上了吧?”二胖憨声问道。

“你傻啊,这都看不出來,人家坐的那么近。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猴子嘿嘿笑道。

“真的啊,雪曼,我们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呢?”刘柳惊喜加嫉妒的问道。

“你们都这么忙,这些都是小事儿!”程雪曼眼珠骨碌一转,大方的伸手过去挽住了王宝玉的胳膊。哇,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大家纷纷举杯祝贺。

王宝玉云里雾里掉进了温柔乡,心里倍儿幸福,不管是真是假,让同学们知道自己终于追到了这个佳人,也算是大大挽回了曾经失去的颜面。至此,情书风波给自己造成的不良影响,全都像个屁,虽会造成些小小不悦,但也很快随风飘散了。

同学们一阵鼓掌,随后便有人坏坏的表示不信:“我们不信,如果你俩当面亲一个,就算你们不是演戏。”

“对!亲一个。”众人纷纷附和。

“亲啥亲,要亲也回家亲,就不让你们看,憋死你们。”王宝玉连连摆手,虽然自己亲过程雪曼,但是,当着众人的面,还不能这么大方,再者说,跟程雪曼就是演戏,不能把戏演过了头。更重要的是,程雪曼非常注重自身形象,如果自己唐突了,肯定会惹美人不高兴的。

“真小气!”“就是,不会是为了堵住你们身后大群追求者,來欺骗我们的吧?”一片不屑之声。

程雪曼脸上洋溢着幸福,她突然一侧脸,将香唇猛的贴在王宝玉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众人顿时目瞪口呆,接着便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其中还夹杂着羡慕的嘘声,王宝玉有点蒙,不知道是感觉突然,还是有些奇怪。当着众人,他不免习惯性的躲了躲,惹得同学们又是一阵笑话,说一个男人,还不如女生大方。

“王局长以后少不了是个妻管严!”张凯呵呵笑道。

“瞎说!”王宝玉喝了些酒,加上心里高兴,干脆一把搂住身旁程雪曼,抬起她尖尖的下巴,不顾她的挣扎,使劲在那微张的樱桃小口上啃了一口。还是那么甜,如果不是同学们看着,王宝玉真想这一刻永远定格。

讨厌!程雪曼娇嗔的埋怨道,也许架不住同学们起哄,娇羞的一下子扑到王宝玉怀里,好久不肯露面,王宝玉自然是乐呵呵的使劲抱着,不舍得松手。

“什么时候办喜事啊?”大家纷纷起哄。

“就快了,就快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给大家敬酒啊?”王宝玉越说越高兴。

“不会现在有了吧?进展神速啊!”

“宝玉,不许再胡说了!讨厌!你们都别听他瞎说,沒有的事儿!”程雪曼娇羞的用手堵住王宝玉的嘴,大家自然又是一番调侃。

同学们闹哄哄一直吃喝到夜幕低垂,华灯初上,有程雪曼在身边陪着,王宝玉非常高兴,也倍感幸福,他不想时光这么快结束,于是便起身提议道:“同学们,今晚你们大家都住下來,咱们一会儿去唱歌,好好热闹热闹!”

在座的各位,都是未婚,对于王宝玉的提议,纷纷鼓掌响应,反正一切都有王宝玉掏钱,这其中还有个别的人,从來沒有住过这样高档的酒店,有此等好事,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拒绝,那不太奇怪了吗?

“宝玉,那要花不少钱的。”程雪曼小声皱眉道。

“怕啥,同学们见一次不容易,这点钱算不了啥。”王宝玉财大气粗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