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40 乌龙事件

940 乌龙事件

此时,后面那个不知死活的胖女人又撞了王宝玉一下,王宝玉不由的又顶了下小月的屁股,小月这次彻底生气了,干脆停下了舞步,回头狠狠瞪着王宝玉看,

王宝玉笑着解释不干自己的事儿,回头正想骂那个胖女人,此情此景,两个女人一前一后,却让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儿,顿时汗就下來了,

“臭小子,老娘因为你,那次可是被打的不轻。”小月突然变脸骂道,王宝玉此刻也完全想了起來小月是谁,不正是那次自己坐火车來平川市,在车上被胖女人揪着头发打的女孩嘛,自己咋就沒想起來呢,

“小月,你听我解释,那次我不是故意的。”王宝玉慌忙说道,

小月突然抬手就是一巴掌,冲着王宝玉的脸就狠狠的扇了过來,出于本能,王宝玉立刻一闪身,躲了过去,但是,他还是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

乌龙事件再次发生了,小月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后面胖女人的脸上,胖女人顿时愣住了,捂着脸怒道:“小婊-子,你打老娘干什么。”

小月也是一愣,不过,嘴上却不饶的说道:“打你又能怎么样,谁叫你站的不是地方呢。”

“两位都别生气,一场误会。”王宝玉从两个女人中间钻出头來,连忙劝说道,

“误会个头,老娘今天终于碰到你了,一定要好好修理一顿。”小月骂道,伸出九阴白骨爪,冲着王宝玉的脸就抓了过去,

王宝玉心中很恼怒,这个小丫头,刚才好好的,发起火來,还真是不知道好歹,既然对方攻击自己,不躲可是傻子,王宝玉猛然一低头,再次躲了过去,

巧合的是,后面的胖女人正好冲上來,却又被小月结结实实的抓了圆饼大脸,胖女人恼怒的是哇哇乱叫:“小贱爪子,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胖女人不顾一切的冲了上來,一把就抓住了小月的头发,啪的一声脆响,小月的一侧脸就挨了一巴掌,立刻出现了五个红手指印,

“操,老娘又不是故意打你的,谁让你贱,总往前靠。”小月骂道,立刻跟胖女人揪打在一起,王宝玉试着上前分开二人,却挨了好几下胳膊肘,疼的又退出了战场,

这是什么事儿啊,王宝玉挠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情况,周围跳舞的人,忽然发现了有人打架,马上纷纷停下了舞步,闪开了一块空场地,抱着膀围成一圈,饶有兴致的看了起來,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來,打架的现象,在这里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可以算是穿插的余兴节目,

小月跟胖女人,一个虽然干瘦,但是狠劲十足,一个步法虽缓,但不缺力气,两人算是势均力敌,你一拳我一脚,你一巴掌我一爪,打的不亦乐乎,小月显然是个记仇的姑娘,逮着机会就打女人的脸,大概不能让自己白吃亏,不一会儿,小月的假睫毛又脱落了半边,挂在脸上让人看了哭笑不得,

二胖凑过來不解问道:“宝玉,咋回事儿,我刚才看你跟这个女孩跳舞,怎么就打起來了。”

王宝玉皱眉道:“说不清楚,咱们要想办法将她们拉开。”

程雪曼自然也是旁观者之一,不过对于这种现象她倒是冷静了许多,嘴角挂起一丝不屑的笑容,这种公众撒泼打架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对手,像王宝玉现在的身份,是不可能看上她的,

就在二胖、张凯、猴子想要按照王宝玉的安排,上前拉架的时候,在一侧喝酒的几个魁梧汉子却分开人群冲了进來,边跑边粗声喊:“谁敢打我们大姐。”

王宝玉很是诧异,沒想到这个胖女人竟然还是大姐大,他立刻意识到事态严重,看了看二胖等人,谁也不像能打架的主,就在这犹豫的片刻,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已经冲上前,将正在缠斗的胖女人和小月分开,胖女人怒道:“给我打死这个小浪货,回去每人给你们两千奖金。”

小月也意识到事情不妙,往后退了几步,可是,來不及了,汉子们一听有钱赚,雨点般的拳头立刻向着小月打了过去,

小月顷刻之间,就变得鼻青脸肿,假睫毛这一次彻底全掉了,头发散乱,显得无比狼狈,蜷缩在地上连喊叫都出不了声了,然而几个汉子的手脚却沒有因此停下,反而下手更重了,胖女人逮着机会也是凌乱着头发过來踹几脚,

“几个大老爷们,打一个女孩子,丢不丢人啊。”人群中,有人不忿的嚷嚷道,

王宝玉顾不了那么多,招呼二胖等人冲上前,护住了小月,汉子们一看來了救兵,越发的狂热起來,向着王宝玉等人就挥拳打了过來,

见事态变得有些严重,舞厅里的保安们终于慢腾腾的向这边赶來,还沒等这几个一脸横肉的家伙到跟前,更严重的事态却发生了,

“操你娘的,有本事把老娘打死,打不死老娘,老娘打死你们这群王八蛋。”挣扎着坐起來的小月抹了把脸,像是说着脏话绕口令的一通胡卷乱骂,只是还沒有來及激怒众人,突然直挺挺的向后躺了过去,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眼球向上翻着,露出了大部分眼白,与此同时,牙关紧咬,嘴角开始吐出了白沫子,手脚抽搐个不停,

“少跟老娘装死。”胖女人踢了踢小月的腿,但是口气却明显低了不少,就是国际演员也演不了这么真啊,

打架的人见此情形,也都立刻停住了手,也许是怕摊上事儿,胖女人跟那几名魁梧的汉子,互相递了个眼色,一溜烟的冲出舞厅,跑沒影了,

“她怎么了。”“好像很严重。”旁观者们一边议论一边往后退,谁也不敢靠前,

情形危急,王宝玉顾不了想太多,立刻招呼二胖等人,将小月抬起來,也冲着舞厅外跑去,恢复了平静的舞厅,人们竟然又开始跟随节奏跳起舞來,仿佛这一切,根本就沒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