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41 长白班

941 长白班

程雪曼等三名女生,紧紧跟在后面,年轻女孩都沒见过这个阵势,个个神情紧张,程雪曼偷偷瞟了小月一眼,皱眉道:“她可能快不行了,我们还是不要管了,别自找麻烦。”

王宝玉冷冷的看了程雪曼一眼,想开口骂她几句,到底还是沒说话,然而仅仅这个眼神也让程雪曼打了一个激灵,连忙闭嘴不发话了,焦勤勤和刘柳见程雪曼出了丑,脸上都露出些幸灾乐祸的表情,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将小月弄到王宝玉的车后座上,王宝玉吩咐其他人打车先回酒店,只留下二胖开车,

二胖的驾驶技术自然沒的说,原本路上的车就不多,王宝玉的车被二胖开的如风驰电掣一般,一溜烟的鸣着喇叭,向着医院疾驰而去,

王宝玉坐在后座上,让小月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口中不停的大声喊着:“小月,小月。”

这并不是王宝玉跟小月有什么感情,他在农村的时候,知道这样一个理,抽风过去的人,一定要不停喊他们的名字,让他们的意识不至于模糊,否则,只要意识一停止,就意味着这个人沒救了,

到了离舞厅最近的电机厂医院,大门已经关了,里面黑洞洞的不见个人影,王宝玉扯着嗓子喊道:“喂,里面有人吗。”沒有半分动静,经过二胖提醒,王宝玉这才看见门口一张纸,写着,夜诊请按门铃,

操,医院咋还能上长白班,王宝玉使劲摁着门铃,这个倒是管用,大门很快就开了,一位睡眼惺忪,穿着拖鞋的女医生站在门口,不悦的问道,怎么了,

王宝玉连忙把医生拉倒车前,指着里面的小月,女医生看了一眼,冷冷的说道:“赶紧送市医院吧,咱们这里看不了。”说完又转身回去了,

二胖一下子就急了,刚想冲上去,王宝玉连忙拉住他,说道:“时间紧迫,咱别搭理她,赶紧走。”

两人忙手忙脚的跳上车,急匆匆的來到了平川市第一医院的门前,到底是市级单位,医院里灯火通明,不乏人员走动,王宝玉跟二胖两个人,将死沉死沉的小月搬下车,急匆匆的进了医院,挂了急诊,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王宝玉将小月放在医院的长凳上,一边喊着她的名字,一边让二胖去叫医生,

沒过多久,一个中年的女医生,就急匆匆的赶了过來,她一看小月在不停的吐沫子,先是摸摸额头,然后又翻翻眼皮,接着上前就掐小月的人中穴,一边埋怨的问道:“她是怎么才变成这个样子。”

“这不明摆着吗,让人给打了。”王宝玉说道,

“唉,你们这些男人,怎么可以对一个女孩子下这么重的手。”女医生非常不悦的说道,

王宝玉的脸抽搐了一下,苦着脸解释道:“她不是我们打的,我们这也是助人为乐。”

女医生哼了一声,不说话,依旧死死的掐着小月的人中,那里很快就变得有点青紫,不过效果还是有的,小月的眼睛渐渐不再往上翻,只是呼吸依旧很艰难,手脚偶尔还是会抽搐,

“要是被沫子呛住,就危险了,你们谁去办手续,另一个把她抬我屋里,必须先给她打一针镇静剂。”女医生吩咐道,

王宝玉示意二胖去车上拿自己的包,付款交钱,顺便再把车门锁上,自己则跟几个大厅里的人,抬起小月,进了诊室,

进屋之后,女医生只留下王宝玉,让其他人出去,她熟练的取出针管,吸了一针镇定剂,对王宝玉吩咐道:“臀部注射,把她的裤子往下褪褪。”

王宝玉难堪的问道:“我又跟她不熟,这好吗。”

女医生不耐烦的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快点儿。”

王宝玉只好解开小月的腰带,将她的牛仔裤从后腰处使劲往下拉,可是,这牛仔裤也太紧了,半天硬是沒脱下來,

“把前面的拉锁拉开啊,这么笨。”女医生举着针管不屑道,

王宝玉这才恍然大悟,着急之下,怎么忘了这茬,他连忙去前面拉开了小月的拉链,这个女孩也真是爱美,天气还冷,居然里面只穿着一条绣花的小内裤,

顾不了那么多,王宝玉想也不想的就拉下了小月的裤子,不过用力太大,竟然让小月的半片臀部都露出了出來,大概是天寒地冻,加上自身热量不足,屁股颜色白里透紫,看起來很是奇怪,

女医生顾不得鄙视王宝玉,举起针头,对着小月的屁股毫不犹豫的就扎了下去,王宝玉连忙捂着脸转过身去,都不要误解,并不是王宝玉装正经,实质是因为,王宝玉实在是怕打针,看到打针就头晕,也许有人会问了,王宝玉天不怕地不怕的,还能怕打针,咋说呢,世上的人谁沒个毛病啊,

针头扎在小月的屁股上,小月居然一动不动,看起來还真是晕的不轻,

“她沒事儿吧。”王宝玉不放心的问道,

“就医比较及时,应该沒有大问題,再观察一段,只要醒过來就正常了。”女医生说道,

王宝玉点点头,就在他给小月笨手笨脚提上裤子的时候,小月突然有了动静,她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无神的看了眼四周,最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來,

女医生似乎松了一口气,说道:“这回沒事儿了,她是太激动才引发了抽搐昏厥。”

“谢谢你啊。”王宝玉满脸真诚的说道,

“真的不是你把她打成这样的。”女医生依旧狐疑的问道,

“怎么可能呢。”王宝玉连忙辩解道,却显得底气不足,小月挨揍,不能说跟自己一点关联也沒有,

这时,大哭中的小月突然醒明白了,一下子就看见了王宝玉,立刻恼怒的嚷嚷道:“臭小子,老娘跟你沒完。”

“小月,这事儿不能怪我啊。”王宝玉连忙辩解道,

“老娘跟你沒完。”小月说了一句,突然眼神迷离,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王宝玉慌了,以为小月不行了,正想过去喊她的名字,女医生却在后面冷冷道:“别动她,镇定剂起作用了,她睡着了。”

“这药好啊。”王宝玉嘿嘿笑着,要不是打了镇静剂,小月这个疯丫头指不定又闹出什么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