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44 何必当初

混世小术士 944 何必当初 无忧中文网

“我今天晚上要开车去青海,下午得回去睡一觉。”二胖说道。

“我也必须会学校,再不复习,我们那位四大名捕之一的老师肯定抓我个不及格。”焦勤勤也说道。

“今天是我的班,饭店太忙,根本就请不出假來。”刘柳说道,脸上还写着焦急。

“嘿嘿,我马上就得走,说好了给房东送钱去。”猴子嘿嘿笑道,同时感激的又望了一眼王宝玉。

“还有送钱着急的啊?好容易见一次,你就多和宝玉待会。”二胖问道。

“不只是送钱,我还要加班赶篇稿子。”猴子神秘兮兮的说道,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容。

“呦,一晚上不见,就成了大记者了?不过你那个庙太小,写了文章也沒人看。”二胖哈哈笑道。

“去你的,那是以前沒有好題材,我这块金子注定要发光了。”猴子不知道哪里來的精气头,心情好的不得了。

看起來,只有程雪曼和张凯有时间,王宝玉觉得无趣,当即抱拳道:“同学们,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既然大家都忙,我们改日再见。”

同学们纷纷点头,其实,大家也不是再挤不出时间來,关键是总让王宝玉花钱,都有点儿不好意思。

“小月,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别跟人打架了。”王宝玉微笑着对小月说道。

“嗯!王哥你路上注意安全。”小月很乖巧的说道。

程雪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屑道:“王哥,王哥,叫的还挺亲的。”

小月瞅了程雪曼一眼,张开双臂猛地一下跳到王宝玉身上,勾住他的脖子,甜甜的说道:“王哥,你可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哦。你刚才还说一辈子都对我好呢。”

小月如同八爪章鱼般趴在王宝玉身上,又说了这么句很是暧昧的话,大家都干咳了两声扭过头去,王宝玉连忙把她从身上揭下來,说道:“别闹了啊,我们都赶时间呢。”

此时的程雪曼脸上自然挂不住,先一步走出了病房。小月还想在背后说几句,被王宝玉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一行人走出了医院,就此分手。

由于不同路,王宝玉便单独送程雪曼回学校,程雪曼一路拉着脸,王宝玉也不说话,不知道为何,他就是不想说话。

到了学校门口附近,王宝玉停下车,依然沉默,程雪曼赌气的开开车门,不知道想起什么,又随手关上了,终于开口问道:“宝玉,你跟小月很熟?”

“不熟!”王宝玉道。

“我知道你对我有了想法,对不起。”程雪曼柔声道。

“沒有。”

“看你,还是生我的气了,看你这眉头皱的都成小老头了。”程雪曼笑着,伸手摸了下王宝玉的额头。

王宝玉虽然躲闪了下,心里的不满也就淡了许多,叹气道:“唉!雪曼,我觉得你缺少一点起码的爱心。”

“宝玉,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小月,明显就是问題女孩,这么帮她值吗?”程雪曼解释道。

王宝玉转过脸,很认真的对程雪曼说道:“雪曼,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沒一个人是完美的,有些事儿,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程雪曼张了张嘴,有话沒说出來,过了一会儿,她冲着王宝玉强挤出了一丝笑,说道:“宝玉,也许你是对的。都怪我,非要去跳舞,否则也遇不到这些麻烦事儿。”

“我沒有觉得麻烦,你想多了。”王宝玉随口说道。

“嗯,下午我沒课,大学其实也很沒有意思的。”程雪曼想了想开口说道。

“那就好好在宿舍休息,昨天又是跳舞又是打架的,你一定累了。”王宝玉轻轻的说道,但语气却很生硬。

“好吧,我听你的。不过你是不是忘了带给我的礼物?”程雪曼撒娇的眨着眼睛问道。

“丢了。”王宝玉知道程雪曼指的是那块手表,但是已经给了钱美凤,沒有必要为了前女友要回來。

“那,宝玉,我走了,你多保重。”程雪曼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黯然的说道。

“你也一样,多照顾好自己。”王宝玉说道。

程雪曼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校园的门口,王宝玉从她抹眼睛的动作看出來,她哭了。

王宝玉呆呆的坐在车里,此刻,他的心情很复杂,有一种感觉,让人很无奈,那个曾经美丽的童话正在破灭,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程雪曼在自己心中的那份完美,正在不断的褪色。

自己不是傻子,不是听不出來程雪曼的邀请和挽留,可是都已经分了,还这么拖拖拉拉的很沒有意思。早知道要对过去的礼物留恋,当初她又为何毫不犹豫的还给了自己?

女人!这就是善变的女人!王宝玉使劲砸了下方向盘,长长一声叹息之后,缓缓发动车子赶回富宁县,本打算去看看红红和王琳琳,由于感觉身心疲惫,便放下了这个念头,下次來的时候再说吧!

中午时分,王宝玉的车子刚刚开进富宁县,就接到了范金强的电话,说他就在教育局不远处的小饭店里。

王宝玉知道范金强无事不登三宝殿,便先是开车回到教育局的办公室,揣上上两万块钱和两粒春哥丸,來到范金强所说的小饭店。

在一个小包房里,王宝玉看见了范金强,胡子拉碴,好像好几天都沒有打理过來,也可能是饿了,居然沒等王宝玉,要了两个菜兀自吃了起來,有盘牛肉已经见了底,一瓶啤酒都喝干了,第二瓶也喝了快一半儿。

王宝玉开玩笑道:“范大哥,咋学会吃独食了,也不等兄弟一下。”

范金强头也沒抬的说道:“兄弟,为了你的破事儿,我可是从早忙到现在,即便是不给你吃,也是该着的。”

王宝玉坐在桌前,冷不防伸出筷子将范金强刚刚夹起的一块肉夺了过來,便放在嘴里边嚼边含糊的问道:“是不是找到了费腾的罪证?”

范金强用筷子指着王宝玉点拨道:“我这一世清名早晚得毁在你的手里。”说罢,从屁股底下拿出了一个档案袋,扔给了王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