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45 长期任务

945 长期任务

王宝玉打开一看,顿时眉头紧锁,只见在这份打印的材料上标注着,费腾名下确实只有一套房产,她的爱人名下却有三套房产,而他的女儿名下,居然还有五十万的存款,这些财产加起來,价值接近百万,这在富宁县可是个天文数字,

果然跟马晓丽说得一样,这些官员们,早都将财产转移到亲属的名下,自己却装出一副清廉的样子,

“沒想到费腾这个老家伙居然如此有钱。”王宝玉自言自语道,觉得自己早就应该想到这个问題,侯长斌当局长不过一年光景,而费腾却在教育局呆了二十年,论关系论实力,肯定远在侯长斌之上,

“范大哥,怎么搞到这些东西的。”王宝玉倒了一杯酒,敬范金强道,

“我以侯长斌的案子为由,说是调查他的身边人,房产局那边还算好办,有个熟人,只是银行那边就比较难了,手续很是麻烦,沒辙之下,我只好偷着盖了单位的公章,这要是泄露了口风,我这个上任不久的副局长,大概就要回家陪老妈了。”范金强不满的嘟囔道,

“范大哥别担心,我就说是我自己找私人侦探调查的,跟你无关。”王宝玉呵呵笑道,

“到时候上面认真起來,我咋说也难逃干系。”范金强道,

“怕了,哎,早知道这样,咱就不这么干了。”王宝玉装作无辜的说道,

“你小子少得了便宜卖乖,你咋早不说不干了。”范金强忍不住笑道,

王宝玉也是嘿嘿直乐,他端详着这份材料,又问道:“费腾媳妇的房产,会不是是自己赚钱买的,或者是祖宗留下來的。”

“不可能,据我调查,费腾的媳妇开了一家裁缝店,门脸不大,还经常关门,不可能买上三套房子。”范金强道,

“哦。”王宝玉哦了一声,觉得范金强说得有道理,大概费腾让媳妇开这个店,就是障人耳目而已,

范金强跟王宝玉干了一杯,很认真的说道:“这件事儿,说起來是纪委的事情,我这么做是越权,以后再调查别的官员,不妨联合纪委行动。”

王宝玉苦笑道:“范大哥,这我当然知道,只是纪委那边跟这些人是沆瀣一气,根本不可能帮我的。”

“那以后再有这种事儿,我也不会帮你的。”范金强道,

“嘿嘿,范大哥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呢,兄弟在此感谢了。”王宝玉抱拳道,从包里拿出两万块钱和两粒春哥丸,递了过去,

“兄弟,我是说着玩的,不能收你的礼金。”范金强连忙将那两万块钱推了回來,但却手脚麻利的把那两颗春哥丸放进了兜里,

“这一点你就不如我那个叶姐了,她从來都是來者不拒。”王宝玉呵呵笑道,“收了吧,你大概也用得着。”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其实我帮你也并非只是为了兄弟情谊,而是你办的毕竟都是正事儿,为此承担点风险我也愿意,要是收了钱,这性质就变了,我成啥了啊。”范金强连连摆手,怎么也不肯收,

王宝玉笑道:“要论官职也得你给我送礼啊,这能算是贿赂吗,这段时间,你和小叶三天两头的拌嘴,我一猜就是碰到难題了,收下吧。”

范金强颇为腼腆的收下了钱,说道:“宝玉兄弟,谢了,不过这钱算我借的,等我手头宽松了,一定还你,你知道我的情况,原來的房子,让老妈卖了捐给了无相,最近我跟小叶商量,准备再买套房子,买房加简单装修,咋地也得小十万,我以前沒存下啥钱,这手头确实紧,大部分钱都是小叶出的,女人就这样,心思是好的,但是真出钱了,还动了老本,就少不了嘟嘟囔囔的,这沒骂我窝囊蛋都是好的。”

“范大哥,你真是魅力十足,小叶那么小气的人,都肯为了你放血,实属不易。”王宝玉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什么啊,房子钱她出,平时工资赚的也比我多,守着我妈就对我吆五喝六的,搞得我这个沒面子,只能晚上多辛苦了。”范金强苦着脸道,

“累并快乐着,你以后任务繁重啊,哈哈。”王宝玉哈哈大笑,范金强心情大好,也不禁跟着王宝玉大笑起來,

“所以我争取尽快播种,早天生个孩子,小叶也就有的忙了。”范金强呵呵笑道,

“这算盘都打到自己儿子头上了,你要是下海,指定也是个奸商。”王宝玉说完,两人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笑罢,王宝玉又问:“范大哥,马丰凯媳妇邱艳那边沒有沒动静。”

“这件事儿不能急,我正派我信得过的手下,找时间监视她呢。”范金强皱眉道,

“我的意思是,如果抓到了无相,你便可以把卖房子的钱要回來,到时候你就可以在小叶跟前,扬眉吐气了。”王宝玉呵呵笑道,

范金强叹了一口气,说道:“根据我多年办案的经验,无相这个人如此敛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用途,即便是抓到了他,大概钱也沒了,谁都别指望被他骗的钱还能要回來,只能干认倒霉。”

“我不太明白,无相的画像满天飞,抓他咋这么费劲呢。”王宝玉不解的又问,

“抓无相最大的困难是,他的信徒被洗了脑,不肯提供无相的线索,等信徒们招了,无相也早就跑沒影了。”范金强道,

“那照你这么说,对付无相就沒有好办法了。”王宝玉不甘心的问道,

“普及科学知识,揭露邪教骗局,必须作为长期任务來抓,这样才能让邪教无所遁形。”范金强凝重的说道,

王宝玉恍然大悟,暗自思量,等廉教整风运动过后,一定要在各个学校长期开展揭露邪教丑恶的活动,这才能从源头上铲除无相等邪教的滋生土壤,

下午回到办公室,王宝玉立刻找來了费腾,拿出那份办公室报上來的官员财产公示资料,皱眉问道:“老费,这份材料您看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