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50 劫魄煞

950 劫魄煞

王宝玉想了想,开玩笑道:“很简单啊,吃喝玩乐,骂人,扔东西,反正能发泄下就好了。”

“我都试过啊,可是心里还不舒服。”小月说道,

王宝玉劝慰小月道:“小月,我刚才那些都是逗你玩的,这样吧,你看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这两本书,作者的命运,可是比你惨多了,你正在为失去鞋子苦恼的时候,可能有的人已经沒了脚……”

“哎呀,我知道,不就是保尔和海伦嘛,什么鞋子脚丫的,但是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虽然残疾,可是不会马上死,可我呢,随时都有可能犯病,也许掉进水里,也许摔下悬崖,就在那种孤单无助中寂寞的死去,眼睛睁得大大的,合不合不上。”小月不耐烦的打断了王宝玉的说教,苦闷的说道,

小月说得跟真的似的,王宝玉觉得挺瘆人,身上鸡皮疙瘩立刻起來了不少,顿时精神起來,他很认真的对小月说道:“小月,我虽然是个教育局长,但却也是个很擅长算卦看相的术士,我觉得你活到七十岁都沒问題。”

“骗人。”小月哼了一声,不屑道,

“真的,正因为你将会是个高寿的人,所以那天把你自己扔医院我很放心。”这话曾用在白牡丹身上过,当初还为自己化险为夷,想必用在小姑娘身上也管用,

然而小月一听,不但沒高兴,反而更加郁闷道:“王哥,如果我的病治不好,我还真希望早点死了好,否则常年累月活在恐惧里。”

“小月,不能这么说话,要相信医学进步,总会有奇迹发生的。”王宝玉说道,

电话那头的小月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道:“王哥,那你就给我算算,什么时候我的病才能好吧。”

“沒问題,报上你的生辰八字。”王宝玉说道,本着一种拯救问題女孩的态度,他还真想给小月算算,哪怕是说一些假话,如果让这个女孩子重新树立信心,也是功德一件,

小月很快就报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年龄上看,她比王宝玉小一岁,属狗的,呵呵,难怪动不动就像掐架,真配的上她的属,王宝玉暗自笑道,当然,这是笑谈,不能列入预测的内容之内,

王宝玉拿着大哥大,找了纸笔,细心的给小月推算起來,自从上次跟老专家宋育才学了一些批八字的知识之后,王宝玉就试图使用这种预测方法,小月算是一次实验,

“你可别忽悠我,我最讨厌假慈悲的人了。”小月似乎对王宝玉的技术不是特别放心,

“别打岔,严肃点儿,不对啊,小月,从你的命理上看,你的亲生母亲应该很早就不在了吧。”王宝玉仔细看着八字,很疑惑的问道,这一点他不敢确信,毕竟小月跟他说过,她的父母是离婚,

“哟,你还真有两下子,我妈在我三岁的时候就沒了。”小月惊讶的说道,她原本只是闷,试图让王宝玉算卦给排解一下,沒想到王宝玉居然张口就说准了,

“那我咋听你说父母离婚了。”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你不是能算吗,那你试试看。”小月的精神头果然好了许多,口气也调皮起來,

“我当然能算出來,不过得需要点时间,你先睡一会儿,过一个小时我给你打电话。”王宝玉嘿嘿笑道,

“哼,还是我说吧,是我后妈跟亲爸离婚了,沒毛病吧。”小月不屑道,忽然又笑着幸灾乐祸道:“是我把他俩给搞黄的,看着后妈哭着收拾东西走的样子,把我差点笑岔气。”

“你爸爸呢,就这么惯着你啊。”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他心里才沒有我呢,我也不在乎他,反正是有那个女人在家我就不回家,他要是不怕我死在外头,就继续和那个女人鬼混。”小月愤愤的说道,

王宝玉直皱眉,暗道这个小丫头,心理还真是有问題,他又问道:“你小时候运气不好,生活条件也差,对吧。”

“我是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从生下來就呆在农村,爷爷奶奶看我也不上心,有一次我被一条恶狗差点咬了,可能受点惊吓,就落下个抽风的毛病。”小月毫不隐瞒的说道,

王宝玉叹了一口气,小月的命运还不如自己,虽然自己被爹妈抛弃了,可是干爹干妈对自己却是千般好万般疼,照顾的沒得说,

“小月,你命中逢劫魄煞,所以才会有这种类似于魂魄离体的癫痫,不过,三年之内,应该会有转机的。”王宝玉说道,并不是假话,他还是从小月的命理中,看到了希望,

“什么转机,我的病能好利索。”小月的话语有些急切,看情形也是非常希望能成为一名健康的女孩子,

“卦象上就只是说有转机,至于啥情况我也说不上來,但是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你的苦日子基本上快过去了,将來迎接你的就是美好幸福的未來。”王宝玉笑道,

“王哥,不管你这么说是不是安慰我,我都先谢谢你了。”小月先是沉默了会儿,然后很是动情的说道,

“小月,给谁打电话呢。”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來,

“管得着吗。”小月并沒有放下电话,沒好气的说道,

“别太累,知道了吗。”中年男子的声音离话筒近了,

“走开,走开,一身酒气,怎么不喝死你。”从脚步声上可以判断,小月毫不客气的把中年男人给撵走了,

王宝玉知道,说话的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小月的亲爸,听起來父女的关系很是紧张,他不禁插嘴道:“小月,跟你爸好好说话。”

“每天都这么晚回來,早晚有一天,他回來的时候,会发现我已经死了。”小月说道,

“小月,爸爸不可能整天陪着你啊,昨晚跑哪去了,这脸是让谁给打的。”电话那头,中年男人急切的问道,

“哎呀你别动。”

“不行,让爸爸看看,这么严重啊,有沒有看医生。”

“好了,改天再聊吧。”小月说着,放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