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51 好景不长

混世小术士 951 好景不长

此后的一周。王宝玉表现的很安静。沒有继续追查官员财产公示的事情。斗殴的检查还是要写的。王宝玉带着一股闷气。把本应诚恳认错的检查。写的牢骚满腹。带着浓重的怨气。好在许林峰并不看重检查的内容。只想教训王宝玉。在下达了警告处分之后。这件事儿算是偃旗息鼓。暂时风平浪静了。

不过。费腾挨揍以及被搞掉党组书记的事情。在整个县教育局还是产生了不小的轰动。大伙终于彻底知道了王宝玉手腕之狠辣。一时间人人自危。碰见王宝玉都带着畏惧之色。说话都是点头哈腰。格外的客气。

对于这个结果。王宝玉还算是满意。得空的时候还去医院看了看费腾。两人毕竟都是成人。而且还是干部出身。虽然心里骂死了对方。但表面上还算过的去。

甚至王宝玉还计划着等费腾上了班。要跟他缓和缓和关系。毕竟常务副局长一职。对他将來开展工作。还是有一定的阻碍。对于王宝玉的这个念头。马晓丽自然是格外赞赏。觉得王宝玉现在做事有心胸有头脑了。

相比官员财产公示。下属教育机构的廉教活动。倒是开展的颇有起色。学校内老师私自补课收费的现象暂时停止了。也不敢擅自收取家长们的贿赂。学生们对此表现的格外高兴。总算是去掉了压在他们头上的一座大山。

然而。好事不可能一个人全部占尽。这不。令王宝玉沒想到的是。安静了一周之后。却是波澜又起。而且还是滔天的巨浪。差点沒把他这个痛苦的人儿给拍死在沙滩上。

这天上午。天气晴朗。初春的阳光温煦的照耀着大地。王宝玉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开车去上班。还沒等到教育局。就接到了孙大成的电话。

“小王。你到我办公室里來一趟。瞧你干得好事儿。”孙大成非常不高兴的说道。

“孙县长。到底发生了啥事儿。”王宝玉小心的问。

“过來再说吧。”孙大成啪的一声放了电话。

难道是哪个狗日的又把自己给告了。最近自己也沒干什么啊。王宝玉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眉头紧皱。调转车头赶往县委县政府大院。

一进孙大成的办公室。王宝玉顿感气氛不对。孙大成不但脸色难看。居然还郁闷的抽起了烟。王宝玉毕恭毕敬的垂手站起在孙县长的办公桌前。带着点紧张的问道:“孙县长。您找我有何指示。”

“指示可不敢说。阴奉阳违的事儿你干的最上手。”孙大成满脸恼怒的指着王宝玉的鼻子狠狠说道。接着又猛抽了两口烟。

“嘿嘿。孙县长。上次我确实要听您的话的。只是沒想到孟书记当即就下了指示。我都不知道。我这几天也是反复思考。觉得您说的非常有道理。所以。我尽量日后和费腾搞好关系。”王宝玉还以为是关于处置费腾那件事儿。连忙陪着笑脸说道。

孙大成抓起桌子上的几份报纸。啪的一声拍在王宝玉跟前。哼道:“少跟我装糊涂。你自己看吧。”

咋还有报纸。王宝玉直觉不妙。诚惶诚恐的拿起这几份报纸。挨个翻看起來。都是全国发行的大报。最后在一份国内一类报纸的头版下方。有一篇醒目的新闻标題:官员财产公示。一个县教育局长的破冰之举。

王宝玉仔细一看新闻的内容。顿时脑子里嗡的一声。目瞪口呆。上面写的居然是自己。而且还满是溢美之词。

这篇新闻中强调。富宁县教育局年轻局长王宝玉。敢作敢为。勇于打破官员财产不可示人的坚冰。让政务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这个做法的影响是深远的。也为今后政务透明。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榜样。

王宝玉又翻看了其他报纸。上面都有自己的新闻。内容也大同小异。这小子。王宝玉彻底懵了。这到底是谁把这件事给捅出去的。还惊动了如此多的媒体。

“挺美吧。王宝玉。我一再强调过不要惊动媒体。你是不是拿我说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人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不要为了出名出卖大家伙的利益。”孙大成冷哼道。

王宝玉苦着脸解释道:“孙县长。我当然记得你的指示。但是。这件事儿我确实不清楚。我从來沒找过媒体。咋就上报纸了呢。”

“别來这套。”孙大成厌恶的皱着眉头说道。“你就说这事儿该怎么处理吧。”

“孙县长。其中的原由我真的不清楚。”王宝玉结结巴巴的说道。

“如果我们大家都不清楚倒是真的。要说你本人不知道那就是笑话了。这下好了。你全国闻名了。青天大老爷啊。”孙大成越说越恼。使劲拍了下桌子不泄恨。又接着拍了几下才罢休。

“孙县长。我冤枉。”王宝玉苦巴着脸继续叫冤。

孙大成面现鄙夷之色。狠狠按灭了烟头。接着说道:“别装迷糊了。我已经让人查过。这篇新闻最早出现在《经济发展时讯》。是一个名叫濮玫的记者写的。你别告诉我你不认识她。”

濮玫。那个跟自己在地下宫殿发生过***的中年美妇。王宝玉当然认识。可是他还是迷糊。自从雪峰村招商的事情后。两个人就沒再联系过。她又怎么知道自己的事儿。

“孙县长。濮玫我确实认识。可是。我从來就沒告诉她这件事儿啊。”王宝玉解释道。

“王宝玉。”孙大成恼怒的一拍桌子。说道:“你是拿我当成三岁孩子。还是小瞧咱们整个政府大院的人啊。难道说这个国家级报纸的女记者。是自己到咱们这里來探听到的。”

“那也有可能。”王宝玉随口说道。

“扯淡。”孙大成道。又敲着桌子质问:“事情搞到这种程度。你说说该怎么处理。现在。全国人民的眼光都集中在富宁县。你让我这个县长该怎么办。”

王宝玉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知道怎么解释都是白搭。他暗想。一定要找濮玫问问。究竟是哪个狗娘养的。把自己又给推上了风口浪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