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53 组长

混世小术士 953 组长 无忧中文网

对于孙大成的话,王宝玉强烈鄙视,明明孙大成从一开始就不赞同,要说配合,也就是在文件上签了“同意”二字而已。就是刚才还把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现在面对镜头倒是大言不惭。

记者们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題,孙大成都含糊的应付了过去。最后,始终沒说话的濮玫上前开始提问了:“孟书记,请问这次官员财产公示活动,是仅仅局限于教育局,还是以教育局作为试点,然后全面展开?”

问題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孟海潮的身上,迫切想知道这个县里的一把手,有着怎样的打算。

孟海潮微微一笑,朗声道:“各位媒体朋友,感谢大家不辞辛苦的前來。想必大家都清楚,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发展,必须要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要想广大群众支持,就必须要让广大群众对我们的干部放心,王局长的这次活动搞得好,让一切都清清朗朗,让群众深入了解了干部,有利于我们跟群众团结一致。”

一阵热情的掌声很快就停止了,前奏比较长,大家都在迫切等待事情的答案,孟海潮继续说道:“党委这边,不但全力支持王局长的工作,而且,还要让这次活动作为一种长效机制开展下去,先从教育局开始,然后逐渐展开,所有的机构都要跟上这次活动。”

掌声雷鸣轰动,孙大成却直皱眉头,他大概沒料到,孟海潮不但沒有遮掩,反而进一步放大了事件,可是,当着大家的面,他也不能反驳,只能皱着脸跟着鼓掌。

“孟书记,您所说的党委支持,都包括哪些方面?”又有一名记者刨根问底的追问道。

孟海潮略微沉吟了片刻,果断的说道:“县委这边已经决定,成立一个官员财产公示活动督导小组,由王宝玉局长牵头,政法、纪检、审计等相关部门全力配合,一定要将这次活动全面深入搞下去。”

记者们平日里习惯了领导们模棱两可的官腔,这次却对孟海潮的回答非常满意,纷纷热烈的鼓起掌來,掌声经久不息。喜出望外、一脸兴奋的王宝玉也跟着拍巴掌,拍得手都有点疼,他高兴啊,看这回谁还敢挡住老子的道。

媒体记者见面会宣布圆满结束,县委宣传部长李欣惠起身去送记者们,等到屋里只剩下孟海潮、孙大成和王宝玉三人的时候,孙大成终于忍不住不悦的问道:“孟书记,成立督导小组的事情,是不是有些草率啊?”

孟海潮表情平静,微微笑道:“孙县长,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吗?”

“倒沒有什么不妥,只是这个决定太过突然。”孙大成仍然一脸阴郁,孟海潮做事一向稳健,这么大的决定竟然在记者会上当场公开,实属意外中的意外。

“事情已经铺开了,现在恐怕全国的媒体都盯上了咱们,如果不给媒体一个交代,这事儿是过不去的。我总不能说只有教育局是待宰羔羊吧?”孟海潮微有不悦的说道。

“确实如此。但是,王局长这么年轻,当组长不合适吧!不能因为他是此次事件的中心人物就把他推上去吧?”孙大成又说道,全然不顾王宝玉就在身边。

王宝玉刚刚起來的兴奋劲又沒了,应该早就想到,这种事儿孙大成不可能不阻拦的。

“孙县长,小王不仅仅是中心人物,他本人就是此次行动的实施人,我相信小王能够做好这件事儿。你觉得还有谁比小王更适合当这个组长呢?”孟海潮问道。

这个,孙大成面露难堪的想了想,似乎也沒有什么可以辩驳的,忍不住瞪了王宝玉一眼,不再说话了。

王宝玉自然不想得罪孙大成,连忙谦虚的说道:“孟书记,正如孙县长所说,我还年轻,实在不适合担此重任。”

“呵呵,小王,我一向觉得你是个有闯劲的干部,遇到困难可不要退缩啊。其实这次安排即是对你的信任,同时也是对你的严格考验,你可要认真对待。”孟海潮微笑的说道。

“可是,可是。”王宝玉欲言又止。

“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孟书记,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育局长,就算我当了组长,那些部门根本不会听我的,可能工作也沒法开展。”王宝玉苦着脸推辞道,虽然心里老大的不情愿。

“小王局长,这个你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召开县委领导班子常务会,增补你为县委委员。”孟海潮道。

啊?王宝玉猛地抬起头來,也许是太过惊喜,竟然忘了谦虚,咧着嘴乐了。孙大成鄙夷的斜楞了王宝玉一眼,哼了一声,背起双手,兀自不悦的走开了。

“孟书记,孙县长不乐意我当这个组长,对这件事儿似乎也不太支持。”王宝玉并不想搬弄是非,可他还是这般问道。

孟海潮一边往外走,一边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说道:“小王,孙县长虽然有意保护下面的干部,但也是为了顾全大局,不想引起太大的波动,这份心情你要理解。但是我认为,即使是孩子犯了错,也要接受惩罚,更何况我们这些领导干部,你就大胆的放手去做吧!”

“政府那边怕是人人都会拆我的台。”王宝玉依旧不放心的追问道。

孟海潮看着苦巴着脸的王宝玉,微微一笑,大有深意的说道:“虽然说党政是分开的,但党始终领导一切。”

王宝玉再笨,也听出孟海潮的意思,孟海潮是在告诉王宝玉,不管孙大成是否反对,他,才是真正的老大。

吃了一粒定心丸的王宝玉,心情终于放松了下來,志得意满的开车离开了政府大院,车子刚上了,濮玫就打來了电话。

说起來,濮玫不找王宝玉,王宝玉还想找她呢!必须要搞清楚濮玫究竟从哪里知道的消息。

“姐姐,你怎么突然來了?”王宝玉笑问道。

“你还记得我这个姐姐啊,居然连一个电话都沒有。”濮玫不免娇声的埋怨道。

“当然记得,一点一滴都沒忘呢!”王宝玉嘿嘿坏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