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54 帮倒忙

954 帮倒忙

“我在富宁大酒店401,你有沒有时间过來一趟,咱们再深入交流一下。”濮玫试探着问道,王宝玉暗自佩服,到底是知识女性,“深入交流”这个词用的既充满特殊的味道,又挑不出毛病來。

“好吧!我马上就到,中午了,咱们先吃个饭。”王宝玉满口答应道。

王宝玉开车赶往富宁大酒店,在酒店的房间里,王宝玉看到已经换了一套大红羊毛裙的濮玫。

在记者见面会上,王宝玉沒好意思仔细看濮玫,生怕被在场的人发现了异常,这会儿他蓦然发现,濮玫不但胖了,而且小肚子似乎大了不少。

“嘿嘿,姐姐发福了不少啊。你真该穿身黑的,那样会显瘦一点。”王宝玉直言调侃道。

“我不喜欢黑色,再说就这几个月的功夫,也沒必要再去买套衣服。”濮玫摸摸微微隆起的肚子说道。

“不会吧,姐姐,又有了?”王宝玉颇为好奇指了指濮玫的肚子问道。

“快六个月了!还想再要一个,一个孩子太孤单了。”濮玫沒隐瞒的说道。

“恭喜!恭喜!”王宝玉冲着濮玫一抱拳,又开玩笑道:“到时候姐姐需要伺候月子,别忘了招呼弟弟一声。”

“去你的吧!”濮玫嗔道,随手拿过桌子上的稿子,对王宝玉说道:“你先过目一下,这是今天新闻的草稿。”

王宝玉嘿嘿笑着随手放在一边,说道:“这个先不急,咱们先去填饱肚子。”

“我马不停蹄赶出來的稿子,你倒是先看一眼啊!”濮玫不满的将草稿又塞到王宝玉的手里。

“姐姐的水平那是全国公认的,我看了也只会说好。到饭点了,还是先去吃饭。”王宝玉热情的邀请道,此刻他心里急于想知道的,就是濮玫的文章是从哪里听到的风声。

“我不饿。”濮玫道。

“你不饿,不代表孩子不饿。”王宝玉嬉皮笑脸道。

两个人要了一个小包房,由于濮玫怀孕不能喝酒,王宝玉也沒喝,吃了一会,又闲聊了几句后,王宝玉终于问道:“大姐,你是怎么得知我搞的这次官员财产公示活动的?”

濮玫小口的夹着菜,略带埋怨的笑道:“宝玉,你有事儿可以找我嘛!你说你在那样一个小报上发新闻,会有什么效果啊!要不是我有阅读各类报纸的习惯,恐怕沒几天就湮沒了。”

“我在哪个小报上发新闻了?”看着濮玫有些得意的神情,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王宝玉一脸迷惑也让濮玫倍感不解,政府的工作谁还能未经许可就随意刊登呢?濮玫从随身的包里翻出了一张报纸,递给了王宝玉,问道:“这不是你发的新闻吗?”

王宝玉端详着这份印刷质量很差的报纸,呆呆发愣。报纸的名字叫做《城市消费指南》,上面布满了各类打折促销的广告和软文,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他看到了一篇算不上新闻的新闻稿,上面写着:富宁县教育局率先开展官员财产公示活动。接着便是简单的内容介绍。

《诚实消费指南》?听着名字还挺熟悉,可咋不记得和它打过交道呢?当王宝玉看到新闻最下面署名通讯员“侯跃树”三个字的时候,这才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这不就是自己的那个同学猴子吗?看起來,罪魁祸首就是他了,怪不得他神神秘秘的说要写新闻呢!

原來,猴子受了王宝玉的恩惠,思量着如何报答王宝玉,就自作主张的向上面提供了这篇新闻稿,为了发这篇稿子,猴子还交了一千块钱,心疼的半宿沒睡着。

濮玫是记者,也是家庭主妇,她恰好买了这份报纸,一看上面写的是王宝玉,顿时想起曾经的“深度”交情,便也自作主张的在《经济发展时讯》上发了关于这件事儿的新闻稿,还进行了深度的分析。

沒想到,濮玫的这篇稿子,影响之大出乎了意料,全国的各大报立刻纷纷进行了转载,记者们又互相联系前來采访,濮玫不顾自己有了六个月的身孕,也一同前來,这才有了上午的新闻采访。

王宝玉拿着报纸很是恼火,知道上次是同学聚会时聊天被猴子听心里去了。不过这么大的事儿,咋地他也该和自己商量一下吧。王宝玉气哼哼的拿起电话,想要打过去质问猴子,想一想又放下了,毕竟猴子是想帮自己,只是这个忙实在是越帮越乱。

“搞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濮玫问道。

“明白了,是我的一个同学自作主张替我发的。”王宝玉道。

“那他是成全了你,这回你可成了全国名人了。”濮玫咯咯笑道。

“大姐,你沒听过那句‘人怕出名猪怕壮’的名言吗?还有那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现在又上了风口浪尖了。”王宝玉道。

“怕什么,难道姐姐帮你还帮错了。”濮玫道。

王宝玉又是一抱拳,说道:“谢谢姐姐了!跟你说实话,我搞这次活动,就是想敲打一下底下不听话的干部,根本沒想搞这么大。”

“不搞大了,谁会关注你啊!”濮玫道。

“大姐,我咋就和你说不明白呢?我现在是腹背受敌,说不定哪天就给干下去了。”王宝玉郁闷的说道。

“其实你沒有听明白我的话,你以为不上报,私下里张罗这么一次行动,事后也够你受的,肯定弊大于利。但是如果公开化了,你赢得了广泛支持,即使有人对付你,也是心虚理亏的表现,大家是不会站到他们那一边去了。”濮玫振振有词的说道。

“嗯?说得对啊,你这么一说,我心情感觉好了不少!不过,嘿嘿,我觉得姐姐现在就应该受到格外的关注。”王宝玉嘿嘿笑道,用眼神扫着濮玫隆起的肚子。

濮玫一开始还沒反应过來,看王宝玉坏坏的眼神在自己的下腹扫來扫去,忽然明白过來,不禁粉脸一红,她狠狠瞪了王宝玉一眼,又轻捶了王宝玉一下,嗔道:“真是个不老实的坏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