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56 交叉路口

956 交叉路口

一看王宝玉这幅样子,濮玫不禁叹了口气,说道:“自从我怀孕之中,我那个男人就一指头也不肯碰我,其实怀孕的女人还是有这方面想法的,而且更强烈。”

“可以理解,他也是为了你好。”王宝玉打圆场道,

“宝玉,你是不是嫌弃我,我可是特意留下來,想着让你安慰我一下的。”濮玫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还转身搂着了王宝玉,

王宝玉心一软,下面却无耻的硬了,既然濮玫都说到这个份上,自己再扭扭捏捏,那就显得真嫌弃濮玫了,算了,只当是扶贫救灾了,

“姐姐,那我们都小心一点。”王宝玉答应道,

濮玫很是开心,顺理成章的开始脱衣服,露出了白白嫩嫩的肥熟身子,王宝玉也沒客气,三两下扒光了自己,年轻的身躯充满了活力,

这一次濮玫沒有扭扭捏捏,大方的展示着身体,只见她的小腹处,已经隐隐可以看见一条颜色发暗的线,与上次因为剖腹产留下的疤痕重合在一起,显得更加黑暗了,

“罪过。”王宝玉暗道,自己也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然后,哗啦一下从高端摔了下來,头一次临场败阵了,

“姐姐,不好意思啊,今天可能太累了。”王宝玉很是尴尬的说道,

“看样子上次你说的都不是真的,你还是嫌弃我的刀疤,现在都是横刀切了,等生了老二,肚皮上就是一个交叉路,肯定难看死了。”濮玫幽幽的说道,

“姐姐,你可别多想,今天都怪我,和你沒关系,你还是一样伟大的母亲。”王宝玉着急的解释道,

“算了,你扶我起來洗个澡吧,我也困了。”濮玫伸了伸懒腰说道,

“沒问題。”王宝玉扶起濮玫,也许是为了弥补刚才的遗憾,他一使劲,将濮玫整个打横抱了起來,濮玫的脸色立刻阴转多云,幸福的咯咯直笑,

终于博得美人笑了,王宝玉也是心花怒放,忍不住抱着濮玫原地打转,只是幸福是最娇贵的事物,总是不容易持久,这不,意外还是发生了,濮玫忽然面现痛苦,说道:“宝玉,我肚子疼。”

王宝玉慌忙将濮玫放到**,低头一看,地上,被单上好多血迹,这下子,王宝玉彻底的慌了,

“血,流血了,姐,我啥也沒干啊。”王宝玉面色难看的说道,

濮玫一听也慌了,连忙挣扎着起身穿衣服,说道:“快带我去医院,这个孩子怀得不容易,不能沒了。”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濮玫捂着肚子,在王宝玉的搀扶下离开了酒店,上了车,一路疾驰直奔最近的县第一人民医院而去,

刚进医院大厅,一件尴尬的事情就发生了,身穿护士服的白云飞正好帮着病人付款,一看王宝玉扶着个女人进來,不禁好奇的过來轻笑着问道:“嘿嘿,这又是谁啊,她怎么了。”

王宝玉非常尴尬,不过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着急的说道:“她可能是动了胎气,快帮忙找医生。”

白云飞这才发现濮玫的异样,连忙上前帮着濮玫挂了号,來到了楼上的妇产科,

濮玫被里面出來的护士扶着进去检查了,王宝玉等在走廊里,面带焦急的向内张望着,

“看什么,这里是妇产科,小心有人出來揍你。”白云飞呵呵笑道,

“她应该沒事儿吧。”王宝玉陪着笑问道,

白云飞掐着腰,上下打量着王宝玉,并沒有回答王宝玉的问題,只是轻蔑的笑道:“王宝玉,我知道你挺坏的,沒想到你还是一个老少通吃的真正坏蛋。”

王宝玉皱着眉,一脸苦笑道:“小白同志,千万别误会,我跟她啥事儿都沒有。”

“宁愿信世上有鬼,也不能信你那张嘴。”白云飞道,“我在这种地方,见得人多了,一打眼就能看出來,你跟她的关系不一般。”

“别诈我了,我真的跟她沒什么,这事儿不能乱说,人家可是京城來的名记者。”王宝玉努力解释道,

白云飞有点儿信了,安慰王宝玉道:“是吗,那我可能还真的冤枉你了,不过你放心,据我观察,应该问題不大,估计是动了胎气。”

“可是我都看见她衣服上的血了。”王宝玉有些牙齿打颤,要是因为自己和濮玫瞎折腾,把这个孩子捣鼓沒了,那这辈子欠下的债就很难还清了,

“呵呵,瞧你那样,还晕血啊,孕妇出血也不代表孩子就不保了,我看她年纪不小了,孕期出些状况很正常。”白云飞说道,

“真沒事儿吗。”王宝玉实在不放心,

“沒事儿,民间还有个土方子,抓把头发熬了煮水喝,据说也管用。”白云飞咯咯笑道,

“还是相信科学,医院最保险。”王宝玉想象不出熬头发水的味道,不过经白云飞这么一说,感觉心里也踏实许多,不禁摸了一下额头,出汗了,

不一会,濮玫就在护士的搀扶下出來,隐约听到女医生埋怨道:“这个年纪怀孕,就应该更加注意,怎么还能从**掉下來。”

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沒事儿,濮玫脸色好了很多,她装作真诚的对王宝玉说道:“谢谢你了,小王。”

“应该的,咋说您也是远道而來的客人嘛。”王宝玉笑道,

濮玫身后的女医生看了看王宝玉,问道:“你是她的家属。”

“算是吧。”王宝玉道,

“她需要留院观察一天,你照顾一下她吧,另外,出院后,也需要卧床静养一周,什么也别干了,孕妇胎气很不稳定,可能撑不到足月就得生,一定要多休息。”女医生吩咐道,

“沒问題。”王宝玉颇感无奈的答应了,心中这个后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唉,

这时,小护士白云飞忽然过去跟女医生相互耳语了几句,女医生表情突然变得很惊愕,继而隐晦的捂着嘴笑了,

白云飞在经过王宝玉跟濮玫身边的时候,突然偷偷拧了一把王宝玉的屁股说道:“色狼。”

王宝玉疼的直吸冷气,差点就急眼了,只听小护士白云飞又说道:“一会儿我去跟同事换个班,记得晚上來陪我,否则,有你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