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57 外应

混世小术士 957 外应

王宝玉扶着濮玫进了病房,没过多久,就进来一名小护士,给濮玫挂上了吊瓶,王宝玉一看上面的标签,明白又是营养液,学名氨基酸。

躺在病**的濮玫,难免有些沮丧,但是她还是客气的说道:“宝玉,给你添麻烦了。”

“姐姐,跟我还客气个啥,反正我也没家没业,陪陪你也省得闷。”王宝玉呵呵笑道。

“晚上你就回去吧!我一个人没事儿。”濮玫道。

“那怎么行,万一有了差错,后悔都来不及。”王宝玉说道,其实,他并不是真担心濮玫,而是不敢走,生怕冷落了白云飞这个小妮子,再出去瞎嚷嚷,咋说自己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要注意影响。

濮玫显然也是一个人比较闷,便满怀感激的冲着王宝玉点了点头,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天色便渐渐的黑了。

王宝玉趁着出去买饭的功夫,没忘了给李可人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有事儿,可能不回去了,李可人没表示不满,只是笑着叮嘱道:“小孩,小心别再让人揍了。”

随便买了点清淡的东西,王宝玉跟濮玫就在病房里简单吃了晚饭,濮玫闲着无聊,就让王宝玉测算现在怀得孩子是男是女,王宝玉给濮玫又看了手相,笃定的说道:“还是男孩。”

濮玫颇感遗憾,不甘心的问道:“你再仔细看看呢?”

王宝玉知道濮玫的心思,头一个是男孩,自然希望要个女孩,可是手相如此,于是笑了笑说道:“如果你要第三个孩子的话,八成是个女孩。”

“怀上这个我都后悔了,打死都不要了,既然就是个婆婆命,也不惦记别的了。”濮玫虽然这么说,但手还是爱恋的在已经微微隆起的腹部轻轻滑动着。

王宝玉看着热闹,忍不住伸出爪子也轻轻拍了两下,却被濮玫一把打开,嗔道:“哪有手这么重的啊,现在孩子的听觉神经正在发育当中,这样等于成人耳边放鞭炮!”

嘿嘿,王宝玉没当过爹,不知道濮玫说的是不是真的。说起来,王宝玉呆在这里也颇感无聊,且不说陪着一个不是亲人却是孕妇的濮玫,更主要的是,濮玫呆的病房区,是妇产科的病房区,来来往往很多大肚子的女人,就连上厕所都要小心,指不定就能碰见提不上裤子的大肚子孕妇。

要是冯春玲的孩子还留着,现在肚子也该大起来了吧?王宝玉有些沮丧的幻想着,也许每个女人都不完美,像冯春玲这样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却没有足够的母爱,像这些来来往往的孕妇一般,期待着可爱的下一代。

终于到了晚上十点,熙熙攘攘的病房走廊终于安静了下来,濮玫也终于睡着了,王宝玉却全无睡意,就在刚才,小护士白云飞还趴在病房的小窗户上,给自己抛了一个媚眼。

又过了半个小时,王宝玉这才小心翼翼的出了病房,到了二楼小护士值班的办公室。

“王宝玉,是不是当上局长,就不愿意搭理我了?”白云飞斜楞了王宝玉一眼,不屑道。

“嘿嘿!怎么会呢,我们也是老朋友了。”王宝玉嘿嘿坏笑道,又不解的问:“咦!你是怎么知道我当上局长的?”

“今天下午出院的那位,就是你们局里的人,又一次我还听见他骂你呢!”白云飞道。

“那你咋知道骂的是我?”王宝玉嘿嘿问道。

“人家一个半老头子,指名道姓的骂了你半天,天底下还有几个王宝玉这么讨人厌啊,除了你还有谁?”白云飞呵呵笑道。

教育局的一个老头在这里住院?王宝玉马上想起了费腾,别说,自己一直想来看他跟他道歉和好,没想到他却出院了。

“那他骂我啥?”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呵呵,我说了你该上火了。”白云飞笑道。

“没事儿,老子挺得住。”王宝玉说道,明知费腾嘴里不会放出好屁来,但他还是想知道费腾背后是怎么骂自己的。

“这可是你让我说的?”白云飞道。

“说吧,别墨迹。”王宝玉皱眉道。

“他说你是个小兔崽子,不知深浅的愣犊子,恬不知耻的种马。”白云飞笑道。

“扯淡,前两个还像那么回事,第三个肯定是你编的。”王宝玉皱眉道。

“我可是如实奉告,信不信由你。不过,你就是个处处留情的坏蛋,人家这么骂也是对的。”白云飞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狗日的,骂人还真狠,等找机会老子骂他三天三夜,把他骂死。”王宝玉愤愤道。

“不过,他还是蛮关心你的,我听大厅挂号的岳姐说,他临走的时候,还打听你在哪个病房呢!”白云飞道。

王宝玉顿时心里一惊,连忙问道:“这么说,他知道我来医院了。”

“可能是吧,要不怎么会问呢!”白云飞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而且,你来之后,他就急忙退房出院了。”

王宝玉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安,虽说自己行为有些**,但刚刚上任,总不至于有啥绯闻传出去。如果真像白云飞所说,别是费腾知道自己些什么内幕吧?还有,自己来医院就是陪着濮玫来的,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费腾打听自己跟濮玫的事情,一定是有所图谋,不得不防。

可是,费腾到底想干什么?对方显然已经出手了,自己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可是理不断剪还乱,王宝玉越想越着急,心里却一点思路都没有。

就在这时,过去喝水的白云飞,一不小心将水洒在了不锈钢的台子上,差点就烫了手。王宝玉突然有了一念,该是起卦的时候了。

算卦有一条规矩,那就是有外应之时,要参照外应,所谓外应就是外界的突然发生的现象,有些时候,甚至可以只看外应,抛弃卦象。

王宝玉灵机一动,就根据白云飞洒水的事情起了一卦,水洒在不锈钢的台子上,钢铁可以用乾卦来代表,正是《水天需》之卦,根据现在的时辰,应该应在六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