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58 一天喝几次

混世小术士 958 一天喝几次 无忧中文网

卦辞云: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王宝玉略一思量,心里顿时一惊。难道说晚上要來人?有了几次被抓奸的经历,王宝玉忽然明白,搞不好费腾是想领人來抓自己跟濮玫的现行。

他娘的,还真是狠毒,濮玫都是大肚子孕妇,又住了院,自己怎么可能在医院里跟濮玫发生什么,还真以为老子是种马啊!

“王宝玉,想什么呢?”白云飞过去锁了门,回头一屁股坐在王宝玉的腿上问道。

王宝玉推了推她,一本正经的说道:“白云飞,我感觉今晚不对劲,咱们还是安稳一些好。”

“你是不是喜欢那个老女人,不得意年轻美貌的我了。”白云飞咯咯笑道,不但沒走,反而回手勾住了王宝玉的脖子。

“我跟她啥事儿都沒有,瞎说啥呢?”王宝玉不悦道。

“嘿嘿,医生说了,那个老女人根本就不是从**掉下來抻了,一点皮外伤都沒有。”白云飞嘿嘿一脸坏笑,“我沒想到,你还真是个种马。”

“滚一边去。”王宝玉一把推开白云飞,脸猛然沉了下來。

白云飞被推的先是一愣,后來看王宝玉真的恼了,自然不敢跟王宝玉急眼,只好讪讪的说道:“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嘛!”

“白云飞,我在生活上确实偶尔随便了些,但不是啥女人都感兴趣的。”王宝玉道。

“哼,整天就是你的绯闻,还狡辩啥啊?”白云飞撇嘴说道。

“不信拉倒!老子是未婚,身边有几个女人算个屁啊!操,我要说自己是正人君子,你们肯定就嫌我沒意思,假正经。要说不是,一天天种马种马的骂个不停,学个新鲜词一个劲卖弄个啥!咋就沒人看到我的辛苦,我的付出呢!我跟你们要钱了,还是要支持了?要不是还想做点有意义的事儿,老子有吃有喝的,懒得伺候!”王宝玉心里正烦,说话也难听了起來。

“嗯!我知道了,别发火啊。”白云飞讪讪说道,过去开了门,显然不想再跟王宝玉发生什么了。

看着白云飞寒着小脸坐在一旁,王宝玉忍不住又心软了,上前说道:“好妹妹,我最近心里压力太大,说话你别在意啊。”

“你有烦心事吗?”白云飞抬头问道。

“嗯,总是心里不托底。这不,我刚才算了一卦,今晚会有人來偷袭我。”王宝玉正色道。

“算卦?这种事儿可信吗?”白云飞惊讶的问道。

“咱们可以验证一下,你有沒有兴趣?”王宝玉脸色稍缓道。

“怎么个验证?”白云飞不解的问道。

“管保比任何游戏都好玩,你只要听我的就是了。”王宝玉面带神秘笑容。

“你不会把我拉下水吧?”白云飞显然不是太相信王宝玉的人品。

“操,老子还能把你卖到窑子里去啊?不干拉倒,错过精彩可别怪我。”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白云飞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些好奇的点头答应了。王宝玉登时乐了,先是打了个电话,然后,又跟白云飞说了一些具体的安排,搞得白云飞都有点紧张起來。

“你可小心一点儿,这要是让值班医生发现了,我可就惹麻烦了。”白云飞一边打开柜子,拿出一套白大褂,一边谨慎的叮嘱道。

王宝玉脱了自己的西装,递给白云飞,套上了白大褂,打量了一下自己,呵呵笑道:“放心吧!这里晚上走廊里根本就不见医生的影儿。”

“真的沒事儿吧?”白云飞抱着西装的手不由激动的有些发抖。

“现在后悔还來的及。”王宝玉嘿嘿笑道,他当然知道,像白云飞这种女孩是不甘平庸生活的。

一切安排妥当后,王宝玉穿着白大褂,在医院的走廊里人模狗样的溜达起來,说來也巧,王宝玉刚到妇产科的病房区,就撞见了一位面色慌张的农村妇女,妇女一看见王宝玉,犹豫的问道:“大夫,俺儿媳妇有点不对劲,你帮着看看呗!”

王宝玉本想让她去找值班护士,可是又怕这个女人说是自己让找的,容易引起麻烦。于是便点了点头,跟着中年妇女进了病房。

一进屋,**躺着的是一个生产不久的女人,正痛苦的轻声呻吟,旁边还有一个正在襁褓中的婴儿。王宝玉问道:“哪里不舒服?”

产妇虚弱的指了指肚子,王宝玉掀开被子,立刻尴尬的又盖上了,产妇大张着双腿,露出无毛的羞处,王宝玉连忙转过头去,装作平静的问道:“怎么回事儿啊?”

“前天做的剖腹产,到现在还沒排虚空,这会儿肚子正不舒服呢!”农村女人说道。

“什么排虚空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说完就后悔了,自己这哪里像个医生啊。

农村女人一愣,大概以为自己沒说明白,立刻补充道:“就是放屁。”

王宝玉哦了一声,自己多少也懂点妇科知识,产后三十六小时内不放屁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王宝玉忽然看见了窗台上的开塞露,说道:“这不都预留了开塞露嘛,试试这个吧。”

农村女人疑惑的把小瓶拿在手里,问道:“这个一天喝几次?”

王宝玉差点晕掉,正色道:“不是喝的,打开口,这样,这样,这样。”王宝玉比划了半天,女人才明白,嘟囔的对产妇说道:“你再忍忍吧,等俺儿回來给你用上。”

王宝玉顾不上看结局,连忙退出了病房,直擦脑门上的汗。不行,要赶紧找白云飞,自己这样瞎安排,再耽误了产妇就麻烦了。可就在这时,走廊里突然出现了两个警察和一名身穿夹克衫的男子,夹克衫男子背着一个包,鼓鼓囊囊的,很是可疑。

三个人瞥见了走廊里的王宝玉,以为真是医生,还装模作样的冲着王宝玉笑了笑,然后直奔濮玫的病房而去。

“三位晚上來有何贵干?”王宝玉在背后冷声问道。

“办案。”其中一个警察头也不回的说道。

果然是不速之客三人來,王宝玉连忙摸到腰间的大哥大,按了一个号码,这才表情镇定,不急不慌的远远看着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