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59 不像偷腥

959 不像偷腥

三个人在濮玫的病房门口稍稍停了一下,只见那个身穿夹克衫的男子取出了包里的物件,正是一个高档的照相机,然后冲着两名警察点点头,接着一名警察猛然就推开了房门,打开了病房里的灯,

王宝玉知道好戏上场了,嘿嘿笑了笑,立刻跟了过去,只见夹克衫对着屋里一通乱拍,闪光灯刺眼,随后,其中一名警察连忙制止了他,吃惊的问道:“你怎么是个女的。”

“你妈是什么我就是什么,你们几个人这是干什么。”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來,正是白云飞,

原來,王宝玉安排白云飞穿上自己的西装,进了濮玫的病房,还装着跟濮玫很亲近的样子,靠在濮玫的床边躺着,这三个人进來,一时沒看清,只顾得拍照,直到白云飞起身,这才明白拍错了,

此时,濮玫也醒了,她先是很愕然的看着身边的白云飞,不过很快就认出这是一名小护士,但是屋门口的三个人,却让濮玫一下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王宝玉在哪儿。”一名警察不禁惊愕的问道,

濮玫是何等聪明的女人,一下就猜到了大概,不禁冷笑道:“你们想干什么,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不对,明明说就在这里的,怎么会是两个女人呢。”另外一名警察小声的嘟囔道,

“谁找我。”王宝玉嘿嘿笑着,从身后说道,

三个人齐齐惊骇的回头,夹克衫立刻认出了王宝玉,对两名警察说道:“这个才是王宝玉,快走吧,我们中计了。”

“不行,头说了,必须完成任务才行。”一名警察说道,两个人互相递了个眼色,猛然上前架住王宝玉的胳膊,将王宝玉推搡进了屋里,随即关上了房门,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濮玫大声的问道,

“他们想将咱俩捉奸在病床,哎,多么天真幼稚的想法啊。”王宝玉不屑道,不紧不慢的脱了白大褂给白云飞,换上自己的西装,

“放肆,你们这么做,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濮玫羞恼的喊道,

王宝玉对濮玫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还指了指她的肚子,示意她不要动怒,对孩子不好,濮玫不知道说什么好,望着王宝玉半天才说道:“宝玉,你傻了,他们要害你呢。”

王宝玉嘿嘿笑了,说道:“照顾好你和孩子就行,老子才不怕他们呢。”

就在这时,两名心底暗自打鼓的警察突然冲上來,硬是将王宝玉按倒在濮玫的病**,另外一个人则毫不犹豫地开始拍照,

“你们这帮狗日的,老子迟早整死你们。”王宝玉一边手刨脚蹬,一边怒不可遏的骂道,

“快拍,快拍。”一名警察着急的说道,

“到底拍好了沒有,是不是可以收工了。”另一名警察问拍照的夹克衫,

“什么啊,把你们都拍进去了。”夹克衫看了一眼相机,颇为无奈的说道,

“你就对着他俩拍啊,这么笨。”另外一名警察痛苦的呲牙道,此刻,他的屁股上已经挨了王宝玉好几大脚,

“你们快放开他。”一旁手足无措的濮玫大吵大嚷起來,

“姐姐,我说了嘛,别管闲事,管好自己。”王宝玉冲着濮玫嬉皮笑脸的眨眨眼睛,濮玫实在不知道王宝玉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生气的抱着肚子看这一群人瞎折腾,

“哎呦。”突然,另外一名警察也痛苦的大叫了起來,原來是白云飞急中生智,找了一根带着针头的针管,毫不留情的扎进他的屁股里,

“小婊-子,老子打死你。”被扎了屁股的警察回手对着白云飞就是一拳,白云飞早就跳出去很远,嘿嘿直乐,

王宝玉则趁机猛得抬起一脚踢在这名警察的胸口,这小子蹬蹬几步坐在了地上,他很悲催,在针管与地面的作用力下,硬是扎进去半截,直疼得他咝咝的直吸冷气,

“快拔出來。”另一名警察自作主张的说道,

“不能拔,万一伤到神经就麻烦了。”夹克衫也有些慌了,随口说道,

“操,那你俩赶紧把我扶起來啊。”地上的警察哎呦呦直叫唤,

见此情形,另外一名警察连忙放在了王宝玉,将地下的警察扶起來就走,三个人立刻往外走,一幅落荒而逃的架势,

來不及了,他们刚刚跑到楼梯口,就被迎面而來的几个警察给拦住了,为首的魁伟汉子,正是范金强,

原來,王宝玉事先通知了范金强,说今晚可能有人來偷袭自己,于是,范金强便叫上几名警察,就在医院附近巡视,见三个人鬼鬼祟祟的进了医院,尤其是感觉那两个面孔陌生的警察很可疑,本就想上來查查,又接到了王宝玉的电话提醒,便连忙率领手下赶了上來,

一看道范金强等人,三个人顿时傻了眼,根本就无路可逃,更何况还有一个屁股上带着针管的累赘,于是便乖乖就范了,

随后赶过來的王宝玉迷惑的问范金强:“范局,这件事儿怎么还有警察参与啊。”

范金强不屑道:“假的,等我回去好好查查他们。”

“你咋知道他们是假警察。”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瞧你说的,维护社会治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才是警察的职责,像他们这种肯定是冒牌的。”范金强正色道,

“好,好,警察里绝对沒有害群之马,那这个相机的的照片怎么办。”王宝玉不免担忧的问道,

“这些照片,恰好成了他们犯罪的证据,你放心吧,绝对不会流出去的。”范金强承诺道,

“可别像上次一样弄丢了。”王宝玉叮嘱道,

范金强忍不住笑了,拍了下王宝玉的肩膀说道:“丢了也不怕,刚才的时候你还能配合他们拍照,一个个苦大仇深的样子,哪像偷腥啊。”

“嘿嘿,你倒是明白。”王宝玉不由笑道,

目送范金强押着三个人离开,王宝玉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身后的小护士白云飞不免咯咯笑道:“王宝玉,真有你的,你算的还真准,太好玩了,下次再有这等好事,记得一定叫着我啊。”

王宝玉皱眉道:“白云飞,看不出來嘛,你出手够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