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60 男妇产医生

混世小术士 960 男妇产医生 无忧中文网

“这还是本姑娘手下留情了,否则扎这家伙的坐骨神经,管保让他成为路不平。”白云飞笑道。

“路不平是什么意思?”王宝玉不解的问。

“瘸子都认为路是不平的,对吧!”白云飞大笑道。

王宝玉也跟着大笑,心情愉悦,他由衷的说道:“这件事儿还是要感谢你的帮忙啊!”

“那你怎么感谢我呢?”白云飞挑着眼角,轻蔑道。

“改天找个时机,咱们去一个沒人知道的地方,本人辛苦一次,坚持三小时,让你飞上云端。”王宝玉伸手搂住白云飞,**笑道。

“切,你也有那个本事再吹牛。”白云飞鄙夷道,“今晚我这么辛苦,又冒了风险,半个小时就行。”

今晚肯定不行了,这番闹腾,濮玫肯定不会再睡了,王宝玉连忙摆手拒绝,白云飞也只是说说,笑着郑重提醒王宝玉,孕妇不能做剧烈运动,小姑娘就沒问題。

王宝玉不免又强调了自己跟濮玫是纯洁的同志友谊,但却不好意思马上回病房,白云飞正在兴奋头上,加上又是无聊的夜班,缠着王宝玉说道:“让孕妇好好休息下,你陪我坐会儿去,就一会儿!”

白云飞帮了自己这么一个大忙,王宝玉自然不好拒绝,坐会儿就坐会儿,又不是做会儿,怕啥,于是跟着她來到办公室,一进门,白云飞便锁上门,兴奋的又蹦又跳的,嚷嚷道:“真刺激,真刺激!”

女孩活泼天性,王宝玉看在眼里竟然有些春心荡漾,长夜漫漫,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当他向白云飞靠近的时候,突然传來敲门声。

两人一惊,连忙一个坐好,一个开门,进來的正是值班医生,大概是听到外面嘈杂的动静,不敢偷懒睡觉了吧。见到王宝玉在屋里,她很是惊讶,问道:“他在这里做什么?”

白云飞紧张的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王宝玉反应很快,随即呵呵笑道:“是这样的医生同志,刚才有个产妇不排虚空,來找护士,可是值班室沒人,我只好建议他们先用开塞露,只是不知道这样对不对,所以等这里有人了,赶紧來问问。”

“哦,我说刚才病人家属怎么老说男医生男医生的,大概是看错人了吧。不过你的方法是正确的。”女医生恍然大悟的说道。

“医生,我还有两个建议要反映。”王宝玉连忙插嘴道,生怕女医生对刚才的事情起疑心。

“请说。”女医生來了精神,客气的说道。

“这第一吧,医院尽量使用通俗语言,比如放屁就是放屁,要说是拍虚空,可能很多人就听不明白。”王宝玉正色道。

女医生和白云飞相视笑了笑,点头表示同意。

“第二条吧就是药物要配有详尽的使用说明书,最好口头交代一下使用方法和用途。暂时就这些。”王宝玉又说道。

“呵呵,谢谢你,这些建议都很有价值,我们争取及时改正,避免疏忽。”女医生高兴的说道,又聊了几句,便去查房了。

“什么男医生,不会是你装成医生进去了吧?”白云飞惊愕道。

“嘿嘿!我不是想体验一下当医生是什么感觉嘛!”王宝玉嘿嘿笑道。

“幸亏你还懂点医学常识,要是搞出医疗事故,那我可吃不了兜着走了。”白云飞后怕道。

“放心吧,我以前在村里就是妇女主任,还不至于乱说话。”王宝玉道。

白云飞一听王宝玉这么说,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说道:“吓死我了。”

回到病房里,濮玫果然还在那里生闷气,一看王宝玉进來,羞恼道:“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记者,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大胆荒唐的事儿。”

“姐姐,这回你信了吧!我搞财产公示这件事儿,已经有很多人对我恨之入骨,恨不得除掉我而后快。”王宝玉道。

“越是这样,越要把他们都揪出來,我还不信了,朗朗乾坤下,岂容魑魅魍魉横行。”濮玫愤愤道。

“姐姐,他们敢这么干,后面肯定有人支持,而且还是來头不小的。”王宝玉道,刚才他也想明白了,但凭一个费腾,是不敢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后面一定有人支持。至于这个人是谁,一时还不好说。

“在我的记者行当里,有一个不成文的内部规定,那就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也就是说一个记者遇到了麻烦,其余记者都会全力想帮,天亮我就打电话,让那些刚走的记者都回來,我看谁敢强行压住这件事儿。”濮玫道。

“姐姐,这件事还是算了,闹大了对你我也不是一件好事儿。”王宝玉皱眉道。

“我们怕什么?又沒干成啥事儿。”濮玫道,忽然想起在宾馆里的事情,不禁害臊的脸一下子红了,语气也变得不自信起來。

在王宝玉的一番好言安慰下,濮玫终于决定忍气吞声,暂时不去追究这件事儿,但一向要强要脸的她,还是很认真的告诉王宝玉,官员财产公示这件事儿,不搞出了结果來,她会非常不高兴的。

折腾的一晚几乎沒睡,第二天一早,王宝玉和濮玫退了房,返回富宁大酒店的房间里,王宝玉好说歹说才让濮玫躺下睡着,自己则冷水洗脸去上班,他要看看阴谋破产的费腾,该是怎样的垂头丧气,夹着尾巴如同丧家犬。

不过,王宝玉想象的事情并沒有发生,费腾根本就沒上班。王宝玉又找來了马晓丽,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却略去了跟濮玫在宾馆里差点发生**的事情,这事儿坚决不能说。

马晓丽听完之后,眉头紧锁,好半天才说道:“宝玉,都怪我给你出了官员财产公示这个主意,当初只想让下面的人怕你,沒想到事情却闹成了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

“晓丽姐,还说这些干啥?其实也怪我,把计划都打乱了,下一步该咋办才好?”王宝玉急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马晓丽想了好久,最后茫然的摇头道,毕竟她再聪明,也只是一个小干部,像全县官员财产公示这种大事儿,一时间她还真不敢替王宝玉瞎拿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