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67 欢迎局长

967 欢迎局长

王宝玉虽听不太明白爹娘在争执什么,但也知道老两口转脸就会讲和的,根本不用担心,好香啊,王宝玉抽抽鼻子,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锅盖,见饭菜都热在里面,于是便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颤巍巍的红烧肉放进嘴里,好吃,还是干妈做的味道正宗,

一块沒吃够,王宝玉又夹起一块,刚想放嘴里,有两个人推门进來了,一个人还喊道:“是王局长回來了吧。”

不用回头王宝玉就知道是谁,村支书马顺喜,另外一个当然是村长张时趣,王宝玉舔了舔舌头,笑道:“什么风把马支书和张村长给吹來了。”

“王局长,那边饭菜都预备好了,就等着您开席呢。”马顺喜满脸堆笑的上前说道,

“就是,大家都等着您呢。”张时趣也颇为恭敬的说道,

在他们眼里,如今的王宝玉可是大官了,堂堂的县教育局长啊,不得了的,所以,当昨晚听买菜的林召娣说王宝玉今天回來,马顺喜和张时趣上午就预备好了酒席,听到王宝玉的车进了村子就忙不迭的赶了过來,

“都是知根知底的,你们俩儿不用跟我客气,我就不去了,还带了客人來呢。”王宝玉推辞道,

“那就让客人一块去,到了咱们的地界,不尽地主之谊,那显得多失礼啊。”马顺喜道,这句话说的倒是有点文气,

“啥礼仪也沒有,我这是回家又不是出差,沒那么多讲究。”王宝玉摆摆手,他现在不稀罕吃喝,反而觉得在家喝粥才舒服,再说和他们又沒啥瓜葛,价值不大,

“王局长那就是瞧不起咱们。”马顺喜说道,眼睛似乎还红了,好像马上就要哭出來似的,

看样子对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王宝玉见推辞不过,只好勉强同意,跟着两个人出了家门,恰好碰到了正要回家的钱美凤和李可人,王宝玉给李可人介绍道:“大姐,这位是马支书,这位是张村长。”

“这位是著名艺术家李可人女士。”王宝玉又给二人介绍李可人,

李可人面带微笑,优雅而礼貌的握了握手,马顺喜和张时趣却两眼发直的看着李可人,差点流出口水來,在东风村这个地方,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标致的美妇人,

王宝玉一看两个人的表情,不禁鄙视的捅了二人一下,两个人这才缓过神來,讪笑着邀请李可人一起去吃饭,李可人当然不肯去,王宝玉怕自己去吃饭沒意思,坚持带李可人一起去,李可人一路沒少小声抱怨王宝玉,这样纯粹是浪费时间和生命,耽误了她宝贵的创作,

王宝玉也正是嘿嘿笑,这都來小半天了也沒见李可人画画,倒是乐滋滋的四处溜达,不像是外出写生,反倒像是观光旅游的,

“马支书,我可要提醒你,李可人女士不但是一位艺术家,而且,在市里的领导层都有关系,你们千万不能慢待了她,要是惹她不高兴,后果不堪设想。”王宝玉严肃的对二人说道,打起了预防针,

“真看不出來啊,县里果然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张时趣不由感叹的说道,王宝玉习惯了大家伙咋咋呼呼,猛然间一个个变得酸溜溜的,还真是倒牙,也许是自己到了教育行业工作,大家都觉得自己是个文化人了,

“这个沒问題,马上就安排郑主任,无论李大艺术家在这里想做什么,都必须好好配合,要是出了一差二错,老子绝对不会轻饶她。”马顺喜道,

这个郑主任就是马顺喜的小姨子,妇女主任邓凤娇,张时趣不由嘿嘿笑道:“老马,沒得手是不是有点恼啊。”

“当着王局长的面,别乱说话。”马顺喜白了张时趣一眼,生怕王宝玉听出问題來,

王宝玉当然懒得探究这种姐夫小姨子的烂事,他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遇到熟人就客气的打招呼,尽显一个官员的平民本色,

刚到村部门口,就看见呼啦啦冒出一群老娘们,手里举着个小彩旗,齐声道:“欢迎王局长,欢迎王局长。”马顺喜和张时趣也立刻站到队列当中,起劲的拍着手,好像已经彩排好了似的,

站在最前面的正是妇女主任郑凤娇,她一脸媚笑,喊得却最卖力,王宝玉对她沒什么好感,不禁皱着眉对马顺喜道:“老马,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嘿嘿。”马顺喜嘿嘿一笑,大手一挥,妇女们立刻散开,接着却跑出來一帮孩子,看起來都是小学生,身上统一穿着东风小学的校服,

小学生们也齐声喊道:“欢迎王局长,欢迎王局长,……”

好,好,大家好,王宝玉挥挥手,不知道说啥好,李可人眉头皱的更紧了,早知道这样,自己才不会跟來呢,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学女生,上前一步,端端正正先给王宝玉敬了一个少先队队礼,接着从兜里掏出一个红领巾,踮着脚就往王宝玉脖子上挂,

王宝玉连忙低低头,看这个小女生系好红领巾,也许担心系的不结实,小女生犹豫了下,最后拉住红领巾两个角使劲一拉,王宝玉只觉得脖子一紧,连肉都给夹到里面去了,

看着红领巾紧紧卡在了王宝玉的脖子上,小女生才满意的松手,退后两步,然后展开了一张纸,声情并茂的念道:“尊敬的王局长,您是我们东风村的骄傲,更是东风小学的骄傲,我们全体东风小学学生,要以您为榜样,努力学习,做国家的栋梁……”

随后,又出來两个人,其中一个梳着齐耳短发的中年妇女,是王宝玉的小学班主任许兆彩;另外一个矮胖中年人则是彭校长,

说实话,王宝玉对小学班主任印象并不深,更谈不到多深的感情,可能是当时还是个孩子,年纪小记不住事儿,但他还是客气的上前称呼了一声“许老师,好久不见了。”,

许老师紧紧握住王宝玉的手,满含热泪的说道:“王局长,能够听到你叫一声许老师,我就沒白当一回老师。”说完,还真的掉了两滴泪,王宝玉笑着抽回手,生怕眼泪滴到手上烫着,

彭校长也上前跟王宝玉握手道:“王局长,咱们东风村小学的发展,就全仰仗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