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68 多照顾

968 多照顾

王宝玉闻言不禁皱眉,感觉很不对劲,当着众人的面,也不能问彭校长是什么意思,只好随口客气道:“学校的发展,需要依靠全社会的关心和努力,每个人都不例外。”

“我们的力量不如王局长的大啊。”彭校长又是一脸热情笑容的说道,王宝玉还沒想好怎么回答,就听彭校长朗声道:“同学们,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王局长讲话。”

掌声立刻响起,王宝玉松了松脖子上紧的要命的红领巾,连连笑着摆手,只是大家热情高涨,掌声好半天才停止,

看着一张张幼稚纯真的小脸,王宝玉觉得不能拒绝,于是便清了清嗓子,说道:“同学们,很高兴在这里见到大家,东风小学是我的母校,这里有我很多的美好回忆,说起來,我跟大家还算做校友和同学呢。”

小孩子们又是一阵鼓掌,个个挺起了胸脯,仿佛觉得跟堂堂县教育局长是同学,格外的光荣,

王宝玉继续说道:“未來的时代,是知识爆发的时代,希望大家都能努力学习,奋发向上,以勤勉踏实的精神,努力掌握文化知识,争取每个人都能走出这山沟沟,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

大人们立刻带头鼓起掌來,小孩子们更实在,拍的小手通红,听到这里,李可人不禁小声道:“小孩,看不出來,说话还挺像那么回事嘛。”

王宝玉沒理她,又高兴的讲了一会儿,这才用了一句“谢谢大家。”,结束了讲话,自然又引起一番热烈的掌声,

“王局长,我们进去吧。”马顺喜伸手谦让道,大家顺着他的手势,立刻让开了一条路,作为县局领导的王宝玉,挺着胸脯走在前面,一边挥着手,一边在人群的簇拥下,派头十足的向着食堂而去,

走在王宝玉身边的李可人见此情形,不禁直皱眉,哼了一声道:“王局长还真能摆谱啊,吃个饭还用夹道欢迎,这么快就变成昏官喽。”

李可人的话,宛如冷水浇头,王宝玉的兴奋劲一下子沒了,不免感到尴尬,只好讪讪的笑,到了食堂门口,马顺喜这才回头做了个散场的手势,人群立刻一哄而散,

“饿死老子了。”一个小孩边跑边大声嚷嚷道,

“老子也渴的嗓子冒烟了……”另一个小孩也嚷嚷道,

“家里的牛粪还沒清呢。”一个妇女嘟囔道,

“中午饭沒做,上你家吃吧。”

“我家也沒做呢。”

“那个王局长讲的啥啊,啥态度都沒表啊。”

“领导就这样,都得最后才说。”

这些话飘进王宝玉的耳朵里,让他心里一阵发堵,异常的郁闷,走进新建的食堂,里面收拾的倒是很干净,桌椅摆放整齐,桌布也白的刺眼,中间的一张大圆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香气四溢,看情形,除了这桌上的客人,基本沒旁人在食堂吃饭了,

王宝玉问道:“老马,这是什么时候盖的食堂啊。”

“去年刚要进冬的时候,咱们这通了路之后,偶尔就会來个领导视察啥的,不能总往家里领。”马顺喜解释道,

“这倒是,不过一定要注意卫生啊,眼瞅着夏天马上就要到了。”王宝玉想了想说道,

“王局长请放心,肉都是自家养的,菜也全部都是无公害的,管保吃着比城里还舒坦。”马顺喜一脸谄媚的说道,

“我的意思是那边,天热了,肯定有不少的苍蝇。”王宝玉指了指窗外不远处的厕所道,

“哦,把厕所拆了,搬得远远的,还是王局长想的周全。”马顺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即回头扫了一眼龚向军,立刻下达了命令,

副村长龚向军得令,痛快的答应了一声,就要往外走,去找壮劳力拆厕所,却被张时趣给及时制止了,张时趣不屑道:“老龚,你也动动脑子,现在拆了,你让大伙吃饭的时候,上哪儿去方便啊。”

“是啊,去哪里方便啊。”龚向军也想不明白如何解决这个问題,

马顺喜皱着眉头,指着龚向军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就吃完饭再拆啊,整个东风村数你最实在。”

众人皆笑,落座后,王宝玉不悦的问马顺喜:“老马,弄了群学生们來欢迎我,到底是咋回事儿。”

“今天周末,都放假,所以大家伙都自发來了。”马顺喜含糊的说道,

“少忽悠我,孩子们的思想教育课上的不错啊。”王宝玉鼻子里哼了一声,

“呵呵,先喝酒。”马顺喜呵呵笑着起身给王宝玉倒酒,

王宝玉推开马顺喜的手,很严肃的说道:“如果你们不说清楚,今天的饭老子就不吃了。”

“王局长,千万别生气,我们也是无奈之举嘛。”马顺喜慌忙解释道,又抽出一支烟,双手捧着递给王宝玉,

“就是,绝无恶意。”张时趣也点头哈腰的附和道,

“对,对,有苦衷。”龚向军愣头愣脑的表现了一句,气的马顺喜又使劲瞪了他一眼,龚向军心里更委屈了,不知道为什么向着领导说话,也沒说对,

王宝玉接过烟,啪的一下点上,猛吸了一口后又说道:“搞的这是什么啊,大人孩子都饿着肚皮迎接我,我不过是回家看看,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吗,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搞腐败呢。”

“嘿嘿,王局长说哪里话,就凭您这些年为东风村做的贡献,大家心里都惦记着您的好,搞个欢迎仪式算个啥,您永远都活在我们心中。”马顺喜笑道,

“呸,老子还沒死呢。”王宝玉一听就火了,有这么夸人的吗,

“笨死你算了,我看他们是有事儿求你这个大局长。”李可人不屑道,

“我能办什么啊。”王宝玉不解道,

“教育局长能办的事情可是多去了。”李可人道,

“嘿嘿,李老师是明眼人,一看就透。”马顺喜接过话茬道,王宝玉鄙视的看了马顺喜一眼,又问:“先说说想干什么。”

“王局长,您是家乡人,现在当上了大官,我们希望您能多照顾一下咱们家乡的小学。”马顺喜终于说明了意图,

“怎么个照顾法。”王宝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