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69 老年模特

969 老年模特

“学校都是多年以前盖得的房子,老师也都是民办教师,其中也包括您的班主任,学校环境差,学生苦,加上老师的待遇差,总也留不住人,孩子们的学习也会受到影响,这不想着教育局那边能多多照顾照顾嘛。”马顺喜道,摆出一幅体恤民情的悲悯之色,

一同前來的彭校长也现出黯然的神情,补充道:“咱们的小学,就是靠收那点学费维持,如果有了钱,就可以让更多的孩子上学了。”

王宝玉这回终于明白了,马顺喜等人搞出的这场戏,无非就是想让自己从县教育局这块,给东风小学拨点款,翻新校舍,最好连同老师都给转正了,

这一次,王宝玉终于体会到了权力所产生的连带反应,有些腐败,似乎看起來是身不由己的,自己刚刚当上教育局长,家乡的人就开始惦记了,指望着靠自己改变教育的落后状况,这就不奇怪,为什么有人当上大官后,就会产生贪污受贿,这无疑是权力带來的附属品,

王宝玉叹了口气,示意唯唯诺诺的马顺喜坐下,很认真的说道:“老马,彭校长,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以后有话直接跟我说,千万不要搞这种形式主义,至于东风小学的问題,要有适当的时机,不能给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感觉。”

马顺喜和张时趣纷纷点头称是,马顺喜解释道:“我们也知道王局长的难处,也不想给您出难題,只要您心里有这事儿,我们就有指望了。”

王宝玉笑道:“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只要有机会,我肯定优先考虑咱们东风村。”话毕,满座鼓舞,感激之话不绝于耳,

消了气的王宝玉指了指自己的空杯子,马顺喜连忙欢喜的给王宝玉倒上酒,那边的妇女主任郑凤娇也忙不迭的给李可人倒酒,酒席算是正式开场了,

吃着熟悉的家乡菜,喝着自产的小烧酒,王宝玉的心情很快就好了起來,李可人倒是不怎么喝酒,只是盯着一盘肉炒蕨菜吃个不停,连连称赞好味道,其他人也都不稀罕这道菜,郑凤娇干脆把盘子端到李可人面前,可着她吃,

或许是觉得王宝玉带來的客人,一定不一般,又或是王宝玉路上的警告起了作用,马顺喜端杯敬李可人,同时吩咐郑凤娇:“郑主任,李老师是贵客,來这里是画画的,无论李老师想画什么,你都必须全力配合,听到沒有。”

郑凤娇不断的点头,跟李可人相比,郑凤娇显得很土气,不是说衣服值不值钱,关键是打扮,这就像穿着名牌西装,脚下却套着一双高档运动鞋一样,照样显得沒档次,

李可人满意的微笑着跟马顺喜干了一杯,顺便表示感谢,马顺喜觉得博得了美人的欢心,更是高兴,因此一个劲的劝道:“李老师,多吃菜,多吃菜。”只是不知道马顺喜心里什么想法,也许是尽量将自己的品味抬高到同李可人一样的等级,马顺喜半欠着屁股,伸长胳膊夹了一筷子蕨菜放到嘴里嚼着,学着李可人的样子也连连赞叹好味道,

王宝玉忍不住低头偷乐了,果然,李可人满脸不悦,把菜往旁边一推,再也不肯动了,马顺喜却沒有看出來李可人的变化,接着又献媚的继续问道:“李老师,不知道您擅长画什么,咱们村里,鸡鸭鹅狗,牛马驴骡,也能凑一大群。”

“我一般不画动物,除了山水风景,偶尔还画人体。”李可人道,

“人体,就是画人吧,沒问題,郑主任,李老师想画谁,谁就他娘的老老实实的让李老师画,否则,收地。”马顺喜拍着胸脯承诺道,

“马支书,你说得是真的。”李可人一脸兴奋的问道,

“当然,在咱这村,谁敢不听老子的。”马顺喜很傲气的说道,

王宝玉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來,对马顺喜道:“老马,李老师可是个认真的人,你答应了她,可千万别后悔啊。”

“不后悔,明天就组织全村老少,让李老师挨个画。”马顺喜道,

“太好了,我敬你一杯。”李可人款款起身,主动敬了马顺喜一杯,马顺喜美滋滋的滋溜一声就干了,说完自以为是的说道:“听说以前有个画家天天比着鸡蛋画,时间长了,就啥都画好了,李老师画的更复杂,将來肯定比那个画家还出名。”

李可人得意的笑了,一旁的张时趣问道:“为啥天天画鸡蛋就能画好画。”

“你真是沒文化,科学说了,每个鸡蛋都不一样,何况是人呢,而且还有穿这衣服那衣服的,光头的扎辫子的,麻烦去了。”马顺喜喋喋不休的卖弄着,

“老马,我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李老师画的人体,指的就是**。”王宝玉打断马顺喜的话,嘿嘿笑道,

“**,啥,啥**,。”马顺喜猛然瞪大了眼睛,在座的人也惊得都现出一幅痴呆状,

“就是光屁股的人啊。”王宝玉哈哈笑道,他心里想,如果全村老少都光着屁股让李可人画一幅超大的人体画,指定会震惊全世界,成为不朽的名画,

“这,怕是有难度吧。”马顺喜使劲挠着脑袋,很是为难的说道,

“看,刚答应就反悔了,言而无信。”王宝玉不屑道,

“哪能呢,不要以为咱们是农村人就接受不了新思想,那个,郑主任,不行你先去试试,做做动员工作。”马顺喜难堪的对着自己的小姨子说道,

“我可沒那两下子。”郑凤娇连声推辞,

“那就你带个头,先让李老师画。”马顺喜冷脸道,

“我倒是无所谓,你回去问问我姐同意不,再说了,要带头也是你这个支书先带头啊。”郑凤娇斜楞着眼睛看了马顺喜一眼,极其不屑,

“我这老皮老肉的,不穿衣服也不好看啊。”马顺喜被将了一军,只能尴尬的如此道,

“沒关系,每个年龄段的人体模特,都有其不同的特点,在学校的画室里,也不乏有老年模特,能把老年模特画好,更需要功底。”李可人笑着调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