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70 落魄田英

970 落魄田英

马顺喜被说得脸红脖子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王宝玉看着有趣,呵呵笑着对马顺喜小声提醒道:“老马,李老师可是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画**的时候,她自己也**,为了让模特放松。”

“真的。”马顺喜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王宝玉道,

“那倒是可以考虑一下。”马顺喜动心道,

“不过,你得控制好下面,李老师喜欢画带褶的,否则觉得沒难度。”王宝玉忍住笑说道,

“那我就有难度了。”马顺喜郁闷的肚子喝了杯酒,

前面说得这些,肯定是闲扯,李可人对于画人体,不过是个小小又隐私的爱好,她这次來,主要还是想画一画青山绿水及风土人情,再说了,像李可人这种眼皮子超高的女人,对于模特的身材也是极为挑剔的,老弱病残基本都可以免了,

又吃喝闲聊了半天,李可人就先退席了,郑凤娇连忙起身将李可人送回去,酒桌上少了女人,自然气氛更加的随意,交杯换盏,喝得是酣畅淋漓,不知不觉中,王宝玉也觉得喝多了,只是脑子还算是清醒,

一直到日暮西陲,众人才醉醺醺的作鸟兽散,王宝玉谢绝了马顺喜等人的相送,晃晃悠悠的独自往家走,

看着熟悉的家乡,王宝玉油然想起许多的往事,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倍感亲切,他來到了不知道走过多少次的河堤,看看静静流淌的东清河,迎着惬意的微风,心情愉悦的往回溜达着,

走到半截,王宝玉忽然看见前面有几名妇女正围在那里嚷嚷着,不由好奇的靠了上去,

“你上学那会儿,俺家可是随过礼的,这回俺孩子结婚,你们家是不是也应该还回來啊。”只听一名妇女粗声道,

“嘿嘿婶子,别拉坏了衣裳,您又不舍得给我买是不,我爸早就说让我给钱了,今天我忘了带,明天好不好。”说话的是一个女孩子,王宝玉听着格外熟悉,透过人群一看,竟然是田英,

“你爷俩都一个德行的,放屁还添风呢,你爷俩说话,连屁都算不上。”妇女不悦的吼道,

“嘿嘿,婶子,咱家还能缺您那俩钱,我一会儿就去找刘二蛋收地租,一准给你。”田英低声下气的陪着笑说道,

“那可不行,要不俺就跟着你。”妇女明显不相信田英的话,又说道,

王宝玉终于听明白了,原來是当年田富贵当副村长的时候,田英上学收了人家的礼金,田富贵虽然走了,可是人家还记着这件事儿,在农村这种地方,最讲究所谓的礼尚往來,田富贵不回礼,引起了大家强烈的不满,

当然,这也是田富贵落魄了,如果还当村长,自然这些人连个屁都不敢放,

“婶子你松松手,衣服真的要给你扯坏了。”田英试图挣脱妇女的手,

“这是啥,这不是钱啊,你兜里带着钱还跟我打马虎眼,明天你就走了,我找谁要去啊,现在给。”妇女拉扯之中看到田英衣兜露出的钱角,立刻嘈嚷起來,

只见田英很是无奈的掏着兜,零零碎碎的钱加起來好像还不够一百,塞到中年妇女的手里,难为情道:“婶子,我身上就九十块钱了,少点儿,你就收着吧。”

“沒这个理。”妇女接过钱沾着口水数了一遍,不满的说道,

“嘿嘿,婶子您算啊,大哥结婚,我们家要有人去吃席,咋说也得吃二三十的啊,您还是赚了。”田英笑嘻嘻的说道,

“算了,赔点就赔点吧。”中年妇女眼珠一转,觉得田英说的有道理,

王宝玉听着來气,分开人群,一把将钱夺了过來,怒道:“你们这帮老娘们,不就是这么点钱嘛,干嘛难为英子。”

一看是堂堂的王宝玉局长,那名妇女立刻慌张的解释道:“宝玉,不知那么回事儿,当初俺们随礼的时候,可是勒了半个月的裤腰带。”

王宝玉从包里摸出二百块钱,啪的一声拍在中年妇女的手里,不屑道:“多给你一倍,这总该行了吧。”

“宝玉,怎么能收你的钱呢,算了,俺不要了。”中年妇女畏惧的向后躲着,不肯收,

“拿着吧,快滚远点。”王宝玉鄙夷道,

中年妇女心惊胆颤的拿着钱走了,围观的妇女们也都幸灾乐祸的一哄而散,王宝玉将那些碎钱钱塞给田英,心中不禁一酸,轻声问道:“田英,沒想到能在家里遇见你,最近还好吗。”

刚才一直低头的田英,这才抬起头來,绽放了一个笑容,道:“宝玉,谢谢你给我解围,我沒事儿,马上就要毕业了,到时候找份工作,家里就能好些了。”

“有困难就跟我说啊,跟我娘说也管用,我不知道你过的这么困难。”王宝玉看着一身劣质衣服的田英,心疼的说道,

“都是暂时的,前几天和朋友去吃西餐,把钱都造了,呵呵。”田英故作轻松的说道,

“对不起啊,田叔的事儿,我也有责任。”王宝玉满怀歉意的说道,

“这不怪你,还是我爸当初心术不正,看不清形势。”田英大方的说道,

“來吧,陪我坐会儿,咱们聊聊。”王宝玉轻轻拍了拍田英的后背,田英稍稍犹豫了一下,跟王宝玉步下河堤,一同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宝玉,你真的很棒,几年就当上了县里的局长,咱村就属你有出息了,当然第二个就是我,哈哈。”田英笑着说道,

王宝玉点了点田英的鼻子,说道:“傻丫头,跟我还装个屁啊,吃了不少苦吧,來吧,借你个肩膀用用,注意控制鼻涕啊。”

“去你的,我才沒那么多愁善感呢。”田英咯咯笑着捶了王宝玉一拳,笑着笑着嘴巴就不会咧了,努力维持在眼眶中的眼泪使劲打着旋,最后还是不争气的落了下來,

田英放开嗓子哇的一声哭了,她使劲捶打着王宝玉的胸膛,哭喊着:“死宝玉,你咋这么坏,我差点都让你给逼死了,你咋不去死呢。”说完钻进王宝玉的怀里,发泄的痛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