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71 不够档次

混世小术士 971 不够档次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紧紧搂着田英颤抖的肩膀,任由她委屈的泪水滑落,不知道过了多久,田英才停下了哭声,抬起头來,又打了王宝玉一拳,说道:“你咋也不劝劝我呢,光我一个人哭,多傻啊!”

王宝玉忍不住哈哈大笑,心里也轻松了不少,现在的田英才是本色,他笑道:“你本來就是傻妮,哭也是傻哭。”

“去你的!”田英扯过王宝玉的袖子擦了下鼻涕,扑哧一声笑了。

“田英,不用说这些,我还是我,前几天咱们同学聚会,我还问你咋沒來呢!”王宝玉说道。

“是程雪曼组织的吧!”田英伸展双腿,搓着膝盖问道。

“嗯。”王宝玉道。

“哼!她觉得我穷,不愿意搭理我,当然不会通知我了。每次打电话,都阴阳怪气的,还真以为自己是大小姐呢!”田英不屑道。

“呵呵,啥时候也学会小心眼儿了?”王宝玉笑道。

“呸,我才不是呢。只是觉得原來和她玩的还算不错,谁知道我爸出事儿以后,她就躲得我远远的,生怕我借钱似的。”田英愤愤的说道。

王宝玉拢着田英的肩膀,真诚的看着她的脸说道:“田英,咱们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你有了困难,不用搭理别人,跟我说就行,我还是那个王宝玉。”

田英扒拉开王宝玉的手,说道:“宝玉,不知道是不是长大了,我觉得咱们之间,变得疏远了。”

“那只是你的感觉,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个顽皮的黑煤球。”王宝玉笑道。

田英忍不住又笑了起來,使劲打了王宝玉一拳,嗔骂道:“沒想到你还是那么坏,臭宝玉,烂宝玉。”

“对了田英,你回來干啥啊?”王宝玉问道。

“聋子啊你,刚才吵架的时候沒听见?家里的地包出去了,我爸让我回來收地租,他自己不想來。”田英说道。

“田叔,他,现在怎么样?”王宝玉犹豫了下,小心的问道。

“还能怎么样,整天喝酒。”田英道。

王宝玉叹了口气,沉默片刻之后,忽然轻轻握住田英的手,感叹的说道:“英子,谢谢你,我从來不敢主动和你联系,生怕你上來那脾气把我臭骂一顿,那样咱俩的情分全都完了。沒想到,你还跟我说话。”

“去,说的跟真的似的。你现在当大官了,还怕沒人说话?少骗我!姑奶奶我不上当!”田英不屑的甩开王宝玉的手,但脸上的笑容却是发自内心的满足。

“你啊,就不能跟我说句好听的啊,总刺激我,小心嫁不出去!”王宝玉无奈的笑了,翻了翻自己的包,拿出里面的一沓钱,塞给田英道:“田英,这点钱你先留着花吧!不够再跟我说。”

田英决然的推开王宝玉的钱,说道:“王宝玉,你这是可怜我,告诉你,我早都自食其力了。”

“你一个学生能挣什么钱啊?”王宝玉问道。

“我晚上去KTV唱歌,多的时候,一晚上也能赚五十块钱。”田英道。

“就你那破锣嗓子,也能有人给钱。”王宝玉笑道。

“又瞧不起本姑娘了吧?哼!我上的可是艺校,受过专业培训的。”田英不屑道。

“那你吼两嗓子给我听听。”王宝玉道。

“怕吓死你,哈哈!我在我们系里都是数得上的,谁见了我不得喊一声大师姐?”田英哈哈笑道。

“吹吧,瞧你这身地摊货,人家不给你白眼就烧高香了。”王宝玉扯了扯田英都有些磨损的袖口讽刺道,说完立刻就后悔了,这话果然戳到了田英的痛处,只见她刚刚好转的脸色又变得难堪起來。

王宝玉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子,田英学的是音乐系,上过大学的人都有这个常识,衣着打扮最讲究的通常都是和艺术沾点边的学生,所以像田英这种寒酸的农村女学生也受不了多好的待遇。

“英子,别跟我犟了,收着吧!不行就给你爸,我总觉得有些对不住他。要不是因为我,他还好好的当他的村长,你也不会受这么多苦。”王宝玉道,又把钱递了回去。

“我可是告诉你,我爸一喝酒多了,就骂你。”田英翻着眼皮道。

“怪不得我总打喷嚏,原來是让你爸给骂的,嘿嘿!快把钱放起來吧。”王宝玉嘿嘿笑道,背后骂又听不着,就等于骂田富贵自己了。

田英犹豫了下,也许手头实在不宽裕,终于低头红着脸收下了钱,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來,王宝玉怕爹娘担心,又跟田英聊了一会儿,这才将她送了回去。

王宝玉在家里并沒有多呆,睡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他先是开车來到田英的邻居家,将田英接上车,然后直接开车奔青山村,想将田英先送回家。

“宝玉,你跟程雪曼现在到底咋样了?”田英问道。

“我跟她本來也沒咋样!”王宝玉道。

“得了吧!她可是总提你。”田英笑道。

“是吗?她还会谈到我吗?”王宝玉故作镇定的问道,心里却美滋滋的。

“对啊,不只是和我提,和很多人都提,每次还不忘告诉大家你现在的职务。升的够快啊,刚开始我还以为她吹牛逼呢!”田英说道。

“那是以前吧?我们不怎么联系的。”王宝玉说道。

“切,这不前段你们就借着同学会又尿到一壶里去了?依我看,肯定还有下文。不过我提醒你,她现在变了,变得很那个!也可能她原來就那样!”田英不屑的说道。

“什么那个?”王宝玉问。

“就是变得很俗,很势力,也很随便。”田英不屑道。

“随便是什么意思?”王宝玉脸色陡然一寒,不快的问道。

“那还用说,就是男女关系很随便,但人家图大的,找的男朋友不光有钱还得有势。我听说还有个市里熟食连锁店的公子追她呢,结果沒追上,后來那男孩子天天抱着个酒瓶子在学校门口等她,就想当面问问她为什么。那还用问啊,出身不够高贵啊,光有钱沒档次肯定不够程雪曼的择偶标准。程雪曼怎么会选一个卖烧鸡的当男朋友呢?”田英鄙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