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72 缺个副局长

972 缺个副局长

“田英,不要说了。”王宝玉冷脸道,虽然程雪曼变了,可是王宝玉总觉得,不至于像田英说得那样,女孩家希望找个体面男朋友不算过错,有点小资情调也算正常,田英这么说,还是因为跟程雪曼的关系变得很差,

“唉,看起來你还是很在意她。”田英不悦道,

王宝玉觉得心里堵,一路也不怎么说话,田英心里不痛快,也懒得搭理王宝玉,快到中午的时候,终于到了青山村,远远的就看见田富贵和媳妇刘小娟正站在路口东张西望着,

王宝玉本打算不惊动田富贵,将田英放下就走,现在看起來,不能躲了,不过田富贵看起來也蛮可怜的,身上穿着普通的衣服,微弓着身子,气色显得更差,显然是总喝酒导致的,刘小娟虽然还是齐耳短发,却也少了以前的干练,神情中多了几分木讷,整个人看起來也老了不少,

车子缓缓停在了田富贵两口子跟前,就在夫妻二人不知咋回事儿的时候,田英推开车门蹦跳着下了车,

田富贵开始以为自己的女儿找了一个大款,真是山不转水转,老子落魄女儿长脸啊,田富贵心里这一阵激动啊,这么年轻就车來车往的,指定是个有出息的,只是田富贵的翻身美梦刚开始做就被个熟悉的身影打破了,只见王宝玉从车上走了下來,还人模狗样的,

“田叔,小娟婶子。”王宝玉整整衣冠,笑着打招呼,

“英子,你怎么跟这小子混在了一起,快跟我回家。”田富贵满脸怒气的说道,拉着田英就走,

王宝玉一脸尴尬,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田英急道:“爸,你咋这样呢,宝玉不是你想的那么坏。”

“他还不坏,就属他一肚子坏水,咋惹不起,还躲不起吗。”田富贵大声的嚷嚷道,

“爸,冤家宜解不宜结,人家宝玉心里可都还惦记着咱们呢。”田英着急的说道,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给老子闭嘴。”田富贵一声怒喝,气的田英使劲跺了两下脚,于是松开田富贵跑到刘小娟身旁,埋怨的叫了一声妈,

“那,宝玉,谢谢你把英子给送回來,到家里坐坐吧。”刘小娟慌忙理理鬓边有些凌乱的发丝,很客气的说道,

“不了,田叔这还对我记着仇呢。”王宝玉讪笑道,

“宝玉,跟我回家坐坐,不理他,他要是生气,自己到一边溜达去吧。”田英上前拉住王宝玉的胳膊,转头对田富贵说道,

“就是,宝玉大老远來了,哪能不喝口水呢。”刘小娟道,

田富贵无奈的哎呀一声,索性不说话了,显然不当村长,又不赚钱,在家里的地位也沒有了,

王宝玉推辞不过,只好跟着田英到了家里,但也一直警惕的关注着身后一脸不高兴的田富贵,以防他背后出阴招,到了自家门口,田富贵见其他人都说说笑笑进屋了,他犹豫了半天才进去,

田富贵在这里的家,是很普通的三家砖房,住的地方也是村边,家里的东西都是从东风村那边搬來的,显得很是陈旧,不过,即便如此,生性要强的刘小娟却打理的很干净,可以说是一尘不染,有种别样的朴素,

进了东屋,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摆在墙角里,似乎就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电器了,刘小娟将王宝玉让到炕上,自己到厨房去忙乎了,

田富贵也进來坐下,还是不说话,低着头卷起一支旱烟,

“田叔,我知道你还记恨我,要不您打我两下出出气。”王宝玉首先打破这份沉默,笑着说道,

“我哪敢打你啊,你现在可是堂堂的教育局长了。”田富贵道,

王宝玉扔过去一根好烟,田富贵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好久沒抽香烟了,最终还是忍不住点上,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

“田叔,那些事儿都过去了,对不住的地方,我真心的向您道歉。”王宝玉陪着笑脸道,

“我是有些事儿对不住你,可你也不能往死了整我啊。”田富贵黯然道,

“这也是事赶事,田叔,我本意可是沒想整你的。”王宝玉解释道,

“我倒沒啥,本來就是个苦出身,可是英子呢,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冷不丁家里败落了,一个女娃家,哎。”田富贵鼻头一酸,别过脸去,

“田叔,我知道你心里苦,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我好多本事还都是你教的呢。”王宝玉这些话不假,当初和田富贵结成同盟的时候,哪次不是把酒密谈,狼狈为奸呢,

“唉,还提那些干啥,你看我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憋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小村子里,活的真沒劲。”田富贵哭丧着脸道,

田英端來一杯茶,恰好听到了田富贵的话,说道:“爸,等我安顿好了,就把您和我妈接到城里去。”

“农村还混不明白呢,到城里干啥,还不是累赘,好在总算把你的大学供下來了,要是连累了你的学业,我跟你妈这辈子都安生不了。”田富贵摇头道,

田英的话提醒了王宝玉,以现在自己的本事,给田富贵两口子找份工作,应该不难,好的沒有,一般的也许机会很多,于是便试探着问道:“田叔,我看您就不如走出去,哪怕找点事儿做,也省的在这里闷。”

“我能干啥啊,又不会技术。”田富贵道,显然,他也想过这件事儿,只是出苦力的不能干,搞技术的干不了,再加上死要面子,所以就整天憋家里了,

“只要您愿意,安排工作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管保不用出力,还有钱赚,多了不敢说,养家糊口还是沒问題的。”王宝玉拍着胸脯承诺道,

“你说得是真的。”田富贵满脸期盼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宝玉那里缺个副局长,路上还跟我说要你去呢,旁人干不了。”一旁的田英咯咯笑道,

“一边呆着去,这么大了还耍嘴皮子。”田富贵呵斥道,同时期待的看着王宝玉,

“田叔,如果你们愿意,一会儿就可以跟我走。”王宝玉道,

“我也可以去吗。”刘小娟有些激动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