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78 女人爱听的

混世小术士 978 女人爱听的 无忧中文网

李欣惠的脸上顿时沒了笑模样,她半天才说道:“王局长,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是不是要整个督导组开个会商议一下啊!”

王宝玉当然明白这件事兹事体大,但要是开会商量,怕是这帮玩意都不会赞同的,于是便坚持道:“李部长,不是我独断专行,我觉得这是官员财产公示必须的一个环节,单靠自查自纠,根本不可能听到真话的。”

“事儿是这么个事儿,理儿也是这么个理儿,可是我还是不能随便答应你,万一出了问題,不知道会有多少领导给我上眼药呢!”李欣惠还是拒绝了王宝玉的要求。

“县委宣传部也不能总是宣传正面舆论,其他的也应该有,是不是啊?”王宝玉面带不悦的问道。

“王局长,这件事儿我实在做不了主,除非督导组通过,或者是书记县长签字。”李欣惠坚持道。

碰了一鼻子灰的王宝玉,还是选择郁闷的离开了宣传部。真是沒想到,办这么点事儿就是如此的难,他想去找孟海潮,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凡事儿都需要书记办,还用自己干嘛,不是显得自己沒有办事能力吗?

王宝玉郁闷的回到车上,脑中排开一切杂念,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只是感觉想了好久还沒有想到好主意,抬腕一看,竟然才过去五分钟!操,睡觉一个小时都不觉,想问題五分钟咋这么显长?

自己能力有限,还是得借东风,王宝玉拿定主意,取出早上泡上春哥丸的酒,敲开了组织部长靳永泰的门,靳永泰一看王宝玉手里拿的是酒,顿时喜笑颜开,客气异常。

“靳大哥,回家拿的,就这一瓶了,千万别再答应别人了。”王宝玉煞有其事的说道。

“呵呵!兄弟放心,绝对沒有下次了。”靳永泰兴奋接过酒,非常小心的锁进了柜子里,又仔细的问道:“兄弟,这药酒是怎么个喝法?”

“最好饭前用,利于吸收,饭后也要两小时以后,每次一两。”王宝玉说道。

“每次一两,饭前。”靳永泰高兴的重复着,生怕自己记错了。

“大哥,别光顾着自个儿高兴,兄弟郁闷了。”王宝玉点烟道。

“怎么了?说來听听,有了个美女秘书还郁闷啊!听说还是个才女呢!”靳永泰笑道,显然知道了夏一达给王宝玉当秘书的事儿。

“大哥,别开兄弟的玩笑了,我刚才按你说的去找李欣惠,让她在报纸上发监督电话,结果碰了一鼻子的灰,现在还沒擦干净呢!”王宝玉苦着脸道。

靳永泰呵呵直笑,摇头道:“兄弟,你还是年轻,做事儿呢!太冲动。”

“大哥,难道我的方法有问題?”王宝玉迷惑道。

“李欣惠好歹也是县委常委,掌管着媒体喉舌,你就这样冒然去找她,你想想她会那么好说话吗?”靳永泰道。

王宝玉一琢磨,觉得也是那么回事儿,不禁又问道:“大哥还是要帮兄弟指点一下迷津啊!”

靳永泰也点起一支烟,这才慢悠悠的问道:“李欣惠是个娘们,你说什么办法好呢?”

“大哥,您不会让我去献身吧!”王宝玉惊愕道。

“呵呵!当然不会,那可是要美死她的。不过这办法倒也可行,而且成功率还挺高。”靳永泰呵呵开玩笑道。

“那咋办,大哥,你可别说笑了,兄弟都要急死了。”王宝玉苦着脸说道。

“这样吧!我晚上单独约她出來,然后,你也去。到时候我先走一步,你跟她好好聊聊,记住了,女人喜欢听什么,你就说什么。”靳永泰道。

“这好吗?”王宝玉难免犹豫道。

“只要不留把柄,怎么做都不过分,结果才是最重要的。”靳永泰道。

“那女人都喜欢听什么?”王宝玉又问道。

“多了去了,这个绝对需要临场发挥。不过兄弟的本事儿我一百个放心。”靳永泰呵呵笑道。

王宝玉点了点头,这才又离开了靳永泰的办公室,直接去往富宁大酒店,要知道,濮玫还沒走呢!不能不关心这位远道赶來的孕妇姐姐。

进了富宁大酒店,王宝玉先是定了一个晚上的包房,打电话告诉了靳永泰。这段时间,富宁大酒店又开始热闹起來,早先的廉洁之风已经飘过,官员们又开始壮着胆子來吃饭了,既然这样,王宝玉同样也不用在乎。

來到濮玫的房间,只见濮玫正郁闷的坐在**看书,一见王宝玉來了,濮玫立刻高兴了起來,拉着王宝玉坐在床边,还大胆的抱着王宝玉的脸猛亲了一口。

“姐姐,我这两天有事儿回老家了,也沒來看你,别生气啊!”王宝玉歉意道,毕竟濮玫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可能也只有自己这样一个朋友,其孤独之情可想而知。

“我知道你忙,沒生气。不过也挺有意思的,每次和你打交道,总得出点岔子,上次就差点在洞里活埋了。”濮玫呵呵笑道,似乎意犹未尽。

“姐姐还有兴致说笑,真有魄力。对了,身体怎么样?”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好像已经完全好了,只是担心孩子,要不我早都走了,唉!稿子也沒发成,新闻成了旧闻了,天天卧床休息不敢动弹。”濮玫不禁叹气道。

“有你这个弟弟,还愁沒新闻吗?”王宝玉宽慰濮玫道。

“事情进展到什么情况了?”濮玫好奇的问道。

“县委刚给了我一个办公室,还配了一个维族的女秘书。”王宝玉道。

“嘻嘻!那边的女孩可都是个顶个的漂亮,保证能给你枯燥的生活添加色彩。”濮玫大有深意的嘻嘻笑道。

“那我得有那眼珠子看才行啊。再这么下去,我怕连命都沒了?”王宝玉哀叹道。

“呵呵,怎么了,又想临阵脱逃了?”濮玫笑问道。

“今天在县委宣传部那边办事不顺,想让李部长在媒体上公布一个监督举报电话,她死活不答应。这样下去,我的工作还咋开展?”王宝玉难免郁闷的又提起了这件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