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79 问题不简单

979 问题不简单

“这还不好办,大姐回去在报纸上给你公示一下不就行了,我们的报纸在这里也有些发行量的。咱们来个先斩后奏,只要你赢得百姓的呼声,量他们也不敢把你怎样!”濮玫道。

王宝玉听了后,起初还挺兴奋的,但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叹气道:“姐姐的好意领了,可是不能这么办,如果我找其他媒体,那就是跟县里对着干,以后只能回家当百姓了。”

“嗯!你的政治思维越来越成熟了。”濮玫赞同的说道。

“姐姐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啊?”王宝玉问道。

“其实我一会儿就要走了,订了今晚的卧铺。”濮玫道,又不禁遗憾的说道:“只是来这里一次,始终憋在这个宾馆里,工作上一点儿成绩也没有,回去后也不好交差啊。”

“嘿嘿,凭姐姐的资历,还怕领导埋怨?”王宝玉笑着问道。

“记者这行没有什么资历可言,除了敏锐的眼光之外,还要源源不断的提供吸引眼球的新闻才行,否则报社养我们有什么用?”濮玫说道。?”“

“大姐,我不知道这条新闻能不能发?”王宝玉问道,大概不想让濮玫空手回去。其实他心里也没底,万一像同学猴子一样起了负作用就麻烦了。

然而濮玫却是眼睛一亮,连忙说道:“只要不是违规的新闻,都是能发的,当然,还有有一定的新闻价值。”

“今天上午,孟书记亲自交给我他的财产情况资料。”王宝玉犹豫道。

濮玫扶了扶金边眼镜,半天后才说道:“这确实是一条不错的新闻,也能在全国产生轰动,只是我不明白,孟书记为什么这么急着公示自己的财产呢?”

“这有什么奇怪的,领导做表率嘛!”王宝玉道。

“他的速度很快啊。”濮玫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才说明人家孟书记两袖清风呢,不怕大家监督,也不怕调查。”王宝玉竖起大拇指,由衷的赞叹道。

“嗯,不过他肯定也知道我还没走吧?也知道你常往我这里来吧?”濮玫又问道。

“姐姐,啥意思?”王宝玉听得更迷糊了。

“我是觉得这事儿不是那么简单,凭着一种职业敏感,我觉得孟书记是希望通过你发这篇新闻的。”濮玫道。

“为什么?”王宝玉一头雾水的问道。

“你想啊!如果这篇新闻发了,孟书记的清官形象就奠定了,对他而言,岂不是一件好事儿?”濮玫道。

“对啊!”王宝玉一拍脑门,自己咋就没想到呢!无论从哪方面论,孟海潮都对自己不错,甚至可以说有恩,王宝玉说道:“不管孟书记心里咋想的,姐姐,那你就回去发了这篇新闻,算是帮我了。这么清廉的好官,受到舆论表彰也是应该的,让那些心术不正的人都看看,什么才叫表率!”

“好吧!也算是不虚此行。”濮玫答应道。

“姐姐回去后,一定要多注意身体,不能再有差错了。”王宝玉道。

“宝玉,搂搂我吧!”濮玫突然眼含深情的说道。

王宝玉没有犹豫,他搂住肉肉的濮玫,一同躺在了**,两个人的脸贴的很近,感受着彼此的呼吸,久久也不说话。

濮玫对王宝玉的感情是复杂的,她喜欢这个年轻人,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时而顽皮,时而自大,又让人爱怜。但是,濮玫又深知自己为人妇,为人母,是半老徐娘,也只能跟王宝玉保持一种暧昧的关系。

对于王宝玉而言就简单了许多,天生的多情种,尤其这些真心对待自己的姐姐妹妹们,看到她们就觉得亲。

两个人就这样躺了好久,这才到楼下简单吃饭,之后王宝玉又开车将濮玫送到火车站,今天算是两次来这个地方了,不同的是,王宝玉只是将田英送到候车室门口,却将濮玫送上了车,并不是厚此薄彼,而是濮玫毕竟是个孕妇,要多加照顾。要是哪天田英也怀孕了,自己非得亲自开车把她送到家不可。

列车徐徐启动,濮玫在车窗中挥舞着手,带着些恋恋不舍的远去,这让王宝玉不禁想起上次在清源镇时送濮玫,也是这种情形,也是如此这般的别离,夹带着些许的伤感。

王宝玉回到教育局的办公室,思索着如何对付李欣惠,想到头昏脑胀,还是没有好办法,最后,也只能选择走一步看一步了。

晚上六点,王宝玉如约来到富宁大酒店,包房内,靳永泰和李欣惠已经到了半天,酒菜也上齐了。

王宝玉一进屋,靳永泰就呵呵笑道:“王局长,我刚才还跟李部长说呢,你可是个潜力股,将来一定有很多的机会。”

王宝玉知道这是靳永泰在跟自己卖人情,又不是头一次了,不过,他还是感激靳永泰能够将李欣惠约出来,否则,自己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请得动。

“王局长,今天上午多有得罪了,还望不要介意。”李欣惠起身握手道。

“呵呵,没什么,都是为了工作嘛!”王宝玉客气的说道。

“就是,工作有不同的意见很正常,只有求同存异,才能谋求发展嘛!”靳永泰说着官场套话。

王宝玉正式落座后,在靳永泰的倡议下,三个人共饮了一杯,算是拉开了酒桌的序幕。

言谈举止之中,王宝玉不禁佩服靳永泰的老练,说话滴水不漏,他丝毫不提财产公示的事情,只是唠闲磕,甚至李欣惠偶尔提起,也被他找个话题打断,显然,靳永泰不想让李欣惠感觉,这次叫她来,是为了谈事儿。

靳永泰和李欣惠不停唠着家长里短,由养狗谈到养孩子,从养花到养老人,就差没谈养汉子了。两个人聊得是不亦乐乎,接着有大谈特谈孩子的教育问题,似乎个个都是专家,孩子也都是超级神童。

王宝玉听得索然无趣,不明白家里的这点破事儿,有什么可聊的。

酒至半酣后,靳永泰突然歉意的说道:“二位,我有事儿先走一步,老婆看得紧。”